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756来人,把这小贼拖出去打

    房间里球球趴在梁田田的腿上,扬着脸看他姐给他剔葡萄籽,一脸怪异。,

    “瞧瞧你,嘴唇都干了,来,吃葡萄。”梁田田把一颗饱满的葡萄塞到球球嘴里,继续剥。心绪却飘得老远。

    已经几天了,也不知道凌旭那家伙的伤怎么样了?

    那一日她把他送到府上,迎上内卫那些属下怪异的目光,到现在她都觉得脸皮发烫。

    凌旭到底没有提重新开始的话题,让梁田田这心里又是解脱又是诧异的。

    难道凌旭他就这么算了?

    那他们之间……

    莫名的有点儿心烦,捏葡萄的动作一滞,饱满的汁液溅开,球球下意识的闭眼。

    “姐,那葡萄又跟你没仇。”球球无语的摇头。

    梁田田尴尬一笑。“乖,咱们不吃葡萄了,姐姐给你拿草莓去。”

    整日里被姐姐当成孩子宠着,虽然挺开心的,也怪别扭的。

    “姐,我都要被你养成小猪了。”眼看着草莓塞过来,球球抱怨,结果被堵住了嘴。

    “补充营养,瞧瞧你最近都瘦成什么样儿了。”梁田田随口说着,总觉得今儿有点儿心绪不宁的。

    “哪有瘦?”球球撑着上身,展示自己的小胳膊小肩膀,“姐姐看,可壮实了。”

    “嗯嗯,我弟弟最厉害了。”梁田田像是哄孩子似的,姐弟两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球球好奇她出海的经历,“姐姐。你说南洋那边风气比咱们辽东府还开放,真的假的?”

    “是啊,很热情。”梁田田讲起她在南洋的趣事。为了方便在外行走。她多数时候都是一身利落的男装。她年纪不大,胸口围了两层薄纱,再穿上衣服也就看不出什么。南洋的风气真是比大乾朝开放多了,街上遇到漂亮姑娘竟然敢主动抛香囊、汗巾子给她。一次她好奇那香囊上绣的花样就接了,结果差点儿被人家姑娘家里人抢去做了新郎,狼狈逃出弄得她哭笑不得的。

    球球瞪大了眼睛听着,惊呼道:“姐姐。你对女人也有这么大的吸引力?”梁田田当即黑了脸。这是什么话?

    “那是人家南洋民风开放,跟我吸引不吸引人有什么关系?”不知道怎么的,被弟弟那戏谑目光盯着。梁田田有点儿不自在。

    “我姐姐就是最好,定然是男女通吃的。”球球趴在她腿上嗤嗤的笑着,结果乐极生悲,屁股上被拍了一巴掌。疼的他脸都扭曲了。撅着嘴水汪汪的大眼睛控诉那罪魁祸首。

    “让你一天不学好,活该挨打。”梁田田板着脸,“说,我不在这两年,你都跟那孙维仁学了些什么不靠谱的?”就知道那二货不靠谱,果然带坏了自家弟弟。

    “姐姐还说,谁让你一走两年也不回来看看我。”球球吸吸鼻子,屁股真痛啊。

    错过了弟弟成长中最重要的两年。七百多个日夜的想念,梁田田轻轻拥住了弟弟。“以后再也不会抛下你们走那么久了。”原谅姐姐的任性。没能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陪伴你。

    “姐……”球球哽咽,努力扬起脸咽下眼中的泪,“那姐姐下次再走那么远记得带上我。”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梁田田对这句话深有感触。“等你好了咱们就离开京都这个权利的漩涡,是你和虎子结伴也好,跟着姐姐也好,二十岁之前姐姐做主让你们过自己的人生。只是记住了,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读书。你们还小,读书不能放下。”

    “活到老学到老,我知道。”球球软软的头发在她身上磨蹭,“姐真好。”像是小时候一样,即使他已经十五岁了,依然没有想过要跟姐姐回避。梁田田似乎也不记得有这么一码事儿,姐弟两个一如往昔。

    凌旭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他趴在窗台静静的看着,愿岁月静好,能一世这样守着她才好。然后下一世,他去找他的田田补偿……

    球球眼角的余光看到凌旭,心一动,轻声道:“姐,听说你又把那个人给救了。”他趴在姐姐腿上盯着凌旭,目光玩味。

    几乎是下意识的,凌旭缩到了窗底下。

    梁田田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随即道:“也不算是我救他,说起来这次还是他救得我。为了给你出气我混入了揽月楼,本来准备教训一下那三皇子,没想到他那暗卫还真尽责,闯进来眼看不敌就用了淬毒的暗器,结果他就替我挡了。”

    “真阴险!”球球冷笑一声,也不知道说的是谁。

    梁田田却自动理解成那暗卫,附和道:“可不是,堂堂暗卫,还大内高手呢,不想着勤学功夫,竟然用这种江湖下三滥的手法,让人鄙视。”

    球球胖嘟嘟的脸颊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他说的是凌旭好不好?

    明知道姐姐功夫比他高明,没事儿逞什么能?明显没按好心。

    “姐,你说凌旭那个混蛋想干嘛?”他就是故意的。

    “我哪儿知道。”梁田田心虚的转移话题,“中午想吃什么?姐给你做去。”

    “姐,你在回避。”球球笑的眉眼弯弯,像极了梁田田。“遇到事情不想着迎面解决,老想着回避,这可不像是姐姐的性格。”球球笑着道:“姐姐可是从小就教我,人要自信,要勇往直前,这样回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弟弟可真是大了,还能教训她了。

    梁田田哭笑不得的,“哪还有问题要解决。就算是有什么事儿当年都说清楚了,我记得当时说过分手的。分手啊,难道你不懂?”她想起过往。有些难受。凌旭,纵然你不对,当初我那样决然的对你说出那些伤人伤己的话。哪怕我有自己的骄傲撑着依然心痛的恨不得死掉。

    那么,那样压抑着痛楚的你呢?

    对前世的妻子充满了遗憾,面对今生的我又是那样放不下拿不起……凌旭你的悲伤那样沉痛,痛苦那样压抑,明明已经伤痕累累还要如此隐忍的来请罪来求得梁家的原谅。我却忽略了你所有的痛楚只记得你那一刻的决绝。明明是我故意引你那么做却把责任都推到你的头上……

    那样毫不留情的我,是不是也伤了你?

    凌旭纵然有错,自己也不该用那样伤人的话说出分手。

    梁田田知道这些无谓的回忆都是来源一个字——爱!

    凌旭。明明我和你一样放不下,我却没有你那样抛开一切的勇气。到底,我还是爱自己多一些的。凌旭。我有没有说过,如果当初你没有那样十成心思的对我,也许我就不会从那么高的地方摔落。上一次摔的太狠,以至于就算是现在爬起来。我也开始“恐高”了。

    凌旭。纵然你向前迈出了这么多步,我却只敢原地踏步,不再逃避自己的心思已经是我最大的进步了。

    球球分明在梁田田脸上看到一闪即逝的痛楚,于是他说:“姐,其实,我觉得,他还是挺好的。”他轻声道:“再说,姐不是答应他再次见面要重新开始吗?何不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呢。”

    窗下,凌旭握拳。

    这小舅子真是没白疼。

    也不枉费他当年把这小舅子当成儿子一样养着宠着。

    提到这事儿梁田田却没来由的恼怒一下。“哈。人家好像并不记得当年说过的话了,也是,指挥使大人吗,贵人多忘事。”这话酸溜溜的,任谁都听出她的不满。

    凌旭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天地良心,他哪里是贵人多忘事啊?只是太过在意,以至于不敢越雷池一步,很怕再次吓跑这丫头。

    明显的倒打一耙,这丫头也真敢说。

    球球嘻嘻的笑,哪里不知道自家姐姐的口不对心。

    “我那会儿被打的半死,家里乱糟糟一团。姐,你说实话,如果他那会儿来跟你提重新开始的话,你会不会动手揍人?”他太了解自家姐姐了,打人怕都是轻的。

    梁田田设想了一下那场面,当即咬牙道:“放心,我保证打不死他。”随即一愣,她突然明白了凌旭的心思。哪怕那样思念,依然不会趁虚而入,凌旭爱的坦坦荡荡,纵然是之前错认了她,这两年的时间里,也足够让他认清楚自己的心思了。

    两年的时间,也足够梁田田看清自己的路。

    于是她说:“鬼鬼祟祟的,还想再做梁上君子不成?”球球错愕,原来姐姐什么都知道。他缩了缩身子,努力让自己的存在感降低。

    窗户下,凌旭揉着鼻子起身,笑的一脸尴尬。

    “呦,这是哪家的小贼啊?走错路了?来人啊,给我拖出去打二十板子。”如今风平浪静,一句重新开始你都不敢说。可别说我不给你凌旭机会。这样贸然跑到人家宅子,可不等着找打。

    凌旭:“……”

    崔安和子规过来,扭着凌旭的胳膊请示道:“小姐,在哪儿打?”

    球球眼珠一转,忙道:“就在这里打,我要监刑。”他声音老大,似乎在幸灾乐祸。心里却合计着:“凌旭被扒了裤子打,就不信姐姐你会无动于衷。”凌旭啊凌旭,为了你,我可是豁出去了。你也要争气才是。(未完待续。。)

    ps:  五一过后咱们就大结局了,明天开始加更,最后几天让大家看的爽一点。

    月末最后几个小时,姑娘们,小农女最后一个完整月,求票!

    这一章是大结局的过渡章,希望大家没有错过。

    姑娘们假期愉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