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757二叔来了【第一更】

    凌旭这顿打到底没挨成,匆忙间被梁守山给请走了。○

    这心里又是庆幸又是失落的,凌旭都不知道是怎么个复杂了。

    没被扒了裤子打他庆幸这岳父大人终于靠谱一次,却到底失了一个让那丫头心疼的机会,也不知道下次再见面她会不会给自己好脸色。

    “哎,你这就走了啊?”球球蹙眉,好好的机会就这样溜走了,可真够背的。爹也是的,明知道姐姐在这还把凌旭叫走,难道是不想要凌旭这个女婿了?

    “梁叔叫我,只怕是内卫的事儿,我得过去了。”凌旭看向屋里,也不知道在对谁解释。

    梁田田微微垂着头,只给了凌旭一个侧脸。

    球球叹气,“快去快回。”他挤眉弄眼的,很怕凌旭不明白。“记得回来挨板子啊。”

    凌旭感慨万千,什么时候他竟然期待挨打了。

    “好,我记得这欠债呢。”他话里有话,转身走了。

    球球撅着嘴,明显不满。

    好不容易的机会就被这么破坏了,千万不要让他知道是什么事儿,不然等着。

    哼哼!

    “这是干嘛呢?”梁田田弹了他一下,“你啊,一天给我老实点儿,让我知道你捣乱,看我不收拾你。”

    遭了,被姐姐看出来了。

    “姐。”球球撒娇,“我伤口疼,姐帮我熬药。”果然,他的身体永远是第一位的。梁田田真的亲自去了厨房。

    虎子鬼鬼祟祟的跑进来,走路还一瘸一拐的,显然伤没好利索。

    球球数落道:“又乱跑。是不是没疼够。”到底心疼弟弟,主动往里让了让。虎子也不客气,笨拙的爬上床,挨着小哥哥趴着。“我好多了,都结了疤,看着吓人其实也不疼。”他不想继续这话题让小哥哥难过,忙低声道:“小哥哥。刚我听子诫说,好像有什么大人物送了拜帖。爹把凌旭那家伙都叫去了,大哥也去了书房。也不知道是谁要来?”

    球球也蹙眉。“只怕身份不简单,不然爹不会叫了凌旭大哥去。”于公凌旭可是内卫指挥使,什么人拜访要惊动他呢?

    虎子也狐疑道:“可要是公事也不至于特意送拜帖,难道不应该去衙门直接找爹商量?”

    两个孩子趴在床上嘀嘀咕咕的也没商量出个结果。齐齐叹气。

    梁田田进屋的时候正看到他们两个一脸哀愁。笑着道:“呦,还学会发愁了。说说,是不是你们两个又闯祸了?”

    “才没有。”虎子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回嘴,“我可乖了,不信姐姐问子诫,我都没乱跑。”自从上次子诫和子规挨了一顿打,就被下了严令,必须盯紧了两位少爷。这几日子诫跟梁田田告了状。惹得虎子都不大搭理子诫了。今儿这事儿还是子诫特意邀功说的,还别说。效果不错。

    “乖还跑到这来,那屁股又不疼了?”梁田田好笑,也知道他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止痛的药,你要不要喝一点儿?”

    “我已经好了,就不用了。”在梁家,挨打最多的绝对是虎子,这抗打能力自然也强。

    球球绷着小脸喝药,梁田田笑看着他一脸的纠结,“喝的越慢越难受,还不快喝?”她手里端着一盘蜜饯,可不就是知道弟弟不爱喝药。

    姐弟三个闲聊,虎子道:“不是说小侄子这几日就好了吗,怎么大嫂还没抱出来?”前几日刚回来小侄子就病了,后来竟然开始出疹子,这么多日子,大家还没见到那梁德呢。

    “已经好多了,就是还有点儿虚弱,韩爷爷说再养几天才能抱出来。”小侄子病了,梁田田抱着孩子在空间里待了几天。好在出疹子也不是什么大病,如今已经大好了。

    正说着话呢,外面就是蹬蹬蹬一阵脚步声,随即一个小娃从门后探出头来。“三叔,我来看你了。”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也不知道怎么长的,越来越像满仓,却比满仓活泼多了。

    “念念自己跑来的?”梁田田一把抱住小家伙,“瞧这一头汗,丫鬟呢?”

    小小的人儿满脸得意,“藏猫猫,我把他们甩开了。”小家伙在梁田田脸上亲了一口,小心翼翼道:“姑姑不告诉爹好不好?”那小模样,顶着跟大哥相像的脸却说不出的淘气,梁田田心都软了。故意逗他,“为什么不告诉爹?”

    “爹打屁股,罚站,好冷。”小家伙一脸悲愤,似乎在控诉。“还是姑姑好。”他又亲了梁田田一下,“姑姑对念念最好了。”

    虎子狐疑道:“打完了还罚站?大哥也太没人性了。”那得多疼啊。

    “又乱说。”球球照他屁股拍了一巴掌,不过那郁闷的脸,怎么看都是赞成弟弟的话。

    梁田田也不理他们两个,逗着大侄子。“念念跟姑姑说,爹都怎么罚你的,为什么挨罚啊?”

    小家伙眼珠乱转,小声道:“爹爹打了二十巴掌,念念的屁股都肿了。爹还不让提裤子,就站在墙角罚站,念念腿疼。”就是不提犯错的事儿。

    才四岁的小娃,不但打了,还罚站。啧啧,可真够狠的。

    球球和虎子对视一眼,顿时同情这小侄子。

    “那念念自己说,为什么挨打啊?”梁田田循循善诱,根本不给小家伙逃避的机会。

    “因为……”小家伙捻动手指,嘟着小嘴道:“念念往井里撒尿……”

    “噗……”

    虎子脸都绿了,“你这臭小子,往哪个井里撒尿了?”他一想到自家吃喝都是这小子撒了尿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除了我们院子的,都撒了。”念念小心翼翼道:“是韩太爷说的,童子尿治病。”

    梁田田:“……”突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球球脸颊很是抽搐了一会儿,“那也不用打完还罚站。”他招呼念念,“上三叔这来,回头三叔跟你爹说,下次可不能光着屁股罚站了。”大哥竟然还把家法玩出了新花样,不行,这破规矩得改了。不然回头爹这么罚他可怎么是好。

    “三叔最好了。”念念小嘴跟抹了蜜似的,“三叔,我把蚯蚓扔井里了,回头爹要是问起来,三叔要帮我。”他可怜兮兮的捂着屁股,“念念屁股还疼,再打就熟了。”

    “蚯蚓往井里扔?”虎子大呼小叫的,“你这熊孩子,都让你玩出花来了。你往井里扔那玩意干啥?”他就没闹明白,无论是大哥还是大嫂,都是那种稳重的人,怎么就生出念念这个不靠谱的孩子。

    “我才不是胡闹呢。”念念振振有词的,“我看到娘身边的丫头往井里放鱼,说是怕井水有毒。能放鱼为什么不能放蚯蚓,我就把一盆蚯蚓都倒进井里了。”

    水井里养鱼的事儿一般人都知道,就是怕井水不能喝,倒不至于真是担心人下毒。不过念念这孩子,也是够顽皮的了。

    “你从哪儿来一盆的蚯蚓?”球球觉得跟侄子说话有点儿耗神。

    “我自己养的。”小家伙一脸得意。“爹说三叔以前也养。”

    球球:“我可没往井里扔。”

    “三叔,三叔。”小家伙摇球球的胳膊,“三叔最好了,三叔帮帮我,我不想屁股被爹打成八瓣……”

    “这事儿你求谁都没用,等着挨揍。”虎子直接给他定性了。大哥要是那么好糊弄的,他们从小就不用多挨那么多打了。

    三个人逗着念念玩,院子里来人传话。

    “老爷吩咐让两位少爷收拾一下,一会儿家里来客人。”

    梁田田蹙眉,“是什么客人?两位少爷有伤,也要见客不成?”

    “老爷没说。也不必两位少爷动,老爷吩咐稍微收拾一下。”来人是梁守山身边得力的人,低声道:“老爷让人去内宅送信儿,大小姐只怕也要见客。”

    难道还有女眷?

    梁田田没多想,安置了两个弟弟,忙去内宅收拾。

    没多久梁家门前来了一队人马,且看那身飞鱼服、绣春刀,一下子就知道来的人是锦衣卫。

    梁田田在内宅得到消息,愈发好奇来的人是什么人。

    这么多年内卫和锦衣卫好像不大对付,也是,都是直接听命于天子的机构,俗话说同行是冤家,有竞争总会有摩擦的。

    不过前几日听着锦衣卫的指挥使被弹劾,似乎要告老还乡了。这次来的会是谁呢?

    不管是谁,梁田田并不敢大意,特意去前院帮球球扎了一针,这样就算是有心人也不会知道弟弟的腿实际上是没问题的。

    对于姐姐的安排球球极力配合,甚至都没问姐姐在他身上做了什么,完全的信任。

    梁守山派人叫梁田田去前厅见客,谜底终于揭开了。

    “田田,来见见你二叔。”

    二叔?

    梁田田抬头。

    大厅里,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满脸的络腮胡子,眯着眼睛坐在大厅里,笑着道:“哈哈,这就是田田了。大哥当年在草原可没少念叨,都这么大了。长得可是像了嫂子?真俊!”声若洪钟,配上那彪悍的体格子,说不出的粗狂。

    梁田田一下子想起来,这人是爹在草原的拜把子兄弟。“田田见过二叔。”她行礼。狐疑这人来此的目的。(未完待续。。)

    ps:  姑娘们期待的二叔出场,撒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