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707战况

    周一,求推荐票

    ---------开启全新一天,早安亲们---------

    送走了韩家祖孙,梁田田就钻进了厨房。

    凌旭跟着球球去洗漱,一身的灰尘洗净,整个人也清爽了不少,眉宇间却难掩疲惫。

    玄烨看着他明显又瘦了一圈,忍不住念叨道:“怎么你每次回来都把自己弄得这么惨?”这不是明摆着让姐姐担心吗。他觉得凌旭就是故意的。

    凌旭哀怨的看了他一眼,“你当我想啊?还不是忙的,辽东府在打仗,您那几位兄长还在争斗,您那父亲让我赶紧收拾了辽东府这个烂摊子,我是忙完了辽东府忙京都。幸好锦衣卫配合,不然我才要累死呢。”他这番隐晦的抱怨也就玄烨听得懂。

    知道是一回事儿,理解是另外一回事儿。玄烨心疼梁田田这些日子忙里忙外觉睡得都少,忍不住道:“那也不用这么拼命吧。”也不知道是在抱怨凌旭不知道爱惜自己害得姐姐担心,还是干脆在抱怨姐姐不懂得爱惜自己。

    凌旭看了一眼远处跟下人说话的球球,忍不住嘀咕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啊,田田本来兄弟就多,现在又加了一个,我是不是天生跟小舅子犯冲啊……”那哀怨的口气惹得玄烨直翻白眼,没好气道:“还指挥使呢,我看跟父皇身边的公公一样话唠。”一句话说的凌旭立马闭嘴了。

    这混小子什么意思?

    自己没招他惹他,难不成还想把自己送进宫里陪王伴驾不成?

    梁田田端着饭进来。“厨房用人参炖了一只鸡,不过那鸡还没好。我用鸡汤下了一碗面,你先对付一口,等中午再给你做。”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让玄烨都吃味。“姐,你对他可真好。”这家伙也太好命了吧。

    凌旭挑挑眉,嘴上不说,心里却发牢骚。幸好这臭小子年纪小,不然保不齐就得跟自己抢媳妇。别怪凌旭这么想。在他心里全天下的女人加在一起也不如一个他的田田,自然怕旁人惦记了。

    “我对你不好吗?”梁田田笑骂道:“这人参炖鸡还不是给你做的,忘了是谁贪凉洗冷水澡结果着了凉,害得我大半夜又是熬夜又是熬粥的,现在跑这来吃醋,也不看看凌旭大哥一脸疲惫。也不知道赶了多久的路。”一番话说的玄烨颇不好意思的叫了一声“姐……”那千回百转的叫法让凌旭手一抖,忙低头吃面。

    这六皇子是在撒娇吗?

    什么时候小舅子的独门绝技被六皇子学了去?

    一想到将来开疆拓土的皇帝像是个孩子一样撒娇,凌旭心都跟着抖了。希望陛下将来不会记得今儿的事儿。

    “你这是刚回来吗?”梁田田看凌旭吃的急,就道:“慢点儿,厨房还有。”

    匆忙吃了一碗面,凌旭才觉得活过来了。

    “几天没吃上一口热乎饭了。”他放下碗。“先不吃了,我还要出去。对了。这是满仓的信,我刚从京都回来,还有事儿得先走了。”说完又看了一眼玄烨,“你有事儿没?表弟?”戏谑的叫了一声,他眨眨眼。

    玄烨被他叫的一愣,看了一眼表姐,随即释然。

    “我没事儿。你还是看我姐有事儿没吧。”玄烨也不当电灯泡,忙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这对聚少离多的恋人。梁田田忍不住道:“再忙你也要注意身体,别忘了,你答应过我要照顾好自己的。”

    “我知道的。”思念的潮水几乎将他湮没,凌旭再也忍不住,一把抱过了她。“丫头你等我,忙完了这两年,我就娶你。”前世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成亲,今生他却还在为了他们的未来奋斗。

    “嗯。”轻不可闻的应了一声,梁田田拥住他,瘦得都能摸到骨头了,“别太拼命了,生命永远是第一位的。”

    “我知道。”凌旭真是太忙了,忙到都不能停留太久。“我还有事,丫头,你有时间去看看父亲,我是个不孝子,整日里奔波也没有在父亲身前尽孝,我……”

    梁田田抬起手指按住他的唇,“我都知道的,凌伯父也知道。你别担心,有我呢,忙完这几日我就去看凌伯父。”她顿了顿,“你是又要走吗?”再多的不舍她也难以启齿,只深深的看着他。

    “是啊,北方战场紧急,我得过去。至于满仓那你不用担心,淳于家只是想确定了满仓的身份好让他继承,这件事儿不急,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梁叔的身份,更不确定满仓的身份……淳于家也是公侯之家,这件事儿利弊参半,还是等安定下来你们好好合计一下吧。”凌旭没有说太多,毕竟对当年的案子,朝廷还没有一个说法。

    梁田田也知道这件事儿不急,点点头也就没提。

    送走了凌旭,梁田田的手轻轻按在被咬的有些红肿的唇上,那上面似乎还留着凌旭的温度。

    有一个这样拼命的未婚夫婿,连带着她都跟着紧张。

    已经送去了几批伤药,梁田田刚想让府里的下人都歇一歇,可一想到这天开始冷了,凌旭他们都在战场,这就怎么都停不下来。

    罢了,还是继续吧。战场那边比这边更冷,顺便做些冻疮的药膏吧。

    真是前世欠了那个家伙的。

    梁田田一边去找韩爷爷商量这件事儿,那些伤药也继续做着。空间里药材不够就继续种,好在空间地方够大,药材成熟的也足够快,只是可怜她整日里歇不到,又没有个能帮忙的人。

    要是爹回来就好了。

    这样忙忙碌碌的,一个月后梁守山真的回来了,梁田田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赶在下雪之前,知府夫人用筹集来的银子赶制了一批冬衣送去了边关,一同送去的还有梁田田和韩家一起制作的伤药。

    韩恩举和金宝早就到了前线,好在有欧阳文轩的关系,他们两个也不用上战场,只是写信回来说,两人整日里也忙得够呛。金宝甚至跟大家说,很多时候连衣服都没时间换就睡着了,忙得时候饭都吃不上,更别提梳洗什么的了。看他明明很辛苦,可那字里行间都是掩饰不住的喜悦,大家伙也就放心了,愈发觉得金宝去了战场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儿。

    倒是韩爷爷,看了信心疼的不得了,直念叨着,“这小子,胆子愈发大了,等他回来,看我不拿板子抽的他一个月下不来炕。”嘴上说的凶狠,等孩子真回来怕是第一个舍不得的就是他老人家。

    金宝提起他看到过满囤一次,好在那次只是轻伤,让大家不要担心。

    梁满囤已经几个月没有家书送回来,收到这样一封信,大家难免担心。却也知道,眼下是鞭长莫及,担心也不顶事儿。

    虎子既羡慕金宝又担心二哥,恨不得冲去战场才好,可惜梁田田严格约束三个小的,谁都不能乱动。有了金宝离家出走的事儿,现在几个小的出去见朋友都有大批人跟着,着实是被看护起来了。

    从来不信鬼神的梁田田也开始祈祷,希望满天神佛保佑家人平安。

    日子就这样忙碌而紧张的过去,眼瞅着就到了冬底。

    梁田田想到去年这个时候,只觉得这一年过得特别快。这短短的一年间,似乎许多事儿都变了。

    念念的生日快要到了,小花这些日子也是忙得脚不沾地。梁田田忙着外面的事儿,梁家的事儿一下子都落到她这个大少奶奶头上。又要忙着梁家的那些生意,又要照顾念念,小花都要忘了,她已经一年多没有见过相公了。

    抱着开始牙牙学语的儿子,小花落泪了。

    满仓,也不知道你在沧州府是否有想我们母子?

    同一时间远在沧州府的梁满仓也在忙,为了肃清整个沧州府境内的土匪盗贼,他正在配合沧州府衙赶在年前处理了沧州府境内的隐患。

    凌旭去了前线,内卫的事儿几乎都是梁守山在管。爹整日里忙忙碌碌的,梁田田就尽量把家里的事儿都打点好。

    书院放假了,球球几个孩子都懂事儿,没有提想回老狼洞打猎,不过看这几天几个孩子经常围在梁田田身边忙前忙后的,梁田田哪里不知道他们的意思。

    “正好我要去看看凌伯父,你们几个要不要一起去啊?”想到凌旭的嘱咐,梁田田趁着这几天不忙,就想回老狼洞一趟。这一晃都快一年没见到凌伯父了,年底了,她不过去看看也说不过去。

    虎子最近心情不好,他本就不是个安分的性子。明明说好了夏天那会要出去游学,结果去花街喝了顿酒打了场架被禁足两个月,游学泡汤了;再之后金宝离家出走,他们反而被盯得紧紧的,就连平日里想出去城外骑马都很难。

    憋了这大半年,虎子心里不畅快,忍不住抱怨道:“姐你是去看公爹,我们跟着做什么。”语气冲的傻子都能听得出他不高兴。

    球球蹙眉,“虎子,怎么说话呢,找打是不是?”这样跟姐姐说话,也太没规矩了。球球刚要教训,梁田田摆摆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