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708重生

    做错了事儿虽然要责罚,可梁田田更喜欢跟弟弟们讲道理。孩子们大了,懂得道理多了,再像小时候一样老是责打,反而会适得其反。

    “表哥也放假了,你们难道不应该去把表哥接回来过年?”梁田田挑眉,“还有铜钱和元宝,听说他们经常往深山跑,上次还拐带了一只小白狼回来,难道你不想去瞧瞧?还有王家的小石头,爹只是随意指点了两年,结果功夫厉害的,栓子哥说都很难打败他,估计你们都不是对手了。”

    这一招激将法明显有用,虎子当即梗着脖子道:“谁说的,我就能打败他,不信就试试。”

    梁田田笑眯眯的,“那就试试呗。”

    玄烨和球球失笑,指着虎子笑骂一句,“臭小子还逞能,明明想去偏嘴硬,被姐姐唬住了吧。”

    虎子这才后知后觉,恼怒道:“姐姐欺负我。”气的跺脚就要跑。

    梁田田忙拽住他,抱着他的胳膊把头靠过去,“我们虎子可长大了,都比姐高了。”虎子浑身僵硬,嘟着嘴不说话。梁田田拽着他坐在炕边,“都多大了,还一点儿委屈都受不得?长不大的弟弟,当自己是念念那么小的孩子吗,还这样使小性子,合计是知道姐姐舍不得罚你,故意的吧。”一番话说的虎子脸色涨红,吞吞吐吐的辩解着,“才不是呢。”

    “那是什么?”梁田田故意逗他。

    长久以来的憋屈让到了嘴边的话脱口而出。“姐姐说话不算话!”他抿着唇,倔强的看着梁田田。

    “虎子!”球球瞪了他一眼。这大半年来姐姐已经很辛苦了,虎子还添乱。

    梁田田摆摆手,“球球你别拦着虎子,只怕你心里也怪姐姐吧。”梁田田顿了顿,深深的看了一眼玄烨。“我觉得你们都长大了,这件事儿本来爹的意思是瞒着你们,可我觉得弟弟们在外面是人人敬重的举人老爷,在家里也开始为家里分忧了,我就不该继续把你们当孩子了。”

    这样的话对正处于成长期的虎子和球球很有用。每个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不愿意被人当成小孩子一样。梁田田这样的态度让他们觉得自己有一种“自己已经是大人”的错觉,不自觉的都拔高了腰板。

    梁田田心里高兴,面上却不显。

    自己还真是有当老师的天赋,前世在深山里教了三年的课,果然最了解这帮小鬼头的心思。

    “夏天那会儿的事儿,我首先道歉。的确是我说话不算数,故意借题发挥给你们禁足。”梁田田一本正经的开口,倒是让几个小家伙手足无措了。

    “姐,您别这么说,要不是我们自己做错事儿,就是想给姐姐发挥也不能给我们禁足。”当初的事儿玄烨心里有愧。觉得要不是自己也不会害几个弟弟受伤。这件事儿也一直压在他心头,正好趁这个机会说开。“是我的错。如果当初不是态度那么恶劣,也不会逼的对方动手。”姐没因为这件事儿责罚他们,只是单纯的禁足,倒让玄烨挺不适应的。

    “那件事儿到底不是你们主动招惹,过去了也就过去了。”梁田田不想再追究,“再说我也罚了你们禁足。咱们家的规矩,罚过之后就过去了。”她顿了顿。“至于禁足的事儿,也是事出有因。”梁田田没提几位皇子之争。把北方的异动简单说了一下。

    “北方有变,爹不放心你们出去,我也不放心。再说球球和虎子去了京城,留下玄烨和金宝我也觉得不好。当初答应的时候也是我考虑不周,我道歉。”当初的确是她和爹没考虑周到,自己的错梁田田从不否认。

    球球一脸愧疚,“姐,对不起,我们误会你了。”他咬着唇,心里难受。

    “你那难受就咬嘴唇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了?”梁田田叹了口气,“你们不怪我就好。”

    虎子嘟着嘴,不情不愿道:“早不说清楚,害得人家惦记了半年。”

    梁田田知道这小子别扭,道歉的话不好张嘴,就笑着道:“是姐姐的错,弟弟们都长大了,以后再有事儿姐姐跟你们商量。”

    “那可要说话算话。”虎子得意的挑眉。

    球球看不下去,跟玄烨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按住虎子,照着屁股就扇了两巴掌。“臭小子,没大没小的,姐姐不打你,我们当哥哥的教训你。”惹得虎子双脚乱蹬,却不敢真的挣开。

    梁田田没拦着,只是抿嘴笑看他们胡闹。

    两人放开虎子,球球教训道:“越大越没有规矩,以后再这样,就去祠堂里教训。”吓得虎子不住后退,“我不是开玩笑吗,小哥哥你还当真,姐都没怪我。”瞧他撅着小嘴,不知道的还以为受了多大委屈呢。

    梁田田忙拦住他们,“好了,不要闹了,收拾收拾,明儿咱们就走。”

    第二天一大早梁家准备了两辆马车往老狼洞走,雪大路滑,几天后的傍晚才到老狼洞。

    球球和虎子代表梁家去看望老狼洞的长辈,晚上梁家前院准备酒菜招待了一些乡亲。如今这些事儿已经不用梁田田操心了,她再一次感慨弟弟们长大的好处,完全当起了甩手掌柜。

    休息了一晚,众人带齐了礼物往凌家村的方向去。凌默轩一直住在书院里,而书院就在老狼洞和凌家村的中间。

    结果几个人到了书院却扑了空。

    凌默轩搬回了凌家村。

    梁田田蹙眉,凌旭当初可是卖了房子离开凌家村的,并单独立户出去过,跟凌家村已经没关系了。这么多年凌家村的人一直努力都没能说动凌旭,怎么凌伯父突然回去了?

    梁田田想不通,书院的下人也说不明白。众人干脆直接去了凌家村。

    马车突然停下来,梁田田道:“到地方了?”

    “姐,有人拦着不让过去。”球球和虎子跟来,两人都骑着马,球球凑到车前,低声道:“是凌家村那位一直在村口遛弯的爷爷,说非得让他看了人才能进村。”

    “那位老爷爷还在村口遛弯啊。”梁田田记得这人,似乎总爱问东问西的。她下了车,“许久没见了,老爷子身体还好?”村口一个老爷子戴着狗皮帽子,双手拢在袖子里,眯着浑浊的老眼望着她。

    “你是……”老人似乎觉得有点儿面熟,一时间没想起来。

    梁田田笑着上前,“老人家不认识我了?我是老狼洞的,您想起来没?”

    “哦。”老人笑着点头,“是墨轩家的亲戚,小旭的媳妇吧。”别看老人年纪大了走路都颤,可这记性显然不错,“你咋还没跟小旭成亲呢,这是来看墨轩的吧。”

    “是啊,来看看墨轩大伯,您老记性真好。”梁田田一直没弄懂老人,听凌旭说,这老人辈分极高,都九十多岁的人了,不爱在家享福,就爱每天待在村口,像是在守护村子似的。

    天气冷,丫鬟绿柳催促梁田田上车,老人却突然拦住她。

    “你知道小旭的事儿吗?”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梁田田突然停下脚步。

    老人却不看她,慢悠悠的往村口走,跟他们的方向相反。

    鬼使神差的,梁田田就跟了上去。

    “姐?”虎子唤了一声,梁田田摆摆手。

    老人嘴里念念有词,梁田田耳朵好使,听的分明。

    “小旭那孩子打小脑子就聪明,读书好,随他爹了。我老早就说,凌家村只怕又要出一个秀才…….那孩子谦逊懂礼,看着性子好,骨子里却是个要强的。那年墨轩生病,他谁都没求,自己撑着家……”来来往往念叨的都是凌旭从小到大的事儿,梁田田默默听着,原来凌旭小时候是这样的。

    “那年突厥兵来了,小旭出去捡粮食,回来就变了。”老人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目光灼然的盯着她。“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生而知之的人吗?”

    “什么?”梁田田愣住了,脚像是被人钉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自从那次回来,他就不像是孩子了,做事儿让人看不透,我也看不透。”老人眼皮又耷拉下来,似乎一下子又恢复了之前糊涂的状态,“你这丫头我也看不透,跟小旭倒是一对。我活了这么大年纪,总是在想,人死了,醒了以后会不会还记得以前的事儿……”

    梁田田脑子嗡嗡,被绿柳扶上马车的时候整个人都僵住了。不是冻的,而是被心里那个猜测吓得。

    凌旭不是穿越者,这一点梁田田一开始就知道。

    她想起这么多年许多事儿的怪异之处,再联系今天老者说的话,梁田田突然明白过来。

    凌旭,是重生的。

    这样的事实让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小姐,你没事儿吧?”绿柳担忧的看着她,“是不是冻坏了?小姐,您可别吓我啊。”梁田田失神的模样吓得绿柳慌乱了,这么多年很少看到自家小姐这样的时候。

    说话的功夫马车到了凌默轩家门前,院子里却是一片吵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