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742名动京城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悠闲小农女》更多支持!

    状元楼前聚集了一大批人,马车不能再靠前,众人只好下车步行。

    无论是常树新还是梁家兄弟,都隐隐把一身低调的玄烨围在了中间,众人这才往状元楼前聚集。

    “让一让,麻烦让一让,谢谢谢谢……”虎子一路凭借彪悍的身手和抹了蜜的小嘴,生生在前面挤出一条路来,后面玄烨和球球一脸淡然的凑过去。常树新愣了愣神,忙过去保护。

    状元楼前一张桌案,一位书生打扮的青年提笔凝思,众人议论纷纷。

    “看,这是今次最有希望得状元的温祥生,赣州人,听说是书香门第呢。”

    “……这状元楼的对联已经摆了七天了,温举人这是要一举破题啊。”

    “都说江南多才子,前几日的对联就是湘潭人对上的,哎,怎么就不见这北方人能破题呢。”

    ……

    人群中议论纷纷,玄烨一行人本来是看热闹的,听到这话不免蹙眉。

    玄烨哼了一声,京城重地、天子脚下,难道还找不出一个能对上对联的才子不成?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后的球球,又抬头望了望三幅巨大的上联,若有所思。

    球球心领神会,苦笑一声。六皇子这是想让自己出头呢。这刚来京都就出头,可跟自家的理念不符。不过管他呢,他本就是奔着状元之位来的,早出名晚出名都是一样的。

    这样想着,他就抬头望向了三幅对联,稍一犹豫,就笑了。

    “可有把握?”玄烨到底是关心这个“表弟”的,低声询问。

    小小少年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微笑,“没问题。”

    玄烨会心一笑。“去吧。”京都,就是给梁满丰扬名的地方,既然他已经准备好了,还有什么理由阻止他呢?

    常树新有些错愕,这个今天才见面的小少年,似乎很得主子器重。

    球球这边刚动。那边温祥生终于落笔了。

    状元楼的上联是“ 放不开眼底乾坤,何必登斯楼把酒”,温祥生笔走龙蛇,刷刷几下写出了下联。“吞得尽胸中云梦,方许对古人言诗。”

    “好!”球球离他最近,忍不住叫好。

    虎子凑过去看了一眼。不着痕迹的点点头,却道:“你完事了没?完事了给我家小哥哥腾个地儿。”

    这边温祥生刚刚对出一幅自认完美的对联。还没等他接受众人的羡慕,就听到这样不客气的声音,当即蹙眉,不善的看向虎子。

    虎子从小长得虎头虎脑的瞧着可爱,如今长大了,身板长开了就是一副健壮的身材。别看还不满十四岁,可他这副身板。不知道的还以为十六七岁呢。特别一双眸子透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他那从小习武习练出来的气势。哪里是温祥生这样的文弱书生可以比的。

    “你是什么人?”温祥生不想落了面子,蹙眉道。

    “对对联的人啊。”虎子凑过去,见他占着位置不动弹,当即轻轻一撞。

    温祥生一个没站稳当即退后,虎子用的是巧劲,落在看热闹的人眼里就是温祥生自动让开了位置。

    虎子笑眯眯的,“多谢多谢。”一脸狗腿的把桌子收拾了,“小哥哥你来对。”主动接了那磨墨的活计。

    状元楼的伙计看他们和温祥生有说有笑的,还以为是一起的,当即也没做其他表示。

    那边跟温祥生一起来的几个书生似乎看出不妥,就要上前,被子规、子诫几个小厮一挡一瞪。“秀才遇到兵”当即老实了。

    球球抬头看了一眼第二幅上联,虎子大声道:“上联是:春暮偶登楼,上下鱼龙,应惜满湖绿水。”他咧开嘴乐,“小哥哥你写下联,我念给大家听。”也让刚刚那群人听听,他小哥哥可比那小子厉害多了。

    球球也不说话,毛笔沾满了墨汁,手腕一抖,“酒醉休说梦,关山戎马,未如一枕黄梁”。行云流水一般的一行大字写出,虎子大声念出来。

    周围有人跟着喃喃,似乎在品味。

    虎子趁着大家品读的功夫,脚尖在地上一点,身子纵起,在桌子上借力一点,脚尖随即落在状元楼上一蹬,空出的右手在二楼的窗台一搭一纵,身子就跳到了二楼。

    小心翼翼的把下联挂上,他像是完成了什么了不得的壮举,笑眯眯的招呼道:“小哥哥,这边的上联是:书童磨墨墨抹书童一脉墨。小哥哥你写下联,我再给你挂上。”说话的功夫他轻松一跃,就从二楼轻飘飘的落下。这一手俊逸的功夫当即惹得看热闹的人不住拍手。

    球球抿着嘴,心道:这一下他们兄弟想不出名都难了。不过这对联没什么难度,他却能轻松对出来。

    既然已经注定要扬名,球球也不再保留。

    笔走龙蛇,很快一行大字出现。

    “梅香添煤煤爆梅香两眉煤。”周围有人凑过来念出来,随即大声道:“妙啊,妙啊,这一副对联状元楼已经挂出一个月了,这是第一个妙对,快,快,小哥挂起来。”有人主动招呼虎子。

    状元楼的伙计都看愣神了,平日里一天也不见得有人能对上一副对子,今儿这是怎么了?

    眼看着虎子又要飞上楼去,小伙计忙过来拦住他。“小哥,咱们状元楼的规矩,对上对联要留下落款的。”

    “还有这规矩?”虎子看了一眼自家哥哥,想到梁家那低调的规矩。有点儿摸不准。

    球球倒是大大方方的在上面留下了梁满丰三个字。

    温祥生本来还有点儿不服气,在看到球球一连对出两幅绝难的对子后也收起了轻视之心。小小年纪不卑不亢,不提他学问多好,就是这份气度也不是平常人能有的。他忍不住打量梁家兄弟,发现竟然有点儿看不透。他蹙眉。这一次可是奔着状元来的,特意错过上一次会试就是为了更有把握高中。也不知道这人会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同温祥生一起来的老乡是知道温祥生在赣州的才名,眼看着这露脸的机会被人抢了,当即不高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没规矩,没看到温兄正在对对联吗?你怎么生生给抢了?”

    球球狐疑的望过去。见也是一个举子,就蹙眉道:“这对对联还有先来后到之说不曾?”漂亮的大眼睛眨动,很难让人生出不好的印象。

    那人见他年纪小一副好说话的模样,当即理直气壮的,“当然。”

    “哦,那好。你们对。”他主动让开桌案,随口说了一句,“反正我已经对完了。”气的那人脸色难看,指着球球“你”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虎子从二楼跳下来,不乐意了。“赶紧收起你那狗爪子,再指着我小哥哥。小心我撅折了。”虎子的厉害刚刚所有人都见识了,此时看他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吓得那人忙缩手。不想认怂,就哼了一声,“有辱斯文!”

    “呦,你还知道什么叫斯文啊?斯文认识你吗?有本事自己对上对子啊,看我小哥哥对上了对联,怎么地?跑这羡慕嫉妒恨来了?”虎子挑眉,一副小痞子模样。把孙维仁的尖酸刻薄学了个十成十。

    常树新突然站出来,冷声道:“据我所知。这状元楼在京城开了几十年,这对对子的规矩向来是人人自便,我可没听说还有什么先来后到的规矩。不然这人来了一年,没对出来对子旁人也要等着他吗?”

    虎子愣了一下,这个木头脸居然帮自己说话,奇了怪了。他哪里知道,玄烨那边不高兴了,常树新这也是不得不站出来。

    “不错,这状元楼开了几十年了,京都人都知道这规矩。”人群中突然走出一位布衣老者。旁边一位板着脸的中年男子目光扫了一眼之前说话那人,微不可查的哼了一声,似乎极其不满。

    球球打量那人一眼,觉得有什么似曾相识。就在这当口,那布衣老者到了球球跟前一抱拳,“梁举人,老朽即将七十大寿,想求一个下联不知道可不可以麻烦梁举人。”

    球球忙回了晚辈礼,他并不在意来者身份低,却在意对方是长辈。“小子才疏学浅,如若老人家不嫌弃,小子愿意一试。”

    老者似乎很满意球球的态度,笑着道:“我这里寻了一个上联,半年了不曾寻到合适的下联。”

    “请老人家赐教。”球球行礼,态度恭敬。

    “海屋添筹古来稀者今来盛。”

    果然是祝寿的对联。

    球球微微蹙眉,这祝寿对联不同于一般的对联,这下联自然也要是祝寿的,还要意境好。

    有了。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球球笑着道:“老人家,您看这副下联可好。”他也不说话,提笔写了起来。

    “华筵庆衍福有五兮祝有三。”老人喃喃,突然大笑点头,“好,好,好啊!”一连叫了三个“好”字,老人一招手,当即从酒楼里跑出掌柜的。

    “老东家!”状元楼的胖掌柜行礼。

    人群中嗡的一声。

    这就是当年救济过那位状元的老东家,竟然要过七十大寿了。

    如果有人只把这位老人看做普通的老人就大错特错了,当年老人救过的那位状元不是别人,就是如今礼部右侍郎——今次会试的主考官——莫风莫大人。莫风此人重情重义,当年之恩更是结下了不解之缘。京都谁人不知,那位莫大人侍奉状元楼的老东家真如亲爹一样。(小说《悠闲小农女》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