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705淳于家的动作

    像,真是太像了。

    即使辽东府那边调查这位年轻县太爷的人还没有回来,可淳于策还是敢断定,眼前这个沉稳有度的年轻县令就是老爷的孙子。

    淳于策从小跟着老家主身边,当年更是看着作为庶子的梁守山长大的,在梁满仓眉宇间很容易捕捉到跟小主子的相像之处。

    淳于策暗自感激老天,这真是天不绝淳于家。

    “淳于先生从西域带来的货物就快售完了,也快回去了吧。”梁满仓并没有拿捏着县官的分寸,对方愿意跟他演戏,他也就做足了一个好友的态度,看似关心却语气疏离。

    “听说梁大人已经成亲了。”淳于策开口,到底顾忌梁满仓的身份,不敢放肆。

    梁满仓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是啊,年前喜得一子,取名梁崇。”这一刻不知道怎么的,他突然心疼自家爹,长子的事儿就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

    你们淳于家当年不是抛弃了爹吗,现在后悔了吧。

    可惜,梁满仓没有看到失望,反而是淳于策,一脸由衷的欢喜。“那可真要恭喜梁大人了。”如果这人真是淳于家的孙子,那老爷岂不是连重孙子都有了,这可真是四世同堂的大好事儿啊。

    梁满仓微微抿唇,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矜持又让人不容忽视。

    小小年纪进退有度,这正是淳于策看好梁满仓的地方。这样的人才配得上淳于家主的身份。或许做了淳于家主就要牺牲掉一些东西,不过他不认为梁满仓的牺牲有什么不妥。要知道淳于家在西域可是绝对的大家族。掌握了淳于家要比掌握了整个沧州府权利更大。

    梁满仓或许出色,小小年纪就已经是举人,更是得了恩宠成为县令。可那又如何,他没有世家的身份,背后没有人,这一辈子难道还能从小小的七品县令做到一洲一府最高长官不成?就算是那样,怕也无法和淳于家的权利相比。何况朝廷有意重审当年的案子,淳于家可是公侯之家,哪里是普通百姓可以比的。

    所以他从未担心过这些。只怕是空欢喜一场,眼前之人并不是他要找的人,那才真是遗憾。

    明里暗里跟了梁满仓两个多月了,淳于策很清楚这位县太爷的确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兴水利、改农田,引进新作物。本来的贫困县一年不到的时间竟然被他经营的换了一个模样。这也更让他肯定,这位县太爷只怕寒门子弟出身。不然那些农活哪能随手就来。

    一次无意中惊马下救人,淳于策意外发现这位县太爷竟然有一身不错的功夫,这让他看向梁满仓的目光更是充满了喜悦和别的一些什么情绪。这也让梁满仓愈发抵触,渐渐的甚至有些避开跟淳于策的接触。

    就在梁满仓在沧州府同淳于家的人别扭的时候,梁田田在府城也开始头疼了。

    淳于家的人可真是阴魂不散,派人跑去二哥军营那边盯了半个月不提。如今竟然开始盯上他们家了。

    这可真是无知者无畏,内卫的人都敢盯着。

    青山书院新学期开始。孙维仁那家伙却被催回了京城,没办法梁田田临时来代课,自然还是当初“淳于先生”的装扮。

    被人跟踪了几天,梁田田什么好脾气都没了,所以在崔安再次来请示她该怎么办的时候,梁田田直接下令,“都抓起来。扔到襄平县衙去。”

    球球和虎子已经听说了爹的事儿,正好今儿球球跟梁田田坐车。就笑道:“要是我直接扔到内卫去,那边手段多,去了一趟保管他们就老实了。”哪里看不出姐这是给爹出气,不然明知道对方没有恶意还这样不客气扔到大牢去干吗。

    被禁足了两个月,球球性子倒是没改变多少,看着在梁田田跟前依然嬉笑玩闹,但人前却愈发让人琢磨不透了。

    “内卫又不是咱们家的后花园,哪里能随便塞人过去。”梁田田摇头叹息,“爹出门都半个月了,希望不要节外生枝才好。”入了秋,北方突厥异动,听说今年夏天那边大旱,草场枯萎,牛羊死伤多半,只怕那边这个冬天不好过,边境又不安稳了。为此凌旭都已经进京一个月了。

    最近襄平城里人心惶惶,青山书院的同窗们也谈论起朝廷的事儿还有北边的事儿,球球他们也不是小孩子,隐隐也受到这气氛影响,一下子像是长大了许多。

    “姐姐你别担心,二哥写信不是说,他们的队伍都要去北边了吗。朝廷在辽东府放了重兵把守,不会有事儿的。”球球小意安慰着,却没有让梁田田放心。

    “二哥刚刚当上小旗就去北边,他可从来没上过战场,那突厥兵是那么好对付的吗?”到底举人的身份没藏住,梁满囤一身出色的功夫更是为他赢得了一个从七品的小旗官做。虽然官职很低,却是多少人一辈子都别想得到的,这里面在做官的三叔梁守林有没有起什么作用就不知道了。

    “还是二哥厉害,去了军营不到一年就当了官了。”球球有些羡慕,却从未想过要从军。

    “二哥也是辛苦,你没见三叔来信说二哥在军营里与普通士兵同吃同住,那边吃喝可没家里好,也不知道二哥现在什么样了。”梁田田每每想到这两个在外的哥哥,就是一阵心疼。

    “三叔不是要和二哥一起去北边吗,姐,咱们去韩大哥那要些外用的伤药,回头让文轩大哥捎去吧。”欧阳文轩这一次也要带兵去边境,这一下子熟人好像都去北边打仗了。

    梁田田觉得,太平日子过久了,都有点儿忘记了这里还是一个战乱的年代。刚来的时候老狼洞就是经过了战火的洗礼,爹刚回家之处也是,这才过了几年太平日子,就又遇到了这种事儿,这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安稳下来?

    “不如多配一些药送去,打仗只怕用药的地方就多了。”梁田田想到空间里那大批的药材,突然想做些什么。

    想到就做一向是梁田田的原则,不过这事儿还得韩爷爷同意,毕竟药方是人家的。

    没想到老爷子很通情达理,一听说这事儿当即表示道:“我们韩家出人、出方子,田田你要是提供药材就更好了,半个月内肯定能有一批伤药送去战场。”这利国利民的大事儿,又有六皇子在这看着,韩老爷子自然不会藏私。

    梁田田知道这做药的过程不会太容易,当即表示道:“简单的步骤怎么做韩爷爷您说,我让家里的下人先处理好了再送过来,也能为您这边分担一些。”

    韩老爷子也没客气,当即跟梁田田敲定一些细节,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做药的事儿就如火如荼的展开了。

    几天之后,梁田田收到了淳于家的拜帖。崔婆婆解释道:“知道现如今是大少奶奶和小姐在家,淳于家来的是一个婆子。”还挺懂规矩的。

    梁田田点点头,“我去大嫂那,让人进来吧。”她也想看看那人是什么心思。

    等淳于家的婆子进来拜见的时候,也被梁家的大手笔给震到了。富贵不是显摆在表面上的,梁家宅子里一草一木都是凌旭精心挑选的,内宅的器物更不是普通有钱人家就能买到的。以梁家今时今日的地位,很多看似普通的东西摆放在那,有眼界的一眼就看得出。

    梁守山的身份普通人不晓得,可是辽东府官场基本上都知道。淳于家派出来的人到了辽东府也有些日子了,自然已经打探到了。

    那婆子起初还不大相信,现在看到梁家的内宅,那些训练有度的丫鬟、婆子一看就不是寒门小户能有的。

    到了梁满仓他们的院子,那婆子偷眼打量,两个小丫鬟规规矩矩的站在门前,看到她来也只是淡然的看了一眼,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刻意穿戴起来的金银之物。

    “大少奶奶、大小姐请您进去。”崔婆婆出来,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

    那婆子看了一眼,发现这梁家跟自己想象中的愈发不一样。

    小花和梁田田就在屋里接见了那人,彼时他们正在对账。那婆子进屋的时候就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道:“晓庄那三百亩地依旧种了香瓜,那些新开垦的山地还是种红薯,新种的果苗让下面的人看好了,毕竟上千亩的田地,糟蹋了实在可惜。”顿了顿又道:“妹妹你看这样安排如何?”

    “不过是一些田地,大嫂喜欢,怎么都好。”梁田田背对着门口坐着,冲小花挑挑眉,这话她当然是故意说得。

    小花脸上挂着淡淡的笑,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一身天蓝色的裙子层层叠叠的铺展开,与头上红宝石的首饰相映成辉,整个人贵不可言。

    再看看对面的梁田田,一身鸭蛋青的裙子清清爽爽,头上只是一根乳白色的发钗随意别着,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那简单的饰品之后难掩的贵气。

    婆子一进屋就被两人的气度给震撼到了,脚下放了一个垫子,崔婆婆淡漠的声音响起,“跪!”(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ps:淳于家是本文开篇就安排下的伏笔,希望亲们喜欢【我不得不说,小花是个有大福气的人(*^__^*) 嘻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