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番外七:凌旭的克星

    “呜呜……”

    繁花锦簇的深宅里,本该一片祥和,却突兀的响起狼嚎,那声音怎么听都充满了委屈。◎,

    房间里梁田田放下刚满月的儿子,“这几个臭小子,肯定又欺负小白了。”也不知道儿子都随了谁,一个赛一个的淘气,真的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印象中自己小时候好像很乖巧,这几个整日里有无限精力调皮捣蛋的家伙肯定都随了凌旭。

    初为人母梁田田还有些舍不得罚,天赐这孩子从小嘴巴就甜,像极了凌旭,那小嘴巴巴的,别看才四岁,能把人哄的找不到北。每每闯祸后立马变成乖宝宝,那双酷似球球的脸,也让梁田田下不去手。再加上有个对孩子毫无原则的凌旭,一来二去这孩子愈发调皮了。

    等天恩和天福这对双胞胎长大能走了,天赐这小子就带着两个弟弟一起淘气,家里经常被几个孩子弄得鸡飞狗跳的,梁田田很是头疼。

    幻想中依偎在母亲身边撒娇卖萌的情景呢?

    乖巧懂事儿体贴相伴在哪里?

    乖宝儿慈母的戏码难道只有传说中存在?

    梁田田头大,这跟她当初想象的不一样。她还记得自家弟弟小时候,软软的贴在身边,永远那么体贴那么依赖,跟自家这几个臭小子完全不同。

    总结原因,梁家兄妹从小都是乖巧懂事儿的,这几个不靠谱的孩子肯定都随了凌旭。

    接过满身奶香味的小儿子天禄,凌旭眼里满是喜悦。任谁家五年抱四个儿子。都会像他这样整日里傻笑。对于自家那几个淘气的小子,凌旭根本不觉得是个事儿。

    他笑着打圆场,“孩子还小呢。好好跟他们讲道理会听的。老辈人常讲淘小子出好的,你总不能让儿子将来变成书呆子?”自家儿子只是有些调皮,都很懂事,凌旭是怎么看都满意。

    “还小呢?”梁田田一听就不高兴了,“球球这么大的时候都知道帮我干活了,你再瞧瞧他们几个,整天祸害东西。小白的毛都被天恩,天福那两小子薅秃了,谁家狼混的这么惨?”心疼了收到空间里。结果天恩天福那对双胞胎可怜巴巴的满家里翻,梁田田又不是真的虎妈,哪里舍得儿子难过。结果就是那白狼倒霉了。

    凌旭好笑,心道:要论淘气还有人能比得上你家那几个?自家儿子这人前乖巧背后淘气的模式。像极了小舅子。也就他们家丫头不讲理,非说自己小时候乖巧孩子淘气是随爹。

    “我这就去教训他们几个臭小子,你刚出月子,好好歇着。”凌旭不想让儿子们觉得母亲太凶,努力扮着和事老。

    “我就说应该生女儿的,瞧瞧思思多乖巧,再看看这几个臭小子,这么小就这么能折腾。”嘴上数落。却又忍不住跟上去,也不知道在担心什么。梁田田觉得自己都要化身老妈子了。整天罗里啰嗦的。

    哪个混蛋骗她孩子生出来就没事儿的?

    凌旭大步往外走,直觉后背冷飕飕的,顿时缩了缩脖子。

    前脚刚迈出去,就看到白狼浑身**的被吊在半空中,看到凌旭像是看到救星似的呜呜惨嚎,那委屈的模样就是凌旭都看不下去了。

    “大哥、二哥使劲,吊的高高的。”树下两个小丫头帮忙拽着绳子,天赐和天恩似乎还不放心,两个小家伙使出吃奶的力气死死抱着绳子,旁边还有一个小豆丁天福奶声奶气的指挥着。

    凌旭一看这场景头都大了。“你们两个,怎么又让他们哥几个胡闹,快把小白放下来。”堂堂的狼王混成这模样,也是够惨了。

    像是应和凌旭,白狼在半空中呜呜叫了两声,充满了无尽的委屈。

    “说,谁的主意?”凌旭板起脸,三个小的忙扔了凶器,老实的站成一排。

    “遭了,爹发火了。”老二天恩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配上那怯怯的小模样,还挺无辜的。

    不行,不能心软,这个二儿子最会装无辜,比小舅子厉害多了。

    “哥哥,咋办?”老三天福和二哥是双胞胎,两个小家伙长得一模一样,性子却不同。这孩子大眼睛转动,瞅准了大门,已经准备开跑了。

    天赐是老大,乖巧的站在那,白嫩嫩的小手在身前不停的搓着,这是这孩子动脑筋的明显动作。

    凌旭放下白狼,看这家伙惨兮兮的模样,再想到当初白狼不止一次护卫小丫头,也有点动怒。

    “你们几个,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小孩子,对大人的情绪是最敏感的。天福性子最急,忙招呼一嗓子,“大哥、二哥快跑。”迈着小短腿已经先冲出去了。瞧他那镇定的模样,显然做这事不是第一次了。也亏的他自己逃跑还不忘两个哥哥。

    许是双胞胎之间的感应,天福开跑的瞬间天恩喊了一声,“三弟回来。”可惜已经晚了。

    “唉……”天赐捂住眼睛,不忍直视。

    凌旭一步迈出已经拎起了小儿子,看着手底下不停蹬着小腿的小家伙,都被气乐了。

    “跑啊,怎么不跑了?”拎着小家伙按在膝盖上,拨了裤子就是噼里啪啦一顿巴掌,疼的小家伙哇哇乱叫,“娘,娘,救命啊,爹变成后爹了,娘你快带着我们改嫁……”

    凌旭鼻子好悬没气歪了。

    这是谁家熊孩子啊?

    确定是自己儿子?

    “天福,给我老实趴着,把你该受的都受了,再乱动,翻倍。”凌旭真怒了。

    梁田田看到儿子通红的小屁股,眼睛一红。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相公在教训儿子,她还是不要乱插嘴了,不然回头几个臭小子更无法无天了。

    她不忍心看。转身回屋了。

    刚刚还不停叫嚣的天福,感到爹的怒气,立马老实下来。尽管疼的直抖,还是稳稳的趴着没动,就是肩膀一缩一缩的,明显疼的紧。

    天恩性子柔和,看到弟弟被打。“哇”的一声哭了,“爹,疼。别打了,我们知道错了呜呜……”

    凌旭又不是真的要打怕了儿子,不过做错事不罚可不行。这几个小子淘的紧,得让他们懂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做错了事儿自然该打。天福还想逃。被抓住了还大呼小叫挑拨爹娘感情,你是哥哥,你说天福该不该打?”他下手极有分寸,这么小的孩子,也就是把屁股拍红罢了,回头都不耽误行动。

    别看天恩年纪小,却极聪明,说话特别有条理性。

    “我们做错了。爹爹没错……”小家伙哭的一抽一抽的,可怜极了。“可是我觉得这样不对。爹讲道理,我们听,可不可以不要打?爹……”儿子声音软软的,那张酷似小丫头的脸可怜兮兮的望着你,凌旭再硬的心肠也狠不下心了。何况本就是亲生儿子,哪个当父母的不疼爱。

    “真的知道错了?”凌旭唬着脸。

    “嗯嗯,知道错了。”天恩总是最乖巧的。

    “天福也知道错了,爹饶了儿子,再也不敢了。”腿上那个还一抽一抽的。

    凌旭这才放下天福,“知道错了就站好。”也不给他提裤子。

    天赐主动跑过来爬上爹的腿,小裤子利落的褪到膝盖,“我是哥哥,做错了事儿,爹罚我别打弟弟们好不好?”他也不求情,也不装可怜,声音脆生生的,条理分明。

    梁田田在房间里还是忍不住偷看,这一幕落在眼前,总觉得似曾相识。

    “姐,我错了,你打我,别罚弟弟好不好?”记忆中,那个有点儿婴儿肥的孩子还是那样依恋自己。

    突兀的吼声把梁田田的思绪收回,“天赐,收起你跟你小舅舅学的那一套,下次再算计你爹就狠狠揍。”巴掌声似乎比刚才大了许多,眼看着儿子的屁股又遭殃了,梁田田又躲了。眼不见为净,难得相公能狠下心来教训几个儿子,自己要是在这个时候拦着,难免适得其反。

    被戳穿的天赐倒也光棍,“爹打,狠狠的打,左右爹也不心疼儿子。果然儿子多了就是不行,要是像韩伯伯家里只有远山哥一个就好了……”收起了那副长兄的模样,这小子嘴巴那叫一个厉害,挨打都没能让他闭嘴。

    凌旭气的磨牙,“你还有脸说?远山大你两岁,上次人家来窜门,你们哥几个差点儿把远山淹死,上次的账还没算呢?”打的更狠了。

    天赐眨眨眼,欲哭无泪。“遭了,得瑟大发了……”

    这一次闯祸谁都没逃过去,每人小屁股都结结实实的挨了几巴掌。天赐作为大哥最惨,屁股都有点儿肿了。

    “好痛,娘给揉揉。”天福最小,赖在娘的怀里撒娇。

    天恩可怜兮兮的趴在炕上,大哥天赐帮他揉屁股,小家伙委委屈屈的道:“娘,爹这么凶我们,是不是因为我们不是爹亲生的?”门口某个偷听的一个趔趄,好悬没一头撞死。

    这是哪个不靠谱的王八蛋给儿子灌输的想法?

    梁田田听到动静,好笑的挑起嘴角,奇怪道:“你们当然都是爹爹亲生的,这是谁乱说什么了?”天恩还小,还不满三岁,正是学习力特别强的时候。肯定有人说什么了。梁田田目光一寒,看来这宅子该好好清清了。

    老大天赐多数时候都是一个安静的孩子,却是蔫淘那种。

    “是伯伯说的,我们长得不像爹,肯定不是爹亲生的。”他可怜兮兮的抱着梁田田的胳膊,“娘,我们长得都像娘,是不是都是娘亲生的?”

    儿子来撒娇,梁田田自然开心。“当然了,你们都是娘亲生的,就像是天禄一样,都是娘怀胎十月生下来的。”

    “娘辛苦,我们以后听话不闯祸,娘别像爹那样打好不好?”天恩不忘争取福利。

    “二哥傻,我们不是爹亲生的,爹当然打,娘肯定不会。”这小子还知道迂回政策。

    门外凌旭已经忍不住磨牙了。

    混蛋,哪个家伙乱嚼舌头,等他找到的,看打不死他。

    梁田田也没有忽略这件事儿,笑着问,“乖,告诉娘,是哪个伯伯告诉你们不是爹亲生的?”千万别让她知道,敢挑拨他们夫妻感情,莫不是找死?真当她这几年待在家里就变成家庭主妇了?那你可真是想错了。

    这一刻梁田田身上迸发的那种杀气,让几个孩子下意识缩到她怀里。

    梁田田意识到吓坏了孩子,顿时笑了,“别怕,娘会保护你们的。”几个儿子软软的靠在怀里,别提多温馨了。

    某女不慎忘掉之前三个天使化身小魔头那一幕了。

    “是孙伯伯说的。”

    二货,怎么哪儿都少不了他?

    想当年祸害自家两个弟弟就算了,现在居然又来祸害自己儿子。

    梁田田觉得忍不了了。

    罢了,别吓坏儿子,回头再教训他就是了。

    梁田田心疼的给儿子们揉揉,还不忘数落他们。“好模好样的你们撩拨小白做什么?它是狼,能跟你们玩都不错了,你们把它惹急了咬你们怎么办?”

    “不怕不怕,娘打。”天福眼睛亮晶晶的,“我们想看小白飞。”

    看狼飞?

    儿子这想象力也真够丰富的。

    “狼是不能飞的,他们又不是小乖,只有鸟类才能在天上飞。”梁田田耐心的跟孩子们讲道理。

    “才不是呢。”最乖巧的天恩居然反驳,“是伯伯说,他见过在天上飞的铁机器,人也能在天上飞。”

    天赐忙补充道:“人能飞,狼肯定也能飞。”所以他们才要把小白吊起来,想让它飞起来。

    梁田田满头黑线,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们说的又是哪个伯伯啊?”尽管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梁田田还是压抑不住怒气。孙维仁这个二货,他哪天不闹出点儿事儿来不安心是?

    三个小家伙明显没有察觉娘的怒火,异口同声道:“孙伯伯!”

    好。

    很好。

    又是二货!

    上次他给孩子们讲僵尸的故事,害的几个小家伙大半夜不睡觉到处去抓僵尸,还把护院当成僵尸贴了一脑门的白纸。梁田田想想就觉得脑仁疼。

    “凌旭,你去把孙维仁那货给我教训一顿。”不狠狠揍他一顿,都对不起几个儿子被打肿的小屁股。外面凌旭没有应答,人早跑远了。

    敢祸害我儿子,看我不祸害你的!(未完待续。。)

    ps:  这种温馨的家庭番外,怕是永远没有写完的时候\(^o^)~感谢大家一年多的支持,小农女到今天就彻底完本了o(n_n)o谢谢

    新书《夫君,来种田》火热上传中,希望亲们像爱护小农女一样爱护新书么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