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759我答应过一个人【第一更】

    凌旭到上书房的时候正好季宝生从里面出来,且看他一脸的喜气,凌旭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两人身上都穿着朝服,彼此间虽然没照面,却也知道对方的身份。

    微微点头的瞬间,两人错身而过。

    凌旭深吸口气,太监唱名后他大步进入。

    “臣凌旭叩见皇上。”凌旭恭恭敬敬行礼,眼角的余光看到一个身影,心里更是一震。

    “起来。”老皇帝玄治似乎强压着怒火。

    凌旭起身,看到六皇子玄庆烨跪在前面,忙行礼。

    玄庆烨动也没动,倔强的跪在那。

    玄治帝愈发头疼,“要么回自己宫里去,要么旁边跪着去。”现在可真是翅膀硬了,敢跟他对着来了。

    玄庆烨抿着唇,膝行几步跪在了旁边,依旧跪得笔直,似乎在跟什么对抗。

    凌旭有点儿头疼,看到当今皇帝和未来皇帝较劲,他这个臣子还真是不好当。

    突然,上方一声断喝,“凌旭,你可知罪!”

    凌旭吓得一个激灵,忙不迭的跪倒。心里直打鼓,到底是什么事儿又惹了陛下不高兴。难道是丫头揍三皇子那件事儿发了?

    “臣愚钝,请陛下示下。”凌旭垂头,做五体投地状。

    “哼,那梁守山的四子梁满硕是突厥王子,你为何隐瞒不报?”玄治帝一开口就堵住了凌旭的路,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的问话。

    事到如今,凌旭自然不敢装糊涂。真要装下去,陛下万一来个顺水推舟让他做什么怎么办?

    于是。他抬头,硬着头皮回道:“回陛下的话,突厥小王子早死在当年的突厥内乱中,梁家四子梁满硕是梁守山的儿子,是梁家的四少爷,永远都是。”他这样说,陛下应该明白。突厥的王子已经死了。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突厥的小王子。活着的那个,只是梁家四少爷。

    玄治帝揉了揉眉心,“可朕怎么听说。那梁满硕同突厥前任的王长的是一模一样。这件事儿如何解释?”

    凌旭装糊涂,“陛下,难不成我们大乾京都混进了突厥奸细不成?这怎么可能?那梁满硕,分明长得像他的亲人而已。”果然那季宝生来告密。这个混蛋。兄弟家的孩子他也忍心。就不怕岳父大人翻脸?

    “凌旭,你当朕真的老糊涂了不成?”书案上的震山河被玄治帝拍的砰的一声,凌旭吓得一哆嗦,忙恭谨叩头。“微臣不敢。”

    “不敢?哼!你有什么不敢的。”玄治帝气的在上头走来走去,“一个梁满硕就让你们一个个的乱了手脚,亏你们还是朕最看重的皇子和臣子,真是笑话!”

    “父皇息怒!”

    “陛下息怒!”

    六皇子玄庆烨和凌旭齐齐叩头,难得他们竟然站在了统一战线上。

    “哈。息怒?”玄治帝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你们为了一个小子,连家国天下都不顾了。还让朕息怒?”他就不明白了,不过一个梁家,怎么总能让他最在意的两个孩子这般失了方寸。

    玄庆烨有些激动,他膝行几步,抱住玄治帝的大腿哀求,“父皇,那梁满硕不过一个不满十四岁的孩子。他冲动、莽撞、任性,课业不精,性子又粗鲁。就算是为朝廷所用也是不堪大用的……”

    凌旭奇怪于六皇子玄庆烨突然把虎子说的这般不堪,他们可是一起生活了几年。这位六皇子对那两个小子可颇为照顾的。今儿是怎么了?

    很快凌旭就知道原因了。

    “儿臣答应父皇,定把那突厥控制在大乾手中。父皇不必为了那梁满硕伤神,他不过一个纨绔小子,不值得父皇操心的。”他万万没想到,当初一起玩大的孩子竟然是突厥的小王子。

    命运也太能捉弄人了。先前还有几分不喜,气梁家的欺瞒。可他仔细想来,以虎子的性子,要是早就知道这件事儿,不会这般相安无事。这么说来,这件事儿只怕大家都被蒙在了鼓里

    那梁守山也是的,这么大的事儿为何不对他说?如果说了,他早有准备,怎么也不会像今天这般狼狈。

    看着儿子那张满是期盼的脸,玄治帝有些不忍拒绝,却还是硬气道:“你先退下。”抬腿就走人。

    玄庆烨不敢真的抱住父皇,只好让他走了。他叹了口气,膝行几步回到原地跪好,脑子里却快速思考着怎么能救下虎子。

    那边凌旭松了口气,本以为陛下容不得虎子,看来只是想挟天子以令诸侯。也不知道是不是不幸中的万幸。

    “陛下要收复突厥,凌旭愿意做先锋。”凌旭叩头,“六皇子说的是,那梁满硕不过一个不懂事儿的小娃娃,不值得陛下为他操心。”

    “不懂事儿的小娃娃?”玄治帝微微抿着嘴角,“辽东府最年轻的举人,听常树新说,此人于兵法上更是有其独到见解。梁家有良好的家教,在青山书院他们兄弟又是品学兼优的孩子……这样的人,凌旭你敢说是不懂事儿的小娃娃,是想欺君吗?”

    凌旭浑身一震,“臣不敢!”欺君这个词太重了,以至于他都不敢说出辩解的话。

    “哼,朕就是太宠着你了,以至于你都忘了自己的身份。”玄治帝气急,“来人啊,打他板子,让他清醒清醒。”

    “父皇……”玄庆烨惊呼。凌旭有多受宠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父皇居然要打他板子。自古以来刑不上大夫,凌旭要是被推到午门打板子,明儿,不,用不到明天,今天这京都官场就会传遍凌旭失宠的话,这对一个刚刚弱冠的官员是致命的。

    凌旭苦笑着叩头。“微臣谢主隆恩。”雷霆雨露均是君恩,这一次他的屁股要倒霉了。到底是没逃过这个板子啊。

    当即过来两个侍卫要把凌旭拖走,玄治帝却微微蹙眉,“做什么?”

    首领太监一愣,小心翼翼道:“不是要去午门行刑吗?”宫里自古的规矩都是这样,午门那就是专门责罚官员的地儿。

    “就在这打。”玄治帝话里话外充满了维护之意。

    凌旭心里这个别扭啊。

    首领太监一摆手,那两个侍卫自作聪明的往上书房院子里带人,心道:在上书房的院子里挨打,就是几位皇子都没有这个殊荣,这位还真是蝎子粑粑独一份。

    “站住!”玄治帝怒了,“朕的话听不懂吗?就在这打。”

    什么?

    在上书房打!

    首领太监擦汗,忙示意他们放开人。

    两个侍卫退下去,不一会儿两个小太监搬来了刑凳,另有两个太监拎着酸枣枝的板子进来。

    “凌大人,请。”这一次首领太监亲自动手帮凌旭宽衣。

    虽然大乾朝的规矩是去衣受杖,但也没有人敢在皇帝面前不敬。因此凌旭一身月白的中衣趴在凳子上受刑,几板子下去额头顿时布满了细汗。

    凌旭不敢呼痛,用拳头堵住嘴。偏生身后那板子每每下去身后像是滚油泼过,火烧火燎的痛。十几板子下去,月白的中衣上已经血迹斑斑。

    “父皇……”玄庆烨看不下去了。哪怕他恨凌旭对不起姐姐,到底有几年的情分,哪里看的了这个。

    玄治帝冰冷的目光鼓励的看了一眼玄庆烨,六皇子一愣,心里隐隐好像抓住了什么,却找不到头绪。

    小太监喊到“二十”的时候,玄治帝摆手示意停下。

    凌旭从刑凳上滚落,挣扎了好半天才跪稳了。“微臣……谢主隆恩。”宫里的板子可不比梁家的藤条,那是打到骨头里的痛,只这二十板子,还不知道要养多久呢。

    “凌旭,那梁满硕是不是突厥小王子?”

    凌旭一怔,咬着牙开口,“回陛下的话……不是。”

    “打!”

    噼里啪啦的板子打下来,凌旭痛的眼前一阵阵发黑。他心里隐隐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虎子的事儿,你答应我,就烂在肚子里,不许说出去。”

    凌旭喃喃,“丫头,我答应你的事儿,自然会做到……”

    “父皇,父皇,再打下去凌旭会死的。”已经数到四十了,玄庆烨再也看不下去了,磕头求饶。“父皇饶了凌旭。”

    “不是朕不饶他,是他自己非要跟朕对着来。”玄治帝也是心疼,凌旭救驾有功,小小年纪更是才华横溢,这才让他力排众议给了他一个内卫指挥使。怕他年纪小撑不住场面,更是给了他三年时间。凌旭也的确值得他扶持,这才几年的时间,内卫竟然已经能与锦衣卫分庭抗礼了。

    可内卫终究是天子的内卫,凌旭明知道那梁满硕的身份却隐瞒不报,视为欺君。他哪怕再宠凌旭,也决不允许内卫成了凌家,不,或者说,成了梁家的内卫。内卫只有一个主子,永远只有一个。

    “凌旭,只要你说一句,那梁满硕就是突厥小王子,朕就饶了你的欺君之罪。”

    “微臣……”行刑的人暂且停下,凌旭身后血迹斑斑,他视线模糊,努力抬起头,“……不能。”

    “凌旭,你要跟朕对抗不成?”

    凌旭的意识已经模糊,身后的剧痛渐渐淹没了他,“我答应过一个人……”(未完待续。。)

    ps:  替凌旭弱弱的问一句,凌旭如今做的,娘家人可还满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