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701受伤

    辰官儿长的小,是因为从小身体不好,可他竟然只比梁田田小了半岁。身子骨差还是次要的,这孩子,一看就是疏于管教,脾气秉性太差,一点儿不像是十四岁的孩子。

    见多了人中龙凤一般的梁家子弟,再看这样不懂事儿的孩子,梁家人都摇头。

    梁田田听说了一些舅舅的事儿,小有薄产,人品却不怎样,最后犯了官司被砍了头。

    梁田田当时在书房外听到的那些话也是有原因的。

    辰官儿知道姑父是大官,可他竟然没有救爹,在他看来就是姑父害了爹。刚被带到这个家,辰官儿闹别扭,梁守山气的无奈才揍了他。

    晚饭后梁守山叫梁田田去了书房,犹豫一下让小花和两个儿子也过去了。正巧婆子说念念饿了,梁守山就放小花回去了。

    “爹,可是为了表哥的事儿?”球球很乖巧,直接道:“家里多个人也热闹,表哥应该也读书了吧,不如跟我们一起去青山书院读书,我们会照顾表哥的。”还没等梁守山说话,他就已经把话都说了,显然是不想长辈为难。

    “青山书院?他?”虎子明显不喜欢这个新来的哥哥,哼了一声,“不是我说,你们看他那个骄纵的样子,吃个饭都挑三拣四的,真当自己是什么少爷啊,比我们还挑剔,玄烨哥都从来没说过什么,我就不喜欢他那个张狂的样子。爹,他这样。去书院还不得天天惹事儿啊。再说书院可不许走后门,爹你别想往里塞人,那只会让院长为难。”

    还没等梁守山说话,球球抬脚照他屁股就踹了一下,“怎么跟爹说话呢,没规矩。认错。”

    虎子撅着嘴,“爹我错了。”一副不高兴的模样,随即就道:“爹我不是冲你啊,我就是看那个什么表哥。不像是老实的,他可不比玄烨哥,哪里有一点儿当哥哥的样子。”

    “有没有那也是表哥,舅舅都没了,就剩下这么一个表哥难道还让爹送走?那整个辽东府的人该怎么讲究咱们家?”球球小大人似的教训着,“再说表哥这么小。也该读书才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功名?”又把问题抛给了自家爹。

    梁守山摇头,“他是在私塾读了书,不过还没考取功名。”这个外甥的确让他挺为难的,都怪那个大舅哥,好好的一个孩子给娇惯坏了。

    “连功名都没有。想进青山书院,花银子都不成。”球球一脸为难。“要不这样,干脆咱们花钱请了先生在家教表哥?”他大眼睛转了两圈,冲梁田田使眼色。

    旁观者清,梁田田哪里看不出他那点儿小心思。明着是教训虎子,这个表弟只怕球球也不喜欢呢。也是,梁家孩子向来规矩,又上进。遇到这样不懂事儿的,不喜欢也正常。

    梁田田心道:你们还没看到那个辰官儿在书房里把爹当仇人似的。不然只怕更不想留下他。

    “就算是青山书院不能进去,也不能单独请先生。你们都在书院读书,单独把他拘在家里,辰官儿会有想法的。”梁守山也为这个外甥为难,“算了,我明儿出去看看,先寻一个书院让他读书,将来考取了秀才,花银子把他送入青山书院也是好的。”青山书院最低门槛也要是秀才,否则就是花钱也是无用。当然了,玄烨的情况又是特殊。像是辰官儿,梁守山却不想用特权。

    “送入普通私塾倒是可以,问题是,没有个人盯着,表哥那性子,能安心读书吗?”球球没提那人会不会闯祸的事儿,只说这读书,知道爹会考虑的。

    梁守山叹了口气,梁田田笑着道:“爹怎么忘了墨轩大伯的书院,那书院在乡下,清净又安全。墨轩大伯可是教了大哥、二哥还有球球和虎子,学问不说多好,在教育子弟方面怕是没有比墨轩大伯好,我倒是觉得,表弟去墨轩大伯的书院学学挺好。”有些话球球不方便说,她这个当表姐的就好办了。“我看辰官儿对爹颇有微词,彼此分开冷静一下对大家都好。”

    梁守山点点头,“说得不错,辰官儿那孩子……”他叹了口气,“等他适应几天,我就送他去墨轩大哥那。”这件事儿就算定下来了。

    球球冲虎子挑挑眉,兄弟两个难掩得意。

    梁守山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笑骂了一句,“我就说怎么这么别扭呢,感情你们兄弟两个算计我呢,是不是这许多时日没打,皮子紧了?”

    “爹,哪能啊?”虎子蹭的窜过去挤到他怀里,“我们可想爹了,这不是怕爹为难,替爹分忧吗。爹难道不喜欢虎子了?人家都说老儿子、大孙子最遭人疼,爹不会有了表哥就不喜欢虎子了吧?”

    “说的什么混话?”梁守山在他额头弹了一下,“倒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不是想出去游学吗,那也得让我觉得你懂事儿了才行。”

    “爹,我很懂事儿的。”虎子挺起胸膛,似乎想要证明自己是个大人了。

    “你不想参加会试不要紧,其实你们年纪还小,乡试本来我都不想让你们这么早参加。你小哥哥不是要参加会试吗,那你就先跟着去京城游学,可以顺便去看看你大哥,这样出去玩也能大半年,别跟爹说不够你出去疯的。”

    “够了够了。”虎子抱着梁守山的脖子撒娇,“爹最好了。”

    梁守山再次提到不希望他们这么早参加会试,球球迟疑道:“爹,要不我也不参加了,其实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他还没小,就是三年后再参加,年岁依然很小。

    “爹知道你想参加,去吧。”梁守山不会太过干涉儿子,知道他从小就要考状元,又哪忍心不让去,只提醒道:“这次会试可是全天下的读书人,球球你要摆正心态,状元不是那么好考的,你读书毕竟少。”一番话说的球球犹豫了。其实这段日子他也在考虑这件事儿,他真的能一下子考中状元吗?

    从爹的书房出来,球球下意识的跟姐姐往内宅去。梁田田看时候还早,也没拦着他。等回了屋,让人热了羊奶给球球,“怎么了?是拿不定主意?”

    “姐,我没把握。”球球一脸挣扎,“我……”

    “不想放弃这次机会,却没有把握是不是?”见弟弟点头,梁田田点点他的头,“傻小子,你首先要弄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是想这么快入仕像大哥一样保一方太平。还是就想考个状元?如果是前者,你今年就可以下场,我相信自己的弟弟,即使考不上状元也一定会取得一个好名次的。不过球球你要知道,整个大乾朝读书人多了,人家读书几十年,就是你再聪慧,毕竟太小……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梁田田并不指望弟弟将来如何如何,她的一切出发点都是保护弟弟的。以梁家今时今日的地位,球球就算是安心做个富二代一切也足够他浪费的,没必要把弟弟逼的不痛快。

    “姐姐,我想,我要认真想想。”小家伙的眸子不再那么迷茫,很认真的点点头。

    “那就快点儿回去吧,别让大家担心。”

    球球最后决定三年后再去参加会试,让梁守山和梁田田都松了口气。虎子就不高兴了,这样一来他就不能去京城玩了。不过梁守山答应他们,放假了他们可以出去走走,最远可以放他们走到沧州府,其实变相让他们去看看长子。

    梁守山这样的安排不可谓不大胆,因为玄烨和金宝也要跟着,惹得梁田田都跟着紧张,想着自己到底要不要跟着一起。

    好在这事儿眼下又不急了,至少还有两个月,也许到时候有什么变化说不定呢。

    球球不去参加会试了,虎子也不用考虑这个,倒是又安心读书了。

    梁家在辽东府出了大风头,梁满仓和梁满囤都没在家,梁田田又是个闭门谢客的,梁家球球和虎子就经常被人邀请参加各种宴请。

    弟弟们都大了,又有玄烨年长在旁边盯着,梁田田倒也不大担心。

    辰官儿明显跟他们不对路子,那孩子不爱读书,整日里倒是盯着府上的漂亮丫鬟使劲,梁田田是又气又好笑。丁点大的毛孩子,这么早就开始惦记不该惦记的事儿了。

    不好像是对球球他们一样收拾辰官儿,毕竟舅舅的事儿让这孩子对家里人都很反感,梁田田干脆把这小子早早的送到了墨轩大伯那。不过也给他安排了一个小厮、一个使唤婆子,吃穿用度什么的也不缺,倒也没有亏待他。

    这天到了掌灯时分玄烨他们四个还没回来,梁田田记得当初二哥的事儿,就去问了他们去哪儿了。几个孩子出去肯定会留话。这一次也不例外,听说在同窗家里做客。等让崔安去接人时才知道,几个孩子竟然跟同窗去了花街。

    梁田田自认自己教出的弟弟不会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许是因为好奇去了那种地方。可一想弟弟们带着玄烨这个皇子到花街那种地方,头还是一抽一抽的疼。正想着要不要挨家去找人,四个孩子却一身是伤的回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