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709被人睡了

    “你们给我滚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们。”

    辰官儿那尖锐的嗓音传出老远,梁田田一下马车就蹙眉。

    球球和虎子都不喜欢辰官儿,现在听到这动静直觉不好。“姐你等等,我们去看看。”两个小的带着下人往院子里去。

    “唉,我说墨轩,你看看,你这是怎么管教学生的,还不赶紧拽走这死崽子。”

    院子里一个四十许的男人蹦蹦跳跳的,像是一个大马猴子。那边辰官儿拎着一根烧火棍舞的虎虎生风,气鼓鼓的打着人。

    球球看那人眼熟,仔细一看。

    咦,凌永。

    这不是墨轩大伯的堂兄吗。

    球球隐隐记得当年这人欺负过墨轩大伯,当即蹙眉道:“你们去把他们拉开。”又过去道:“表哥,这是怎么了?”毕竟是自家人,哪怕辰官儿的行为有些过分,球球还是要维护的。

    “唉我说,你们抓我干啥啊,咋不把那小崽子抓起来呢。”凌永大呼小叫的,“我告诉你们啊,我侄子可是大官,你们赶紧放开我,不然让你们好看。”

    虎子过去就踹了一脚,“你给谁好看啊?不知死活的东西,跑这来大呼小叫来,让你欺负我表哥。”辰官儿他是不喜欢,那也不等于能让旁人欺负。

    辰官儿本来也不喜欢姑父家的表弟,不过这会儿看到大家同仇敌忾,他就高兴了。“满丰、满硕。帮我教训他们,他们欺负墨轩大伯,墨轩大伯都病了他们还来欺负人,狠狠的揍他们。”他气鼓鼓的冲上去,拎着烧火棍就要揍人。

    球球忙拦住他,这要是打结实了,还不得把人打死啊。

    “到底怎么回事儿?”梁田田听了半天没听明白,就进屋了。“墨轩大伯人呢?怎么病了?有没有请大夫来?”

    “墨轩大伯在屋里躺着呢,大夫来开了药。”辰官儿不像是在梁家的时候对梁守山那样恶劣的态度。提到凌默轩竟然一脸紧张。

    梁田田看了一眼那凌永,微微蹙眉。吩咐道:“你们看着这人,留下两个把大门守住了,别让什么人都随便进来。”这才带着几个弟弟进屋。

    凌家这处宅子当初是被凌旭卖掉的,因此也没有修缮过,跟当年一样。

    梁田田他们一进门就看到一个素色衣裳的女子在外屋熬药。看到他们进来似乎吓到了,惊呼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

    女子年纪不大,看着二十左右,容长脸,皮肤白嫩,秋水般的眸子似乎因为受惊微微瞪着。小巧的红唇一张一合,格外诱人。

    这是哪里来的女人?

    看着可不像是凌家的下人。这模样未免有点儿……梁田田想了好久,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这女人不对劲。

    暗红色的棉袄,青色缎子的棉裤,女人穿的虽然简单,看着却有几分俏丽,在庄户人家,这样的女子也是难得了。

    “辰官儿。你怎么随便带人回家?”还没等梁田田开口,那女人开口了。一张嘴就是质问的话。

    辰官儿哼了一声,“用不着你管。”气鼓鼓的就进门了,“先生,表姐和表弟来看你了。”随即招呼梁田田他们进屋。

    梁田田等人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女子,这才进屋。球球留了个心眼,让子规、子诫留在门口。那女子想进屋,绿柳先子规一步挡在她面前。“这位姑娘,我家主子跟凌家老爷有话说,您请稍后。”她语气温柔,态度却极其强硬。

    女子眼珠微转,想进屋进不去,干脆出了屋子。结果一看院子里十几号人守着,她愣住了。等到看到凌永被人堵了嘴压在一边,整个人彻底慌乱了。

    绿柳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身边,“姑娘,天冷,还是先去西屋坐一会儿吧。”不由分说架着她就去了西屋。绿柳自幼习武,这女子哪里是对手。

    东屋里,凌默轩看到梁田田姐弟,却是把脸蒙在了被子里,哭咽道:“田田,我是没脸见你们了,你们走吧。”声音哀戚。

    这是闹的哪一样?

    梁田田头都大了,直觉跟那个女子有关。

    “墨轩大伯,有什么事儿咱们慢慢商量,您这样算怎么回事儿?”梁田田哭笑不得的,“凌旭大哥为朝廷办事,临走前还嘱咐我要照顾好您。您这正病着,可别憋闷坏了。”说着给两个弟弟使眼色,球球和虎子扑到炕上,连哄带劝的把人从被子里拖了出来。

    凌默轩眼底青黑一片,整个人都带着一股颓废,叹气道:“我是真没脸见你们。”说完就唉声叹气的。

    梁田田知道凌默轩是个什么性子,也不去问他,直接跟辰官儿道:“你是墨轩大伯的学生,这半年也跟在墨轩大伯身边,有什么事儿你总是清楚吧。”

    辰官儿早憋了一肚子的气,闻言忙不迭的点头,“表姐我跟你说,是那个女人不要脸,把墨轩大伯给睡了。”

    梁田田一个趔趄好悬没掉地上。

    墨轩大伯被一个女人给睡了?

    尼玛,还能不能更戏剧一点儿的。

    凌默轩脸色涨的通红,急唤了一声,“辰官儿……”

    “墨轩大伯,球球都想你了,你是不是有了表哥就不想球球了。”球球开启一贯的磨人模式,缠住了凌默轩。

    梁田田就让辰官儿把事情说清楚。

    原来外面那女子是凌永媳妇的一个表妹,也就是凌永的一个小姨子。因为长得漂亮,家里一直惦记给找个好的婆家,一来二去把闺女年纪拖大了。

    凌永知道凌旭做了大官,就开始打起了凌旭的主意。不过这凌旭一年到头也回来不了两次,凌永这算计自然落空。凌默轩开了一个书院,起初还看不出什么,随着周边来读书的孩子多了,眼瞅着凌默轩这个院长的日子也越来越好过,凌永又开始算计凌默轩。

    如果小姨子嫁给凌默轩,这日子不就好过了。

    要说这凌永也是死性不改,如果他让人老老实实的说亲,这件事儿也不见得会不成。偏他歪心眼多,想着凌默轩是秀才老爷爱惜羽毛,就想着让小姨子趁着凌默轩酒醉摸过去,先用凌默轩的名声威胁他拿出一笔银子才是。

    这要是一般人家,的确第一件事儿就是拿银子平息此事。谁曾想这凌默轩不是个按常理出牌的,他清醒之后第一件事儿就是认为自己德行有亏,竟然不考虑怎么挽救名声,反而觉得名声毁了要死要活的,如果不是辰官儿发现的及时,一根绳子就吊死了。

    至于那女人,也不管她是什么心思,反正就是认准了凌默轩,这些日子在跟前伺候汤药,倒也勤快。

    辰官儿说完了事情的经过,怒道:“管先生要一百两银子不说,还要先生拿出二百两银子当聘礼,哪有这样的人家,故意灌醉了先生,然后还让那女人睡了先生。要我说,反正是在他们家出的事儿,睡了就睡了,谁让她上赶着的,活该!”辰官儿这小子就是个从小被惯坏了,说话办事儿完全凭一己所好。

    凌默轩那边跟球球说话,其实一直盯着这边,眼看着辰官儿越说越不像话,当即大喝一声,“辰官儿!”

    凌默轩平日里是个温和有礼的人,当先生的时候却格外严厉,不认真读书戒尺打手板是家常便饭。

    辰官儿同凌默轩同吃同住生活了半年,凌默轩这个如师如父的存在早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闻言当即垂头,“先生我错了。”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在家里,又不甘心道:“我又没说错,就是那凌永和那不要脸的女人陷害你的。就墨轩大伯你实心眼,不然听我的,怎么能让他们给算计了。”现在好了,家里多了一个女人,看到她就生气。

    这样狗血的事儿,估计也就墨轩大伯这样的性子才能遇到。梁田田都不想问他怎么突然搬回了凌家村,估计也是凌家人在里面捣鬼。

    反正凌旭当初从凌家分出去单过了,为此他甚至发了毒誓,想来凌默轩还没有老糊涂到拿儿子的性命乱来。

    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梁田田道:“墨轩大伯,既然事情发生了就得想着解决。”老躲着也不是办法。

    凌默轩点点头,头垂的极低。

    “我是晚辈,按理说这件事儿不该我出头。不过咱们两家是世交,您和我爹是过命的交情,我们家几个兄弟也是您的学生,我又和凌旭大哥……您家里没有女人,这件事儿我帮着解决也说得过去吧?”她要一个师出有名。

    凌默轩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最终尴尬的点点头。“为难你了孩子。”

    梁田田笑笑,“一家人没什么为难不为难的。我只问您一句话,那女人,您是想留下,还是干脆打发走。”不过一个有心计的女人,梁田田还真没放在眼里。如果她是好样的,她不会这样说。伙同姐夫算计一个亲戚,这样的女人,也不值得同情。

    “翠娘她……”凌默轩脸皮涨得通红,让未过门的媳妇来解决这事儿,他脸皮要多厚才能镇静自如。“她也挺可怜的。”一句话也就变相表明了心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