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703深意

    梁田田一连几天没去前院,四个孩子被晾着,罚也不罚,理也不理,这样的日子更让人煎熬。

    所以几天后凌旭暗地里找到玄烨,询问这件事儿的处理结果时,玄烨咬着牙道:“严惩不贷!”

    凌旭意外这样的结果,可想到堂堂六皇子竟然差点儿被人当兔子捉走,也就理解了。再加上两个小舅子受伤,于公于私,这件事儿凌旭都没有轻饶。

    大半个月过去了,四个人身上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可梁田田还是一点儿表示都没有,四个孩子彻底毛了。

    虎子拽着球球嘀咕,“小哥哥,会试就要开始了,咱们还去不去京城看热闹了?”

    金宝忍不住泼冷水,“还去看热闹呢,先过了田田姐这关再说吧。”他欲言又止,看了一眼玄烨,嘀咕道:“京都比襄平城还复杂,就你们这性子,去了只怕更能闯祸了。”玄烨很认真的点点头,看的兄弟两个一脸郁闷。

    这天傍晚,用过了晚膳,四个小家伙一起来见梁田田。

    崔婆婆把人拦住了,“四位少爷请回吧,小姐已经睡了。”

    球球一愣,虎子这孩子没心没肺的道:“姐吃完饭都不会马上睡觉的,不是说会发胖吗?”

    梁田田在屋里气的握拳,这话他倒是记得清楚,愈发肯定不能惯着他们了。

    一连三天都被拒之门外,几个孩子就彻底明白了。感情姐姐这气还没撒。不肯原谅他们呢。

    这天吃晚饭的时候没看到四个孩子,梁田田想着大概又有应酬,就没在意。倒是梁守山吃了饭留下她,叮嘱道:“那几个小子吓得够呛,我看他们也吃了苦头,差不多就行了。”

    “他们跟爹求情了?”梁田田得到肯定的答复,却坚持的摇摇头,“有些毛病不能惯着。”这事儿多玄乎啊,不提旁的。去花街首先就不对,再者玄烨的身份,如果真有个好歹,别说梁家,整个辽东府都跟着倒霉,她现在都够心疼他们的了。

    梁守山笑笑。“那也别打了,你知道的,玄烨他,到底不一样。”

    梁田田点头,她其实也没想好怎么罚。有玄烨在,打肯定是不好下手的。再说弟弟伤的那么重。没把她心疼死,哪里舍得再大。

    倒是梁守山低声跟她说了两句。梁田田踌躇的点点头,“这一下弄不好他们倒会记恨我了。”

    “没办法,事关机密,他们不能知道,我也不想他们出事儿,只好委屈闺女了。”梁守山拍拍她胳膊,“总是委屈你。”

    梁田田摇摇头。“一家人,爹说这些就见外了。”等回去的路上看到堵在身前的四个弟弟。梁田田想到爹嘱咐的事儿,得意一笑。却故意无视的走过去。

    球球和虎子对视一眼,叹气的拦住她,也不知道从哪儿抽出一根藤条,举着规规矩矩的站在她身前。

    “姐,我们知错了,姐罚吧。”四个孩子躬身行礼,知道梁田田不喜欢人跪,都规规矩矩的站着。

    “真认罚?”梁田田嘴角微翘。正愁着没办法解决呢,可不就送上门了。

    “真的。”球球咬牙,知道这打多半还是他挨的重。

    “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梁田田故意面沉似水,“要是觉得我罚的重了,或者你们可以不认罚。只是一条,以后也不必叫我姐姐了。”

    听她说的严重,球球委屈唤了一声,“姐……”那千回百转的叫声,让玄烨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道:怪不得球球敢闯祸,这小子绝对有恃无恐。

    “既然知道错了,你们都这么大了,我也不打你们。”梁田田顿了顿,明显看到几个弟弟一脸受宠若惊的笑,心底暗笑:一会儿你们知道我怎么罚,只怕就笑不出来了。“我只一点,你们要是做不到就算了。”

    四个小子一听不用挨打,忙不迭的点头。“但凭姐姐吩咐。”倒不是他们怕打,实在是姐姐的打不是那么好挨的。梁家的规矩,去衣受杖,只一条就够让人没脸了。

    “这可是你们说的。”

    梁田田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们,“禁足两个月,除了正常去书院读书,哪里都不许去。接下来的两个月我会给你们安排好要学的东西,都给我老实待在家里。”

    玄烨和金宝倒好,球球和虎子一想到接下来要去的京都,傻傻的看着她。“姐,禁足还怎么去京都游学?”虎子傻傻的问道。

    球球苦笑一声,“姐,是不是罚的有点儿重了?”就算是他们这次做错了,可姐姐明明答应的事儿,现在又出尔反尔的,他有点儿委屈。

    梁田田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绕过他们大步离开了。声音老远传过来,“我说过,你们可以拒绝。”

    球球浑身一震。

    拒绝了就是不认这个姐姐,他哪敢啊。

    “是!”冲着姐姐的方向躬身行礼,起身的时候眼圈就红了。

    凌旭陪着梁守山站在远处,把这一幕看在眼里,抱怨道:“梁叔,您让田田做了这恶人,不是欺负她吗。”这四个孩子不得恨小丫头吗。他们哪里知道,这都是为了他们好啊。

    梁守山斜睨了他一眼,“怎么,我该让你去做这恶人呗?”明知道凌旭是心疼闺女,可就听不得他这酸溜溜的口气。感情就知道田田是他的未婚妻,以为就他凌旭会心疼人?他这个当爹的心里更不好受的好不好。

    凌旭没顶嘴,只是跟受气小媳妇似的哀怨的看着他。

    自己说什么了?

    感情这无名火都撒到自己身上了。

    远远的看到四个孩子凑在一起,似乎在互相安慰,梁守山转身回了书房,凌旭连忙跟上。

    到了书房,梁守山不再托大,而是跟凌旭平起平坐。

    “这一次借力打力,让二皇子和三皇子的人损失惨重,不会怀疑到咱们内卫头上吧?”梁守山不得不承认,凌旭这个人,本事的确大。人在京都待了两个月,却借着辽东府和沧州府的事儿让两个皇子斗起来,最后元气大伤。皇帝更是借此铲除了不少人,如今那些人的位置,只怕都被皇帝自己的人填补上了。

    凌旭笑笑,“布局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这一刻,自然不会被人发现。”他笑的顽皮,“五皇子玄庆琢看不惯两位皇兄,那两位皇子,只怕现在还以为是五皇子陷害了他们,现在渔翁得利呢。”凌旭想想自己这一招借力打力,也不禁高兴。

    梁守山失笑。“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现在看着,二皇子和三皇子争斗,最大的赢家就是五皇子玄庆琢,他们怀疑五皇子也是有理由的。”大皇子早夭,二皇子和三皇子两败俱伤且被皇帝训斥,六皇子年幼,母妃势弱。现在看起来五皇子这个母亲是贵妃,外祖父又是镇守西北的大将军,自然就是皇位的有力人选,二皇子和三皇子不怀疑他就怪了。

    梁守山有时候也是搞不明白皇帝,明明这几个儿子都很优秀,怎么皇帝就看好了没有什么出彩地方的六皇子。

    他把这番猜想说给凌旭听,就看到那小子一脸高深莫测的笑意,只说了几个字。“陛下春秋鼎盛。”这几个皇子巴巴的惦记着皇位,岂不是变相惦记皇帝死吗。这岂能不让皇帝忌讳。

    何况,皇帝也是人,是人就会有私心,这喜爱与否从来与聪慧与否没有关系。

    事实上,六皇子玄庆烨也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凌旭想到前世这位做皇子时向来平庸的六皇子励精图治,上位之初韬光养晦,十年后开疆拓土成就了大乾朝的丰功伟业,想想就让人振奋。那个时候谁还记得当皇子时的平庸,只会说他那是懂得把握时局,小小年纪就深不可测。

    “现在五皇子一家独大,陛下就不怕去了那两位养肥了这位?”那会儿就算是陛下有心传位六皇子,都不能够了。

    凌旭摇摇头,“陛下有自己的考虑。”他用茶水在桌子上画了一幅大乾朝的地图,重点在西北的地方涂抹了一下。

    梁守山亲自到过西域,当即一惊。

    “陛下想要西域?”这野心也太大了。

    西域,一直以来都对大乾朝若即若离。那边跟大乾朝的统治不同,看着是归大乾朝统治,实际上却是由几个大家族把持着,大乾朝的官府很难插手进去。

    梁守山深深的看了一眼凌旭,“你没会错意吧?”那西域岂是那么好掌控的,历来多少任皇帝想要控制西域,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

    凌旭笑笑,作为重生者,还有谁会比他更了解陛下的意思呢?

    “梁叔以为陛下打压二皇子、三皇子,却把五皇子留下是为了什么?”

    梁守山一点即透。

    是了,五皇子的外祖父是镇守西北的大将军,在西北势力极大,陛下如果意在西域,留下五皇子这步棋显然用意极深。

    “看来朝堂上那些墙头草的方向又要变了。”梁守山摇头失笑,“陛下的心思还真是难猜啊。”谁曾想惩治了两位皇子的背后竟然还有如此深意。

    “陛下有意重审二十五年前的旧案。”梁守山浑身一震。

    与此同时,沧州府一处县衙,一行人叫响了县太爷家的大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