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724爱的坦荡

    梁田田怒瞪着他,孙维仁自认是个惜花的人,看着梁田田那张出尘的脸就怎么都打不下去。</p>

    他轻轻扇了自己一巴掌,骂道:“我真是吃饱了撑的,愿意管你的破事儿。”自己一堆事儿没忙完呢,还有心情给人治疗情伤,他一定是闲的。</p>

    “谢谢你。”梁田田摇摇他,“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p>

    “知道有个屁用。”孙维仁没好气的道:“还不是为了凌旭那个混蛋难受?”</p>

    眼看着梁田田在他面前毫不掩饰的痛苦,他怒道:“我就弄不明白了,这天底下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三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吧。你怎么就认准了凌旭那个混蛋了?是,他知道你是穿越的了,他知道你不是他要找的人,难道应该庆幸的不是你吗?不然成亲了你才是真傻呢。你还傻了吧唧的伤心个屁啊!”</p>

    早就从梁田田那得知了事情真相,孙维仁一边感慨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的同时也在一遍遍的骂梁田田:真是个不争气的东西。</p>

    在孙维仁面前,梁田田不再掩饰自己的痛苦,她垂泪。“我已经很努力忘掉他了,可就是忘不掉。”她这几个月流的泪比两世都多。</p>

    “那就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恋情,我还不信了,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他突然扶住她的肩膀,猛的吻过去。</p>

    梁田田吃惊的瞪大眼睛,下一瞬:“哎呦……我去……”孙维仁痛苦的爬起来,揉着肚子大骂。“梁田田你大爷的。”居然敢踹他,“你这恶婆娘,我就不该好心。”</p>

    被他这么一闹,梁田田倒是暂时忘了那些痛苦。</p>

    “我好心提醒你,我没有大爷。”她怒气冲冲的过去,蹲在他身边捏住他下巴,“还有,再敢轻薄我,老娘就毁了你这张到处勾搭的脸。”吓得孙维仁猛的捂住脸。“你要是敢给我毁容。我就找你拼命,不,我去杀了凌旭那小王八蛋。”</p>

    “随便!”梁田田咬牙切齿的。这个混蛋一定是故意的,他是老天派来折磨自己的吧。哪壶不开提哪壶,在伤口上撒盐也是他的强项。</p>

    孙维仁爬起来,也不管地上脏不脏。坐在那抱怨。“好心没好报,你个缺德丫头。亏我整日里惦记你,凌旭那混蛋有什么好的,不就是亲你一下吗,小爷的初吻啊,你还踹我……”</p>

    眼睁睁的看着他有化身唐僧的潜质。梁田田真是受够了。</p>

    “你能不能别跟我提他?”</p>

    “不能!”梁田田问的果断,他答的干脆。“你就是放不下。连说都不让人说,这样对你没好处。你越不让我说我就越提他,凌旭凌旭凌旭,你赶紧给我忘了凌旭,凌旭就是个混蛋。”他像是小孩子一样不停的念叨着凌旭的名字,梁田田堵住耳朵,不再痛苦。而是闹心。</p>

    “你信不信我揍你?”终于受不了了,梁田田就要动手。</p>

    “有话好好说。”脖领子被抓住。孙维仁立马识时务了。“那个,我其实想告诉你,文轩他受伤了,是为了你。”果然,这话让梁田田成功的放下了他。</p>

    梁田田安静了,孙维仁轻声道:“文轩不放心你,擅离职守回来寻你,被定远侯捉了回去,当着众人的面打了八十军棍,差点儿丢了命。伤还没好又为了给你庆生奔波百里赶回来,到家就高热不退,我来的时候他还昏迷不醒。”</p>

    梁田田早就坐不住了,大步往外走。</p>

    孙维仁挑挑眉,得意的笑了。“喂,等等我。”他大步追上去,这种能跑能跳的日子真心不赖。</p>

    隔壁的小楼上,凌旭看着这一切,心如刀绞。</p>

    梁田田换了一身男装去了定远侯府。</p>

    欧阳文轩似乎比梁田田想象中的还严重一点,八十军棍挨了已经超过一个月,可看他还在床上不能动弹,梁田田就觉得这伤不能轻了。</p>

    高热已经退了,梁田田也没私自用药,好在欧阳文轩很快就醒了。</p>

    看到梁田田欧阳文轩很激动,“田田,生日快乐。”他笑的腼腆,目光落在小舅舅身上,“我这么说没错吧?”</p>

    “没错。”孙维仁坐在炕边就去掀他身上的被子,“可怜的文轩,屁股都被打开花了,快给舅舅看看。”</p>

    欧阳文轩吓得忙去拽,可梁田田还瞟到一眼。臀腿上是丑陋的伤疤,层层叠叠的,“舅舅。”欧阳文轩冒冷汗,责备的看着他。</p>

    “好了,我不闹了,你们聊,你们聊。”他没事儿似的离开,出门前还冲欧阳文轩使眼色,末了故意道:“文轩啊,舅舅能帮你的也就这么多了。”人可都给你带来了,能不能把握住可就看你自己了。</p>

    欧阳文轩苦笑,尴尬道:“田田,你别听舅舅的。”</p>

    “他是什么人我比你还清楚。”梁田田失笑,“没事儿,回头我帮你收拾他。”给他身后垫了两床被子让他靠的更舒服,梁田田轻声道:“你怎么这么傻?”为了自己,真的不值得。</p>

    “没什么傻的,我说过的,你就把我当成跟满仓一样的大哥就好。我不允许谁欺负你,就是我自己都不行。”欧阳文轩笑的一脸阳光,毫不掩饰的关怀。</p>

    梁田田心下感动,轻轻拍了拍他的胳膊,“谢谢。”除了这苍白的两个字,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p>

    “跟自家哥哥还这么客气啊?”欧阳文轩打趣。</p>

    梁田田抿着嘴笑,微微垂头。</p>

    欧阳文轩突然捉住她的小手,梁田田一怔,却没挣脱。他松了口气,“田田,我作为大哥问你一句,你走出来了吗?”</p>

    “我……”梁田田看着他,迟疑了。</p>

    “别骗大哥。”欧阳文轩紧了紧手。</p>

    “我……忘不掉。”在文轩面前梁田田也没有隐瞒。不只是因为她不想对他说谎,更是担心欧阳文轩对她那份始终放不下的心思。</p>

    果然,文轩松开了手。坦然的道:“在你回答之前我还在想,如果你能放下,我就再用朋友的身份问一次,你是否愿意做定远侯府的世子夫人。看来是我奢望了。”他说的这样坦然,反而让梁田田不知道怎么接了。</p>

    “对不起文轩。”梁田田轻声道歉,“我不值得你这样的。找个好姑娘,我相信你一定会遇到一个很爱很爱你的女孩。”欧阳文轩对她的心思永远都是这样坦坦荡荡的,从最开始的关心到后来的爱恋,他从未隐藏过自己的想法,他爱的那么明显那么热烈,可她偏偏无法回应他。</p>

    欧阳文轩明白她的心思,不想让她为难,就道:“是,我努力去找。”他迟疑片刻,轻声道:“其实,如果还忘不掉,索性就别互相折磨了。凌旭昨天来看过我,他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我看得出来,他也是放不下你的。”这天底下,能够这样为情敌说话的,不敢说没有,可梁田田除了欧阳文轩就没看到过别人。</p>

    她想:她这一辈子真是欠了文轩的。</p>

    “我们的事儿你不知道。我们大概永远也回不去了。”梁田田不想多说,“倒是你,伤的这么重,可是伤到筋骨了?”什么样的伤这么久还那么吓人啊,梁田田都不敢想,定远侯怎么忍心对这嫡子下这么重的手。</p>

    大概是看出了梁田田的心思,欧阳文轩笑道:“就是伤到了皮肉,其实没有那么严重。军中的棍子是为了让人疼,他到底是我爹,就算是盛怒之下也不会让人打坏我的。我爹一直奉行棍棒底下出孝子,欧阳家的家法是出了名的严厉,我都习惯了,你别担心。”这丫头是不知道他是怎么长大的,小时候挨打更多。只不过前几年父亲去守边,他挨的打才少了些。</p>

    梁田田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知道这大户人家家法规矩都严,越是这些世家就越爱惜羽毛。什么时候你看过欧阳文轩仗势欺人了?哪怕是在他最落魄的时候都不曾忘了规矩。欧阳家也就出了欧阳文鸳那么一个异类,还被欧阳文轩给处置了。</p>

    “你说的轻松,八十军棍那是闹的玩的?怎么还千里迢迢回来。不过一个生辰,哪里就那么重要了。”明知道他是为了自己,还是忍不住责备他。“以后可不敢这样了,那军法棍子是那么好挨的?”一想到他众目睽睽之下赤膊挨罚,梁田田就是一阵心疼。</p>

    这个家伙,好像就是让自己心疼的。从最初的见面到现在,总是做一些让人心疼的事儿。</p>

    “是,下次再不乱来了。”他都成年了,当众被没脸的责打有一次就够了。再来一次,不说他能不能挺住,估计爹就不能饶了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丢欧阳家族的人,同样的错误犯了第二次那可真就没命了。</p>

    “但愿你记得这话。”梁田田嗔怪道。</p>

    欧阳文轩笑笑,“我给你准备了礼物。”他从枕头下掏出一个盒子递给她,“看看喜不喜欢。”</p>

    盒子里一支檀木簪子,上面刻着莲花,简单大方。梁田田一看就喜欢,直接戴到头上,“谢谢你。”这一看就知道是他亲手做的。</p>

    “佛宝莲花,我听人说能静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p>

    ps:大爱文轩,可惜,我终究是不能给你一个田田,肿么办呢?咕~~(╯﹏╰)b好纠结</p>!!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