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704西域变故

    一身墨色的长袍把少年的身躯衬托的修长挺拔,剑眉星目整个人比离家时多了几分锋芒,看起来却愈发沉稳了。

    梁满仓拿着拜帖深思。

    西域淳于家?

    他努力在脑子里搜索这个家族,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去查查,县内哪个家族与这个淳于家有关系,再去查查,西域淳于家是何等人。”少年一脸平静无波,根本让人看不出什么。

    小厮子墨领命,躬身退下。

    书房里只剩下一个人,梁满仓蹙眉沉思,眉宇间终于有了一丝焦虑。

    淳于家?

    他隐隐记得,当年小妹曾经提起过这个姓氏,那是小妹伪装去卖香瓜。当时他们兄弟都没有多想,以为不过一个随意的起的姓名罢了。

    今天突然有淳于家的人找上门,是巧合还是什么?

    梁满仓想了想,提笔写了一张小纸条,密密麻麻的小字卷成了一个小桶,随即塞到一个小铁桶里。

    县衙的后院,因为没有家眷,基本上都是闲置的,平日里一个下人也没有。

    梁满仓掏出脖子里一个哨子,冲着天空吹了一阵,没多久一只鹰落在他带了护腕的手臂上。

    拿出准备好的肉条喂给那小家伙,梁满仓把信挂在那鹰的爪子上喃喃自语,“可就指望你了,可别给我掉链子。”又吹了一个指令,那鹰扑闪两下翅膀转瞬消失。

    子墨回转,梁满仓吩咐下去。“那个淳于家再来人先拖住,就说我下乡抚慰那些被山贼惊扰的村民去了。”且先等等家里那边的消息再说。

    梁田田正在房间里看书,突然一声鹰鸣传来,惊得她猛然起身。

    是她养的小乖,当初送给大哥了。大哥被山贼所伤都没派回来,沧州府这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院子里丫鬟一脸惊讶的望着梁家上空盘横的鹰,梁田田把人都赶出院子,空间里的气息放出去,鹰就乖顺的落下来。

    “小乖。”梁田田摸摸这只当初意外闯入空间的小东西。翻手给了它一块肉干,随即解下爪子上的信。只看了一眼,梁田田就招呼道:“去看看,老爷是否在家?赶紧让人出去找。”淳于家?梁田田想到爹的家族,脑子嗡嗡响。

    该死,淳于家找上大哥所为何事?

    难道是知道爹还活着?

    知道梁家如今的身份。想要投靠?可听爹说他们在西域过的很好,依然是大家族,那现在这是……

    梁田田想不通,等到自家爹回来,这么一会儿功夫嗓子都哑了。她不是遇到点儿事儿就静不下心来的人,实在是大哥一个人在外面对不知名的敌人。她想想就不安心,恨不得飞到大哥身边亲自守着他才好。

    淳于家。可千万不要再闹出什么事端才好。

    梁守山到家直接来了内宅,“丫头,出了什么事儿?”闺女这样十万火急的往回找人的时候可不多。

    “爹,去书房。”

    两人到了书房,梁田田嘱咐人守住门,任何人不许进来,直接拉着爹进了空间。

    “丫头。到底怎么了?”梁守山看到闺女这样慎重,心都提起来了。“你怎么又随便动用这宝贝?”太危险了。

    “爹。你先看看这个。”其他的回头再说。

    梁守山接了那纸条一看脑子就是嗡的一声,“他们怎么找到了满仓?”自己这么多年根本没有露面,就算是淳于家找上门,那也该找到自己,怎么找到了满仓?

    “爹,你当年说的家,就是这个淳于家吧。”梁田田笃定的语气让梁守山措手不及。“是。”这个时候什么伤心、自卑已经顾不得了,儿子的安危才是第一位的。“丫头你是怎么跟满仓联系的,不行,我得好好嘱咐嘱咐你哥。”梁守山脑子虽然有点儿乱,可还是很快就想明白了。“咱们首先要弄明白他们要做什么。”

    梁田田点点头,既然知道淳于家是谁就好办了,其他事儿她都清楚,也就明白爹作为庶子的尴尬。

    “他们这样找上大哥,左右不会是因为山贼的事儿。爹,这件事儿只怕还要从淳于家族内部入手,至于大哥那边,我看还是先拖着吧。”梁田田完全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来看待这件事儿,她跟这个家族可没什么感情,更没有归属感。这想法就通透的多。

    梁守山点点头,“我这就去找凌旭。”凭借内卫的势力,想要插手西域的情况,无异于痴人说梦。这件事儿还得凌旭出马,锦衣卫那边才会给面子。

    梁田田把那信从新卷好了给那鹰带走,心里祈祷着,千万别是什么大事才好。

    有些事儿只是彼此不提,并不等于不知道。

    可当凌旭听到岳父大人口中吐出“淳于”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还是震撼了一下。前世今生许多疑惑不解的片段交织在一起,凌旭猛的起身。

    “您是淳于家的人?”他脑子嗡嗡响,突然就知道当初那四年岳父大人为何离开,又怎么会莫名其妙到了突厥王庭,只怕跟这个家族都脱不了关系。

    事到如今梁守山也没有好瞒着的,简单把当年的事儿说了两句,轻声道:“淳于家的人突然找上满仓,我不放心。小旭,这件事儿还得你出面查查。”

    凌旭脑子有点儿乱,就没发现岳父大人语气的随意,是完全把他当成自家人来说的。他摆摆手,“您老让我想想。”他把这阶段所有的事儿集中在一起,又联系前世的事儿,脑子里隐隐有了一个脉络。

    梁守山也不说话,就安静等着他。

    “梁叔,如果我猜的没错,只怕还跟陛下要重审二十五年前的案子有关。”凌旭一下子就想明白了,二十五年前,淳于家族同几个家族被人举报谋反,却因为证据不足没有被朝廷斩草除根。彼时陛下还不是当今这一位,几大家族同时被发配西北,并严令几大家族之人不许为官,更不许擅自离开西域。

    因为没有被抄家灭族,几大家族二十几年的经营,竟然隐隐成为了西域一股强大的势力。

    如今陛下刚刚透出风声要重审二十五年前的案子,淳于家族的人就找到满仓,这件事儿要说没有关系,打死凌旭都不信。

    “可他们怎么知道满仓的?这件事儿又跟满仓有什么关系?”这正是梁守山想不通的地方,如果淳于家族有什么事儿,不应该先找他吗,怎么反而找到了长子的头上。

    凌旭苦笑,“这个,只怕只有淳于家的人知道了。”他们谁都帮不上忙,眼下只有满仓自己去试探了。

    事实上满仓在接到爹的信时并没有太多的意外,他们都知道爹当年的事儿,只是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突然被淳于家找上门,他隐隐就猜到了几分。

    拖了那淳于家的人十几天,梁满仓终于选了一个日子见了对方。

    对方只是淳于家的一个管家,不过以淳于家在西域的地位,一个管家也不是也不是普通角色。事实上也是如此,这管家面对梁满仓态度不卑不亢,不像是下人,倒像是商人一样来见了梁满仓。

    本以为第一次见面对方会谈些什么,没曾想那人除了表明身份竟然只是跟梁满仓吃了一顿饭。这样的态度,让梁满仓愈发弄不清楚对方的意图,不过他知道爹那边在加紧调查,也就不动声色。他相信,是狐狸早晚会露出尾巴的。

    果不其然,没过几天,那管家竟然“偶遇”外出的梁满仓。

    在对方眼里,似乎并没有把这位县太爷放在眼里,竟然如同老友一般邀了梁满仓喝茶。

    梁满仓也存心试探多方,结果一来二去,这人竟然真如同朋友一样时不时出现在梁满仓面前。

    每每看到这个差不多能当自己爷爷的人那故作轻松的语气跟他聊着家常,梁满仓总有一种违和感。

    终于在一个半月以后,梁满仓再次收到爹的信,隐隐猜到了什么。

    西域淳于家族嫡子已经于十几年前过世,淳于家唯一的孙子也于去年病逝。白发人送黑发人老家主卧病在床。一些旁系家族争夺家主之权,淳于家嫡系一脉已经是后继无人了。

    年前淳于家的下人在沧州府遇到当时还在微服的梁满仓,意外发现他竟然跟老家主很是相像,有人开始想到淳于家当年的庶子,这才派了这个淳于家的老仆过来接触。

    梁满仓得了信只觉得哭笑不得。

    淳于家的主母当初为了一个私心抛下了优秀的庶子,结果淳于家如今主脉没有了后继之人,而他们家……想到自家兄妹繁多,爹年纪轻轻,梁家更是有了长房长孙,这可真是一个讽刺。

    爹现在,只怕心里很难受吧。

    梁满仓想到当年回归之后就对他们兄妹百般呵护的爹,有些不忍。

    不过他到底是梁家的子孙,当年爷爷收留了爹,那是上过族谱的。至于那个淳于家,让他见鬼去吧。凭什么他们有难了,他们梁家就要去帮忙?

    天底下没有这等好事。

    他这样赌气的想着,心里却不平静。

    事情真的能这般容易解决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