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706亲事

    婆子脑袋晕晕乎乎的离开了梁家,只觉得自己的脑子突然有点儿不够用,以至于那两位主子说了什么竟然都有点儿记不得了。

    她只记得那两个主子说不出的贵气,比之家里的主子也不遑多让。

    等她出了梁家的大门才猛然想起,竟然都没看仔细那位梁家大小姐的容貌。更是错失了一个认证梁家是否是淳于家人的机会。

    梁田田无心去猜淳于家的下人怎么想,只是吩咐崔安去一趟县衙,放了淳于家那些下人。想来经过这一遭,他们不会再傻乎乎的跟踪他们家人了。

    小花收了账册,笑着道:“你这丫头,既然不想跟他们牵连,何必还让淳于家的人进门?”这正是小花不解的地方,梁家的事儿她如今都知道,公爹的意思就是冷处理,现在小姑子这态度她反而不懂了。

    “总要知己知彼才好,我怕……”不想让大嫂平白担心,梁田田摇摇头,笑着道:“也许只是我多想。”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儿她就是心里没底。这种感觉一路走来从没有过,仿佛要发生什么她没法掌控的事儿。

    小花早不是当初老狼洞那个为了一日三餐辛苦奔波的小丫头了,成为梁家的大少奶奶,独自管着大房这一摊事儿,小花早就不是当初单纯的小丫头了。

    “是不是怕没法拒绝。”小花这样笃定的开口,倒让梁田田措手不及。“大嫂你别担心。爹不会允许这种事儿发生的。”如果淳于家真的想要个人继承,那么如今被盯上的大哥只怕是不二人选。

    梁田田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大哥会成为别人家的人,这心里就挺不是滋味儿的。

    小花抿着唇,轻轻叹了口气。“什么都是命,我只是……”她拽住小姑子的手,“我只是舍不得这个家。”如果成为淳于家的人,未知的家庭,她总是有些惶恐。这个温暖的家更是让她舍不得。

    “别怕,不管什么时候。我们一家人永远都在一起。”梁田田拍拍她的手,给她加油。

    辽东府这边,淳于家一下子消停了。

    北方突厥人终于开始行动,袭扰了几次边境,好在大军早就过去,倒是没有太大损失。

    梁田田这时候收到二哥的家书。才知道北方战况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因为接壤的地方太多,军队也不能保护所有的人,辽东府百姓多有损伤。突厥人善于骑射,大乾朝的军队要是大批人马遇到他们还好,一旦军队分散。遇到他们很多时候招架不及,伤亡很大。

    好在梁满囤仗着一身功夫。还未受伤。

    梁田田加紧让人做了一批伤药出来,想想军队那庞大的数量,总觉得有点儿杯水车薪。空间里药材足够多,梁田田干脆让凌旭和顾顺府里的下人一起做简单的处理,剩下比较复杂的工序交给韩爷爷那边的人,这样速度还能快一些。

    这些日子许是受北方战争的影响,整个襄平城都是一片紧张忙碌。

    知府夫人组织了一次所谓的赏菊会。不过老早就放出风去是为了募捐。梁田田给出主意,索性动静闹的大一些。对这次募捐的结果张榜公布,对于有特殊贡献的上表朝廷。所以这一次不光是世家子弟,商户家的子女也可以参加。这一次的赏菊会几乎调动了襄平城差不多所有的富户。许多人家不差银子,却对这个扬名的机会很在意。

    梁田田让球球代表梁家捐了五百两银子出去了事,不多不少,谁也挑不出错来。私底下梁田田做出的第一批伤药已经让人送去了边关,第二批伤药也即将启程。

    梁田田整日里忙的跟个陀螺似的,恨不得把时间劈开两半才好。几个小家伙心疼她,都规规矩矩的。只是虎子私下里拉着球球抱怨。“真想像二哥一样去战场上赶跑那些突厥兵。”无意中让梁田田知道了,吓得够呛。

    虎子是突厥的王子啊。

    如果让他去跟那些突厥兵打仗,无异于自相残杀,这种残忍的事儿她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于是乎梁田田严格控制几个孩子出入时间,甚至不惜加派人手盯着,暗中也嘱咐球球看好虎子,不许他闯祸。就是怕虎子这孩子一时间头脑发热离家出走跑去打仗,那她才要哭死。

    结果虎子那没出什么事儿,金宝那孩子留了一封书信离家出走了。

    梁田田和韩爷爷看到书信的时候差点儿气死。

    “什么叫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他一个还不满十三岁的孩子,朝廷打仗跟他有什么关系,真是要气死我了。”韩爷爷气的摔了最喜欢的紫砂壶,拍着桌子大吼,“来人,给我去追,现在就给我去。”一个个的,离家出走都当了便饭了,太没有规矩了。

    梁田田很自责,“韩爷爷您别生这么大的气,我已经让人去找了,金宝想为国家做些事儿也是这孩子善良,他之所以不告而别也是怕咱们不同意。”这孩子平日里向来乖巧,没曾想胆子这么大,竟然就敢冒生命危险去战场。

    玄烨拍了一把大腿,“这小子,一定是听我感慨前线军医不够,这才跑去的。”那还是他收到欧阳文轩的信,知道战场的情况,无意中提了几句,谁曾想金宝就当真了。

    “军医不够也有朝廷想办法,他一个孩子能帮上什么忙?”到底顾念着六皇子的身份,韩爷爷语气缓和不少。“还算这小子不是太笨,知道找世子去。”不然他才更担心呢。

    “爷爷,金宝这次去历练一番,也不见得是坏事儿。”韩恩举给爷爷倒了杯茶,“金宝从小学医刻苦,虽然小,医术却不错,缺的就是经验,这次过去也许能更进一步也说不定。再说,他在军中有世子照顾,总不会有危险的。”他顿了顿,欲言又止。

    韩爷爷怪异的看了他一眼,“恩举,你不会也想去吧?”知孙莫若他这个爷爷,祖孙两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哪里还不知道孙子的想法。

    “爷爷,府城这边有您在,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韩恩举笑笑,“再说,世子爷也在那边,还有梁叔和满囤,现在金宝也去了,我也想为朝廷尽力。”

    “罢了,于公于私你都该过去,那就去吧。”韩爷爷竟然答应了,这让大家都很诧异。

    玄烨愣了一下,看了一眼球球。球球凑过去道:“韩大哥,这于公我们知道是为了朝廷,于私是为了什么?”他笑眯眯的,“韩大哥是为了二哥和金宝吗?”总觉得大厅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怪怪的,他看看韩爷爷,又看看韩大哥,最后目光落在姐姐身上。可惜,梁田田也是一脸迷茫。

    韩恩举看了一眼梁田田,眸子里难掩的落寞。

    梁田田一怔,直觉不对劲,却是下意识的避开了他的目光。

    韩老爷子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暗自叹息一声。

    罢了,是该让孙子彻底死心了。

    “忘了告诉你们,你韩大哥定亲了。”韩老爷子一句话,屋子里众人都愣了。还是梁田田最先反应过来,“恭喜韩爷爷了。”又看向韩恩举,由衷道:“恭喜韩大哥了。”

    “韩大哥定亲了?”球球小嘴动了动,一脸怪异,“女方是谁家的?”韩大哥不是一直喜欢姐姐吗?等等……球球突然瞪大眼睛,“韩大哥不会跟文轩大哥家的人定亲吧?”

    梁田田脑子里一下子闪过一张文静的脸——欧阳文惠——她及笄礼上的赞者。

    “球球还真是聪明,你韩大哥同世子的堂妹定亲了,你们都见过的,就是田田及笄礼上的文慧姑娘……他们在京城就见过,我瞧着那姑娘不错,两人已经下了婚书,年底就成亲。”孙子都弱冠之年却还没有成亲,他都要坐不住了。

    “原来是文慧姐姐,真要恭喜韩大哥了。”没来由的,梁田田松了口气,这句祝福是衷心的。欧阳文惠那丫头她虽然只见了一面,却看出那女孩真是有世家风范的,出身定远侯家,这样的姑娘嫁到韩家,才是真的门当户对。

    不知道怎么的梁田田又想到了欧阳文轩,那家伙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定下来。战场上刀剑无眼,只希望他能平安归来。

    韩恩举一脸苦涩的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恭喜他,只会让他心里说不出的压抑。

    她竟然真的连一丝都不曾对自己动心,那自己这么多年算什么?

    这一刻韩恩举凝视梁田田那张愈发出尘的脸,这张脸他看了快八年,明明早就印在了脑海中,却说不出的陌生。

    有时候他在想,他到底是喜欢田田这个人,还是因为当年那个冬天,他恋上了梁家那暖心的氛围?因为从小就奢望父母兄弟间的亲情,所以在看到他们兄妹相信相爱后就被感动了吧。不然为什么在她拒绝自己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呢?

    大厅门口突然走进一个身影,轻笑道:“大家是在欢迎我吗?”

    凌旭!

    梁田田猛然抬头,像是漫天的乌云被吹散开,只是瞬间笑容就在脸上绽放。

    韩恩举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一辈子,她永远都只爱那个叫凌旭的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