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752田田归来

    梁家失踪两年的大小姐突然平安归来,本是一件大喜事儿。结果有球球的事情在先,所有人都高兴不起来。

    梁田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球球趴在刑凳上奄奄一息,当即一愣。等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的时候,和爹对视一眼,有些东西在隐秘的交流着。

    玄庆烨情急之下或许会看不清楚很多东西,梁田田却是知道,梁家人虽然管束孩子严厉,却最是护短。球球明显被人陷害,爹和大哥这样下狠手责打,又是毫不留脸面的在人前动手,一看就有问题。于是乎她仔细看了一眼地上那摊血,隐隐就明白了什么。

    韩恩举不顾众人的吵闹,一根银针已经救醒了球球。只是碍于这里站着的都是身份比他高的,并不敢乱来。

    “姐姐你回来了?”玄庆烨激动的跑到梁田田跟前,抓着她的胳膊不放。

    院子里还有韩恩举带来的其他太医,梁田田拍拍他的手,随即行礼。“见过六皇子。”不差规矩。

    玄庆烨冷冷的扫视一眼那几个太医,“你们先出去,今天的事情都不许乱说,否则……”他冷哼一声,吓得那两个太医不住擦汗。

    “我带两位太医先给四弟诊治。”梁满仓忙把韩恩举几人带下去。

    玄庆烨再也顾不上其他,拉着梁田田的胳膊哀求道:“姐,这都是我的错,你让姑父放了球球吧。”他手里还抓着梁守山打人的黄花梨的板子,死也不松手。

    “既然是圣旨。就没有侥幸的意思。”梁田田一步一步走近,球球挣扎着抬起头,泪眼模糊。“姐……”这一声里包含了无数的思念、依恋,更多的却是委屈。

    “球球乖……”弟弟被打的血肉模糊,哪怕是爹故意扯大了伤口,只伤在表皮,梁田田依然心痛的脸色难看。却也硬气的道:“还记得你当初跟姐保证过什么吗?”

    球球浑身一颤,哆嗦的放开抓着姐姐的手,死命的抱紧了刑凳。“要是我再欺瞒家人。姐就打断我的腿。”球球不可抑制的恐惧着,“姐打吧,是我对不起爹,对不起家里。”害的爹丢了半年的俸禄是小,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别的,球球简直不敢想象。

    “既然你知错就好。”梁田田狠心的夺过玄庆烨手里的板子。举起,重重落下。

    “嗷……”

    球球上半身猛然撑起,一声嚎叫脱口而出。

    玄庆烨惊的大吼一声,“姐”,眼睛一闭就直挺挺往后倒去。

    梁守山眼明手快的接住了他,梁田田却担忧的走到刑凳前。一把抱起晕死过去的弟弟。“好了,带去看伤吧。”她声音冰冷。真恨不得杀了那罪魁祸首。

    梁家一时间成了京都人们关注的重点。

    本以为只是个普通的四品官,等太医院的人留住在梁家的时候众人才知道。感情梁家还有一个过继给抚远侯府做世子的长子。这一调查才知道,梁家虽然起于微末,却绝不简单。

    太医院的大夫在梁家住了三天。梁家两个少爷被打的严重,头几天更是高热不退,可吓坏了众人。想到六皇子临走前那冰冷的吩咐,众人都觉得脖子嗖嗖冒冷风。

    好在梁家四少爷伤的相对轻些。两天后人醒了。倒是梁家三少爷梁满丰,重伤的直说胡话。人始终没有醒来。

    太医院的大夫也不是为梁家服务的,在梁家大张旗鼓请来了前太医院的院判韩老爷子后,太医院一干人等也就离开了。

    梁家众人守在床边,担忧的看着昏睡不醒的球球。

    “老爷子,孩子怎么样?”梁守山眼睛里满是血丝,这几日他就没好好睡过。

    “放心,我只是下了一点儿药,药量控制的好,不会有人察觉出来。”老爷子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这是解药,闻过之后半个时辰他就会醒来。”当日梁满仓偷偷找到老爷子,商量好了这出苦肉计,就是为了瞒住所有人。当然了,皮肉苦球球还是受了,板子也的确没少挨,却没有那么严重。

    梁家就是为了给外人一个表象,梁满丰已经毁了。

    众人都相信老爷子的医术,静静的等着。结果半个时辰过后依然没有动静,所有人都慌了。

    “不应该啊!”最坐不住的就是韩老爷子,又是把脉又是检查的,偏偏检查不出问题,球球就是昏睡不醒,似乎呼吸都愈发微弱了。

    “这……”梁守山慌了,他亲自把儿子打成这样,这要是真有个好歹,他死的心都有了。

    韩老爷子蹙眉,“我再去熬一副药,你们先别担心,事情没有想象中的严重。”饶是老爷子刻意宽慰,所有人都不放心。

    梁满仓陪着韩老爷子出去,小花病了没过来。房间里就剩下父女两个,梁田田低声道:“爹出去帮我守着。”带着球球直接进了空间。

    拿出伤药给弟弟细细的涂了,又打了一针消炎针。梁田田守在床边心疼的摸着弟弟柔软的发。“从小看着就是个聪明的孩子,看着是个脾气好的,没曾想性子还这么倔。”梁田田捏捏他的脸,“醒了就别装了。”空间里光线灰暗,梁田田也不担心。

    “姐……”球球一张口,满腹的委屈。

    梁田田心疼的帮他顺气,“来,喝口水。”

    球球乖乖的喝水,那水甜滋滋的,他也没品出是什么。只觉得满嘴的苦涩。

    梁田田看他一脸灰败,想着这次的事儿对孩子打击也是够大的,就不忍心再让他自责。轻声道:“那小月仙没事儿,姐已经送去安全地方了,你别担心。”

    球球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韩爷爷老早就被接来了,那小月仙虽然挨了几板子,都是做给旁人看的。伤结疤姐就送走了……放心吧,他既然是你的朋友,帮了你,梁家怎么会亏待他。”

    球球点头,泪如雨下。长久的愧疚折磨的他快疯了,当时趴在刑凳上他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好了好了,都过去了……”梁田田的声音是世界上最好的安慰,球球果然好多了。

    “姐。”球球张嘴。

    “恩。”

    “姐……”

    球球再叫。

    “姐在这呢。”

    梁田田好笑。

    “姐……”球球突然大哭,“我以为姐姐不要我了,呜呜……”

    “怎么会?”梁田田心疼的抱着他的头,“这么好的弟弟我怎么舍得不要?”球球一个劲的哭,梁田田把他挪到自己腿上趴着,“是不是姐姐那一下打的狠了,球球记恨姐姐了?”

    球球摇头,枕在姐姐的腿上哭的愈发凶了。

    梁田田哄了半天也不见好,顿时有一种“我家弟弟这么大了还爱哭鼻子可怎么是好”的错觉。

    “球球,你再哭,姐姐可不理你了。”

    这话果然好使,球球抽抽噎噎的止住了哭,却抱着她的腰死活不松手。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哭的,浑身不住的颤抖。

    梁田田抬起他的小脸,惨白的没有一点儿血色,嘴唇被咬的两道血痕。

    这心就像是被人拿刀子剜了一下似的,梁田田摸着他汗湿的小脸安抚道:“没事儿了,没事儿了,一会儿就好了。”空间里愈发暗了,球球看不到的角落,针剂飞起,梁田田直接给扎了一针止痛针。可怜的球球,被扎了一针都感觉不出来,下半身完全麻木了。

    小家伙昏昏沉沉的又睡过去了,外面有了动静,梁田田忙带着他出去。

    韩老爷子的药熬好了,硬给灌了下去,球球迷迷糊糊的醒来,精神不好。

    半个时辰后韩老爷子把脉,人却傻眼了。

    “怎么会这样?”韩老爷子哆嗦着双手查看球球身上的伤,一脸骇然。

    “怎么了?”梁田田担忧的问。

    “脉象不对。”韩老爷子慌了,一针下去硬把球球叫醒,随即就道:“球球,疼不疼?”他大力按在球球伤痕累累的臀腿上,看的众人都跟着疼。球球却出乎意料的摇头,虚弱的道:“怎么了?”

    众人齐齐变了脸色,梁田田却松了口气。刚刚用的药剂量有点儿大,没有知觉也是正常的,可以让球球少受罪。

    “老爷子……”梁守山却颤抖着手抓住了老爷子,恳请道:“你可一定要保住这孩子的腿啊。”

    爹竟然吓成这样。

    梁田田刚要解释,门外梁满仓引着玄庆烨进来,梁田田果断的闭嘴。

    “韩爷爷,我的腿……”球球苍白的小脸扬起来,失魂落魄的看向梁田田,“姐,我的腿……”他突然大力的砸了一下,竟然真的没有知觉了。

    球球傻了。

    想到那一句“姐,要是我再欺瞒家人,姐就打断我的腿”的誓言,球球大哭。“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做瘸子……韩爷爷你救救我,救救我……”再镇定的孩子毕竟还不满十五岁,一想到以后要做一个瘸子,球球哭的撕心裂肺的。

    “球球的腿怎么了?”玄庆烨也是满眼血丝,冲到床边担忧的望着球球臀腿的伤。

    “表哥,我的腿没了,没了……”球球嚎啕大哭,死命砸自己的腿,被玄烨一把抱住。“你别哭,就算倾尽天下,我也治好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ps:亲们看这章的时候我又去考试了⊙﹏⊙b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