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722满目青山空念远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

    绿柳吐嫩,果园飘香。

    她靠着琴坐在果园里,手里抱着一坛酒任凭那苦涩的液体滑过喉咙。

    去年这个时候,他从外面赶回来,只为了给她庆生。

    犹记得那一日他朗目微阖、薄唇轻抿,弦上轻拢的修长十指如行云流水般写出一段自然风韵。

    没有了,没有了,再也没有凌旭了。

    她猛灌了一口酒,从此以后再没有那个风神玉郎的男子对自己微笑,再没有他得意的笑着亲昵的刮她的鼻子痴情的唤她“丫头”,再不会有那么一个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把你记在心里……他们从此成为两条平行的线,人生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

    他受伤时不用你疗伤,你快乐时不用找他分享。

    茫茫人海中你们只是两个单独的个体,甚至连朋友都做不成。

    分手了,就永远都不会再见了。

    从此以后他是叱咤朝堂的内卫指挥使,你是深宅里高高围墙挡住的梁家大小姐。

    远处有脚步声响起,梁田田叹气着放下了酒坛。

    “姐。”几个弟弟的声音响起,梁田田无奈。多久了?似乎自从她醒来,一家人都不放心她,她努力做到若无其事却更让他们担心。

    “放学了。”梁田田笑着看着他们,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年,他们也都长大了。

    “新学期测验,成绩出来了。”玄烨把三份试卷交上去,略显局促的看着她。

    梁田田淡淡笑了一下,打开一看。跟想象中的一样,成绩下滑的厉害,明明很多问题以前都教过了,还是错了。

    她眯起眼睛,想到当初,如果犯下这样的错误,是要罚的吧。也别怪几个弟弟战战兢兢,自己当初大概太严厉了。

    “嗯,还不错,及格了。”梁田田把卷子递给他们,“回去好好看看,不懂的就去问先生。”弟弟们大了,懂得多了,梁田田也不想管的太多。

    “姐,你不罚我们?”虎子看了一眼两个哥哥,提醒道:“姐,你看我们可都是刚及格。”这跟之前计划的不一样。

    玄烨也道:“姐,是不是太生气了。”他讪讪的笑着,“姐别生气,我们带了藤条来,姐生气就打吧。”

    “是啊姐,我们知道错了,姐姐打吧。”球球也极力鼓动。

    梁田田扑哧笑了,“故意考这么少的分,是该打。”示意他们坐在自己身边,梁田田晕乎乎的眯着眼睛,“我自己教出来的弟弟我知道。姐没事儿,你们别故意犯错引起我注意了,我真的没事儿。”头枕着球球的肩膀,“这会儿困了,我睡一会儿。”

    自从醒来就失眠了,起初还能掩饰,后来想遮掩都遮不住。韩爷爷开了安神的药,喝了几天也没了效果。她不是故意酗酒,也只有喝醉的时候才能安安静静的睡上那么两个时辰。她真的是太累了。

    脚下一堆小酒坛,几个孩子担忧的对望着。从最初一碗酒就能喝醉,到现在一天喝上二三斤果酒都不在话下,这样下去姐姐的身体迟早会垮掉的。

    隔壁的宅子前些日子起了一个三层小楼,梁家的人都知道,却故意没有理会。此时三楼的楼顶,凌旭靠在栏杆处心疼的望着这边,目光复杂。

    梁满仓牵着念念陪媳妇伺候菜园子,吩咐丫鬟给梁田田送了毯子过去。他们都不敢移动梁田田,不然这难得的好梦也会被打扰。

    小花擦了一把额头的细汗,轻声道:“田田太苦了。她故意装作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就是怕咱们担心。可她却一个人担着那些,我真怕她熬不住。”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梁田田是个什么性子他们都知道。看到她这样,小花都不知道怎么劝。

    “梁家的孩子性子都倔,根本听不得劝。小妹她既然装作若无其事,如果咱们非得挑开了,她只会更难堪。”这些日子梁满仓和弟弟们尝试了各种办法,依然无法让小妹放下。他们都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却无能无力。

    目光下意识的望向隔壁的宅子,果然,凌旭像是“望妻石”一样杵在那。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梁满仓心里是恨凌旭的,他不知道那些关于重生的话题,只知道凌旭曾经差点儿掐死了小妹。可他又恨不起来,凌旭如果是移情别恋他们还有理由去闹,哪怕凌旭德行有亏做了什么对不起田田的事儿也好。偏偏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出了问题,他这个当兄长的想插手都没有理由。

    想到两年前自己离家之前,兄妹几个在一起其乐融融,才过了不过一年多的时间,一切都变了。

    “凌旭也是,到底有什么事儿是不能说开的。”小花顺着丈夫的目光望过去,叹息一声。“他们难道要一直这样下去?”一个个的明明都在爱着,还这样互相折磨,真的好吗?

    “爹,爹……”念念已经会走了,小家伙抓了一条虫子,笑嘻嘻的过来献宝。

    梁满仓笑着抱起儿子,“呦,我儿子抓了一条蚯蚓,怎么弄断了?”他失笑,“你这毛病怎么跟你三叔一样。”球球小时候就种过蚯蚓。

    念念咧开小嘴嘻嘻的笑着,小嘴凑过去,蹭了他一脸的口水。

    小花享受这样的时光,相公和儿子都在身边。“相公还能在家待多久?”她想到西域的事儿,不安的问。

    一直以来家里都特意忽略这些问题,梁满仓手一顿。“大概还能待几个月吧。你知道的,总要朝廷把当年的旧案审清楚我才走。”对于妻子和儿子,梁满仓满是歉意。“你放心,这一次我在那边安顿好了就接你们过去。”到底摆脱不了固有的命运。皇帝陛下私下里召见了他,要他回去继承淳于家,为了淳于家,更是为了朝廷。

    梁满仓放弃了建功立业的机会,百般无奈的接受了这个密诏。幸好,家人还算理解。他私心里也想着,等淳于家平反了,好歹是侯府,从此以后他是侯府的世子,能更好的保护家人。

    小花从未想过她这一辈子有机会做侯府夫人,她宁愿什么都没有,只要守着家人就好。偏偏命运跟大家开了一个玩笑。谁能想到,当年差点儿饿死的梁家,竟然有这样高的门第。而她一个小小的村姑竟然也有这样的好命。

    这样的话题太沉重,夫妻两个都有意避开。

    “满囤回兵营了,可惜,后天就是田田十六岁的生日。”小花有些遗憾,“去年田田的及笄礼那么热闹,还是凌旭弹琴,我怕她想起来只会更难受。”

    “就算是没有这个生辰她也会难受。”对于这个自小就很有主意的妹妹,他也是没办法了。“还是热热闹闹的给田田庆生吧,爹来信说这两日就会回来。”看到田田这样,爹也会难受的。

    小花点头,“要不要给各家下帖子?”干脆大办一次。

    “还是不要了,只请了韩家、欧阳家还有景家几个相熟的人家就好。”景家景悦时常过来陪陪妹妹,他倒是见过几次,觉得那丫头很不错。

    “韩大哥和世子爷这次也会同爹一起回来,要不要请啊?”小花有些犹豫,她还记得这两个人对小姑子的惦记。

    “随便吧。”就算是他们不请,估计那两位也会不请自来。

    梁守山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掌灯时分,梁家几个孩子正常都已经休息了。担忧了几个月,梁守山还是去看了闺女。

    明天就是自己十六岁的生辰,梁田田望着天空的圆月,坐在房顶喝酒。

    梁守山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小酒鬼扔下一个酒坛子,正好在他脚边。他吓了一跳,“又淘气。”脚尖在地上一点,身子拔高,手搭着房檐轻轻一跃就到了房顶。“闺女,爹回来了。”梁守山坐在她身边。

    梁田田顺势靠过去,头枕着爹的肩膀,嬉笑道:“真好。”有爹宠着有爹护着的感觉真好。

    月光明亮,梁守山看着她身上宽大的衣裳。这还是去年的衣裳,闺女明明长高了这衣裳还这么肥,丫头这是吃了多少苦。

    “闺女,心里苦就哭出来吧。”梁守山摸着她柔软的长发叹气。

    “有爹宠着,有哥哥们护着,还有弟弟敬着、爱着,我不苦。”撒娇的抱着他的胳膊,梁田田借着酒劲嘟囔道:“爹可不要有了孙子就偏心,女儿要一辈子留在家里,爹可不许赶我走。”这样近乎撒娇的说出了一辈子的决定,梁田田静静的等着。

    果然,梁守山浑身僵硬了那么一瞬间,随即道:“只要我闺女愿意,爹为你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他抬起闺女的脸,“可是田田,你真的放下了吗?”明明这样伤心,还强撑着,这丫头真是比儿子还让人不放心。

    梁守山想着:大概是以往这丫头太让人省心了,所以一旦不让人放心,似乎要把十六年积攒的别扭都一朝爆发出来让人担心。

    “早就放下了。”梁田田把脸别到一边。

    “是吗?”耳边响起爹轻声的叹息,他说:“闺女,你们的事儿,我都知道了。”一句话而已,梁田田浑身僵硬。r1152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