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番外六:父子or仇敌

    可汗的大帐奢华而空旷,一个人窝在白虎皮的宽大座椅上,少年的身影显得有些孤独。

    “可汗,要传晚膳吗?”有侍卫官小心翼翼的进来。

    没来由的一股怒火。

    “滚!”

    “是……”

    大帐里瞬间安静了,虎子气鼓鼓的摔了手边的东西,似乎依然不解气。猛的拽起身下的白虎皮,气鼓鼓的踩在脚下,狠狠的踩着,像是个不听话的孩子在赌气发泄。

    门外有动静,虎子心里一跳。

    像是做错了事情怕被发现的小孩子,虎子小心翼翼的跑到大帐门口。

    “大汗用晚膳了吗?”

    是小哥哥。

    不知道为什么,虎子有些难过。

    明明是爹做错了事情,干嘛不理自己?难道他真的不要认他这个儿子了?

    想到刚被捉到突厥之初,听说了过往的那些事儿,他混账的写了一封信去质问……虎子有点儿心虚。

    爹不会真的生气不管自己了吧?

    起初他还担心爹来了会狠狠的揍他一顿,一直小心翼翼的躲着。可爹来了有一会儿了,除了跟姐姐说话就是去休息,似乎压根忘了还有一个自己。

    这样被忽视的感觉,真的很恼人。

    小哥哥被门卫的侍卫劝走了,虎子在大帐里急的团团转。

    爹到底怎么想的?

    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眼里像是没有自己这个儿子似的,难道真的不要自己了?

    虎子有些郁闷。

    明明自己是受害者好不好?

    当年自己问过,爹还说那些都是噩梦。却原来是骗自己年纪小什么都不知道。自己生气了,写信质问有错吗?爹到底知道不知道,一个人被捉来这陌生的突厥王庭是有多可怕。幸好大哥和小哥哥当时追来了,凌旭大哥和姐姐随后也到了。不然他一个人在突厥,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些事情发生的时候他那么需要的就是爹,谁都过来了,偏偏爹没来。而且一个字的书信都没有,他写信回去,也有赌气的成分。

    他就在想,哪怕爹气的跑来突厥胖揍他一顿也是好的。

    没有,什么都没有。

    一年多的时间爹就像是把他这个儿子遗忘了,要不是姐姐大婚。估计爹也不会出现。

    越想越郁闷,虎子赌气的坐在地上,抱着腿哭了。

    门外又有动静,大概是小哥哥他们又来了,虎子没有理会,缩着身子躺在白虎皮上。瘦瘦高高的身体缩成一团,像是被人抛弃的小可怜儿。

    梁守山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副画面。

    虎子感觉到有人进来。没好气的吼了一嗓子。“滚出去!”自己是突厥的可汗,谁敢硬闯?

    大帐里半天没动静,虎子终于觉察出有点儿不对劲,猛的回头,就看到脸色铁青的梁守山。

    “爹!”虎子吓得一缩脖子,随即反应过来,爹已经不要他了。顿时有绷起脸,“您还来干什么?”明显带着赌气的成分。

    梁守山放下手里的食盒。挑了挑眉。

    还知道用敬称,脑子还没傻。

    说实话,看到小儿子脸上的泪痕,他心里狠狠的抽痛了一下。辛辛苦苦养了十几年的儿子,不是不心疼,不是不担忧。可他也不知道用什么身份来面对。

    他怕,怕虎子恨他,更怕失去这个儿子。看到那封质问的书信时,他是欣喜的。肯质问,是不是就等于他还肯认自己?

    可是,书信里满满的质疑和委屈却让他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也许,冷静下来对彼此都好。

    却不想,这一冷静就是一年多。

    五百多个日日夜夜,再看到这孩子,梁守山剩下的只是心疼。向来胖乎乎的小儿子,什么时候瘦成这样了?虎子向来胃口好,一定是突厥可汗的担子太重了,这孩子才会这么瘦的。

    想到他因为赌气,晚饭都没吃,梁守山又忍不住心底的怒火。

    满地的狼藉,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小儿子的杰作。

    梁守山强压着怒火,“可汗好大的脾气啊!”他语气平淡,平淡的让人感到疏离。

    虎子咬着嘴唇,倔强的看着他,努力不让眼泪落下来。

    大帐里的东西摔的乱七八糟的,梁守山索性坐在地毯上,冲儿子招招手,“过来。”他准备好好谈谈。

    虎子下意识的挪动脚步,突然想到什么,倔强道:“我凭什么听你的?”那口气,可真够糟糕的。

    梁守山挑眉,“恩?”

    虎子不怕死的犟嘴,“这里是我的突厥王庭……”你当客人的,可要有客人的自觉。这里我是老大,我说了算。

    一起生活了十几年,梁守山很容易的就理解了他的言外之意。

    因为理解,所以怒了。

    当爹的,可以宠着儿子可以护着孩子,却最不能惯着。

    爹的威严被一再挑衅,梁守山怒了。

    梁家的规矩,闺女是用来疼的,儿子,那都是用来教训的。

    虎子只觉得眼前一花,下一刻他就落在了一个熟悉的位置。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下半身一凉……走光了。

    熟悉的位置,有力的大手,变态的姿势,虎子瞬间慌了。

    “你干嘛?”虎子挣扎。

    还敢大呼小叫的?

    梁守山怒了,抬起大手重重的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虎子“嗷”的嚎了一嗓子。

    许是意识到自己的丢脸,虎子抿着嘴大声呵斥,“你放开我,不然我叫人了。”口气恶劣的真是可以了。

    梁守山哼了一声,还不服软吗?

    举起大手。毫不留情的砸了九下。

    虎子痛的脸都扭曲了,一年多不曾被爹重罚,他几乎忘记了这滋味儿。

    鼻涕眼泪争先恐后的涌出来,这跟丢脸不丢脸的根本没关系。任谁被他爹铁砂掌一样的巴掌打过,都不能再控制眼泪。

    虎子倔强的咬着唇,眼泪流的很凶。

    又是十下打过,梁守山突然停下了。“为什么打你?”

    虎子一愣,意外这突如其来的休息。

    “说话!”

    屁股又挨了一巴掌,不重。却惩罚意味明了。

    十六岁了,还被爹这样扒了裤子打,虎子顿时脸红了。

    “不说是不是,找打!”

    又是一组十下,虎子痛的脸都扭曲了,小屁股也红红紫紫的。绚烂极了。

    屁股滚烫滚烫的,像是被热油泼过,不用看也知道,肯定肿了。

    一来就打人,连句关心都没有。爹果然是不再心疼他了。没来由的想到分别前爹把自己抱到房间里搂着睡了一夜,那样的温馨似乎都不存在了。虎子满心满心的委屈。顿时哭出了声儿。

    头顶一声叹息,梁守山收了手。

    “都多大了。还哭鼻子。”

    家长大人抱起哭的哆哆嗦嗦的可怜大汗,宠溺的拍拍他屁股,“还突厥大汗呢,谁家大汗哭鼻子啊?”

    虎子委屈的不行,依然嘴硬道:“也没谁家大汗被人扒了裤子打的。”居然还拍他屁股,疼死了。

    “呦,还委屈上了。”梁守山好笑。却故意板着脸,“打你错了吗?”看他这一副凶悍的模样。大有你说错一句就打烂屁股的霸道。

    虎子缩缩脖子,垂着头不吭声了。

    孩子已经服软了,家长大人自然不好继续吼着。

    “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赌气也要有个限度。都当大汗的人了,还这么任性,谁教你的规矩?”避开伤处揽住小家伙,让他趴在自己怀里,梁守山拖着他被打的红红紫紫的小屁股小心擦药。

    趴在爹的肩膀上,感受着爹一如既往的宠溺,虎子眼泪流的越来越凶,却安静的没有说话,很怕打破这难得的温馨。

    “恨我吗?”梁守山突然开口,有些惆怅。

    虎子咬着唇不说话。爹真的不要自己了吗?都不自称“爹”了。想到这,眼睛又红了。

    儿子没说话,梁守山手一顿,眼睛也红了。

    孩子这是真记恨了。

    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孩子,要说虎子会对他不利,梁守山不相信。怕是孩子伤心了,迷茫了,不知道怎么是好了吧。

    “记恨也是正常的,毕竟当年是我把你抱走的,还曾想过要杀了你。”他想到当年,虎子看他的目光,是那样戒备。如果以后儿子都那样的看着自己……只要一想,他就心口痛。

    虎子蹙眉,嘴角有血迹滑落。

    擦药的过程其实很快的,梁守山有些怅然。

    大概这是最后一次了吧。

    “虽说做了大汗,也不比在家里,凡事都要小心……”喜欢唠叨大概是所有家长大人的通病,梁守山一边帮他整理衣裳一边自顾自的交代着,似乎是“临终遗言”。

    爹看都不看自己,是不想看到自己?

    虎子终于受不了这气氛了,“爹,你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

    梁守山浑身一震,那个久违的“爹”让他心颤了一下。

    他终于抬起头正视这个比自己还高了半头的儿子,“我还要的起吗?”声音有些苦涩。早在儿子知道身世的时候,自己就失去了这个儿子吧?

    虎子眼睛一瞪,吼道:“怎么要不起?”他这才知道爹在担心什么,紧紧的搂住爹的脖子,“我什么时候都是爹的儿子,就算是爹不要我也不行。”那样任性赌气的话,也只有虎子这种任性的孩子能开口。

    幸福来得太突然,把梁守山砸晕了。

    他傻傻的抱着儿子,“你不恨爹?”

    终于自称“爹”了。虎子气鼓鼓的咬他肩膀,“我恨爹一年多都不管我,我恨爹忘了我这个儿子。我恨爹在哥哥姐姐们相继来突厥帮我的时候一个书信都没有,我恨爹……”

    梁守山搂住儿子,“是爹的错……”该死,他竟然以为儿子会恨他不认他,傻傻的互相猜忌了一年多,也让儿子难过了那么久。“是爹的错,爹认打认罚,虎子别恨爹了好不好?”

    “罚爹永远陪着我,不许不认我。”明显得寸进尺的节奏。

    梁守山这时候能说什么?自然儿子说什么是什么。

    “爹都依你。好不好?”

    “爹骗人,该家法打。”某任性娃阴谋得逞的笑。

    梁守山哭笑不得的,这孩子,还有心情玩闹。“你这孩子……”他不知道说什么好,照着小屁股就是一巴掌,结果痛的某熊孩子眼泪一大把。眼泪汪汪的控诉他。

    “爹不打爹不打了,我儿子还没吃饭呢,爹给你熬了粥。”

    “爹欺负我。”虎子撅着嘴,“爹得喂我吃。”

    “好,爹喂你,爹喂你……都多大了。还这么任性,还可汗呢。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在爹跟前我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

    回忆的思绪一打开,就像是收不住的闸口。

    “可汗,客人到了。”

    大帐里,虎子猛的起身,大步迎了出去。

    大帐外,梁守山风尘仆仆的赶来,看到儿子。他露出笑脸。“见过可汗。”他抱拳。

    虎子哪敢受他的礼,哪怕在外人面前也不敢。稍微让了一步。他笑着迎上去,“就等您来了。”忙把人迎进了大帐。

    进了大帐,外人全部被关在外面。虎子猛的扑过去,“爹,我想死你了,也不说来看看儿子。”

    “多大了,还跟爹撒娇?”梁守山嘴上数落着,却把儿子紧紧抱住。

    虎子嘿嘿的笑着,“多大都是爹的儿子。”他拉着梁守山坐在主位。“爹,我接到小哥哥的信了,说爷爷逼婚,爹你这是到儿子这里避难的?”他一脸欠揍的笑,“不是我说,爹这么大年纪了,我们兄弟都长大了,姐姐也嫁人了,爹也是该找个伴了。您看凌伯父,家里小妾就三个,那日子多让人羡慕。”

    “背后编排长辈,找打。”梁守山作势欲打,虎子嬉皮笑脸的躲开。“这不是没外人吗,儿子也是担心您。爹这么年轻,是该找个伴。”

    “我是来看我孙子的,别给我整那没用的。”好不容易摆脱了家里难缠的老爷子,梁守山可不想被儿子唠叨。

    “果然是有了孙子忘了儿子。”虎子小声咕哝一句,一招手,让人抱了两个小子进来。“爹,梁积、梁薄,您老两个孙子。”他笑眯眯的,“不是我说,爹,您老可得再想几个新字,我听说大嫂又有了,这要再是孙子,可就剩下一个发字了。”当初梁家那崇德尚学、厚积薄发八个字,他们兄弟还吓了一跳,没曾想小哥哥还不曾成亲,这名字倒是先不够用了。

    “谁让你小子一娶就是两个,把我们梁家的规矩都给破了。”梁守山照他头上敲了一记。两个孙子前后脚出生,别看不是一个母亲的,长得倒是像,虎头虎脑的,跟虎子小时候很像。

    “嘿嘿,还不是您儿子太好,人家姑娘抢着嫁吗。”别看虎子笑的没心没肺的。梁守山却是知道,儿子压力很大。突厥表面上看着暂时风平浪静,矛盾却不少。不然儿子也不会一下子娶了两个。好在两个姑娘都是真心喜欢儿子的,虎子对他们也好,这就足够了。

    “夫妻过日子就是要有信任,你也别太端着架子,平日里多跟他们沟通。”梁守山也不知道怎么说,总是希望孩子们都过得好。

    “爹放心,儿子心里有数。”

    眼看着到了弱冠之年,做了几年的突厥大汗,虎子也只有在自家亲人面前才会表现出孩子气的一面。

    “知道你心里有数,可这女人多了心思也多,这方面你多请教请教你师娘,她懂得多。”他指的是何柔,宫里出来的女人,怕是没谁比她更明白这个了。

    “突厥不同于大乾,将来这两个小子没本事,就算是得了这汗位也守不住,莫不如老实的做个富家翁。”虎子笑的没心没肺的,“我现在就指望他们快点儿长大,我好赶紧把这劳什子的汗位让出去。”这话要是让突厥的子民听到,鼻子都得气歪了。

    梁守山知道这个儿子的心思,也不说他。抱着两个孙子依依呀呀的逗弄着,“左右你心里有数,爹也不说什么。漠南那边最近没生事端吧?”

    “早就消停了,他们哪敢。”当初一场屠戮,不老实的都收拾了,如今自然就安逸了。

    儿子们都长大了,梁守山也就放心了。

    “对了,有你小哥哥的信儿没有?”球球突然离家出走,可让梁守山郁闷了好久。

    虎子眼珠一转,忙道:“没有。”又担心爹担心,忙劝道:“爹也不必担心,小哥哥出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身边带着的人都是得力的,肯定不会有事儿的。没准小哥哥这一次出去就能给我带回来个嫂子呢,爹也别催的太紧了,小哥哥还年轻呢。”他一想到小哥哥居然怕被逼婚离家,就觉得有趣。这世间除了姐姐还有小哥哥怕的,也真是难得。

    梁守山却没被他忽悠,“你怎么知道你小哥哥离家了?”

    虎子:“……”这算不打自招吗?

    眼看着爹脸色变了,虎子遁了。“爹,我还有事儿,您老先让您孙子陪着吧。”

    梁守山:“……”看看怀里两个流口水的小娃娃,这到底谁陪谁啊?

    把两个孙子交给奶娘,梁守山堵住了鬼鬼祟祟躲着他的虎子,“三天后日子不错,你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虎子傻乎乎的问。

    照着脑门就是一个暴栗,“女子十五而笄,男子二十而冠。傻小子,你说准备什么?”贵族男子二十而冠,主持冠礼的一般是受冠者的父亲或兄长。梁守山特意选择这个时候来了突厥,可不是真为了避难的。

    这一刻虎子明白了爹的心思,眼睛有些湿润。

    父子凝眸,一切尽在不言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ps:新书《夫君,来种田》欢脱种田文,木有虐待木有后妈木有极品亲戚打秋风,逗比喜剧风,喜欢的可以跳坑了吼吼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