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700辰官儿

    “你也别吓唬我,左右父亲走了,我什么都没有了。;顶;点;小说 现在就这么一个身体,你要拿就拿走好了。”少年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决绝,说出的话更满是嘲讽。

    梁田田不由得有些佩服里面那个人,面对爹绝对的怒火还能心不跳气不喘的说出这样平静的一番话,里面那个少年,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能让爹失了方寸做出禽兽不如的事儿,梁田田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好,这话是你自己说的,你可别后悔!”梁守山气急,说出的话都颤抖不稳。

    梁田田的心一下子提起来,现在这情况,她根本进不得。

    “是我说的!”里面一声大吼。

    “哼!你有种!”

    随着一声冷哼,就是布匹被撕开的声音,再之后就是那辰官儿的怒吼,“你要杀要剐都随了你,干嘛扒我裤子!”

    梁田田彻底不好了,手抖啊抖的,怎么都推不开那扇门。

    爹他……大白天的,至于这么急吗?

    这样禽兽不如的事儿,还是自己那个善良正义的爹吗?

    屋里乒乒乓乓的一阵响动,随即就是“啪啪”的响动,那是巴掌拍在身上的动静。不知道怎么的,梁田田莫名的松了口气,可随即又被书房里的动静刺激的头皮发麻。

    “你这臭小子就是欠揍,这顿巴掌炒肉能让你老实点儿,等我把你狠揍一顿。你就知道我之前有多疼你了。”爹咬牙切齿的声音,伴着那辰官儿呜咽的哭声,梁田田汗都下来了。

    梁田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听什么。难道真想听爹的墙角吗?

    这一刻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爹到底做了这种事儿,里面那个少年何其无辜,爹怎么下的去手?

    房间里的动静渐渐小了,随即就是那少年的抽泣声。

    梁守山冰冷的声音响起,“现在还闹不闹了?”

    屋子里少年低声说了什么,梁田田没听清,就听到爹冷笑一声。“早这么乖不就好了,你老实趴着,我让下人给你做些清粥来。晚上还有事儿要做。”

    晚上还有事儿要做?

    梁田田不自觉的想到了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羞恼的恨不得不要认了这个爹才好。

    书房的门突然从里面打开,梁守山看到门口的闺女,愣了。

    “丫头你怎么来了?”似乎没料到闺女在这。梁守山呆呆的看着她。

    “我来看看爹。”梁田田都很诧异。这一刻的她竟然出奇的平静。目光看向书房,正好看到一个少年趴伏在迎枕上,屁股肿的老高,下身的裤子碎裂着搭在膝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那少年察觉到门口的目光,想要找东西遮掩,结果身边没东西,他一着急就从矮踏上掉下来。震天响的哭声吵的人脑袋嗡嗡的响。

    “辰官儿。你没事儿?”梁守山急吼吼的冲进去,小心翼翼的抱起那少年。又胡乱的扯了破碎的裤子给他遮掩,一脸尴尬的看着梁田田。

    看着那少年好像比球球还小的年纪,梁田田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平静的面对这一切的。

    “伤的不轻,我让金宝过来瞧瞧。”她转身就走,身后却响起了梁守山焦急的声音。

    “我这有药,回头给他涂。”梁守山似乎也很尴尬,“那个,丫头,一会儿爹跟你们说他的事儿。”

    梁田田回头,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家爹,目光有些陌生。

    那少年小鹿一样紧紧抓了梁守山的袖子,瑟缩的望着她。

    梁田田突然笑了。“爹不用跟我解释,您这个年纪想做什么,也不是做儿女的能拦得住的。只要爹觉得这样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爹这样,真的让她很失望。

    梁守山看了一眼怀里的孩子,叹了口气。“爹就是不忍心,所以才……”

    杀了人家父亲,就为了抢夺这样一个美少年,爹你还真是悲天悯人啊。

    梁田田强忍着泪水,“爹自己决定就好。”再也不想待下去,不然她怕控制不住眼里的泪,转身大步走了。

    那孩子是够漂亮,哪怕是哭得鼻涕眼泪一大把,也无法掩饰那清秀的面容。那少年的容貌隐隐间竟有几分熟悉,此时心慌意乱的梁田田也没有去在意。

    刚出了书房的院子梁田田的眼泪扑簌簌而下,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莫名的委屈。

    从儿子那得了信儿,崔婆婆不安的过来,“小姐,您没事儿?”多少知道了书房的事儿,崔婆婆也不知道怎么劝,只是低声道:“老爷这么多年也不容易,小姐您也要体谅。”

    梁田田知道爹不容易,她也能理解爹。现在就算是爹娶了后娘他们兄妹也能理解,哪怕爹真喜欢男人养个小童,她不说支持也不会说什么。可爹这样欺男霸女,难道真是地位高了,权力大了,爹就学坏了吗?

    如果那样善良、温厚的爹都作出这种事儿,梁田田不敢想,这天底下的男人是否还有值得信赖的?

    凌旭呢?

    是不是将来也会这样?

    梁田田一路流着泪回了内宅,下人们很少见到小姐这样伤心,一个个噤若寒蝉。

    绿柳急的落泪,“婆婆您倒是想个法子啊,小姐这么哭,眼睛还要不要了?”

    崔婆婆也跟着落泪,“小姐心里难受,哪里是咱们能劝的?”

    绿蕊出主意道:“要不叫大少奶奶来劝劝。”

    崔婆婆想到老爷做的事儿,这要是让大少奶奶知道,老爷还要不要脸了?当即给否定了,“大少奶奶这些日子身子不舒坦,还是算了。我看,不如接了小少爷过来,小姐看了许就高兴了。”

    绿柳忙擦了眼泪去接念念。

    果然,看到了念念,梁田田心情好了一些。

    到底是觉得爹做的过分,梁田田中午饭也没吃几口,念念睡着了,就让绿柳又给送了回去。

    崔婆婆亲自热了一碗羊奶过来,又把下人都赶了出去。“小姐,老爷许是有什么苦衷也说不定。小姐难受,不如亲自问问老爷,老爷不是那样糊涂的人,许是这里面有咱们不知道的事儿。”崔婆婆在梁家几年,不敢说了解所有人,也觉得梁守山不会是那种会养小童的人。

    梁田田却摇摇头,“婆婆你不知道,那少年亲口说的,爹也没否认,想来就是……”一想到爹为了一个少年去害人,梁田田心里的道德底线和亲情折磨着她,让她痛苦万分。

    “小姐可听真切了?”崔婆婆不死心。

    梁田田想到当时的情景,点点头。可转念又想到看到自己时,那少年对爹的依恋,又有点儿摸不准了。

    崔婆婆见她迟疑,就劝道:“还是好好谈谈,父女之间,什么话说不开?再怎么样也不能因为一个外人伤了父女之间的情分。”

    在崔婆婆看来,其实老爷养个小童也没什么。只是这么多年老爷洁身自好,突然发生这种事儿,大家都有点儿措手不及。仔细想想,老爷还不到四十岁,这种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崔婆婆先是在宫廷待过,又在欧阳家待了多年,对这种事儿见怪不怪。

    迟疑的点点头,梁田田准备跟爹好好谈谈。

    梁田田又去了书房,结果爹不在。她悄悄推开门,就看到上午的少年趴在矮塌上睡得正香。看着那少年不设防的睡姿,梁田田摇摇头,叹气离开了。

    晚饭的时候,一家人准备吃饭,梁守山却带着那少年缓缓走来。

    众人的目光落在少年身上,他今晚特意装扮过,一身暗青色的料子把少年打扮的大了几岁。走路一瘸一拐的,惹人联想。

    小花狐疑的看看那少年,又看看其他人,发现大家伙都是一脸莫名,就把目光落在了小姑子身上。

    梁田田复杂的摇头,爹他到底要做什么?

    看到大厅这许多人的目光落在身上,少年迟疑着抓住梁守山的袖子,一脸防备。

    “怎么了?”梁守山看着少年的目光满是宠溺,揉揉他的头,“都是自家人,别紧张。”这句话倒是让饭厅里的人紧张了。

    那少年迟疑着点头,想说什么,薄唇动了动,却没开口。

    “辰官儿,来,坐下吃饭。”梁守山亲自拿了一个软垫给他,扶着他坐下,笑着道:“先吃饭,有什么事儿吃了饭再说。”

    一顿饭,从所未有的压抑。

    众人匆匆吃完,都把目光落在局促不安的辰官儿身上。猜想着这个漂亮少年的身份。

    梁守山也没卖关子。吃了饭把下人赶走,这才介绍道:“这是辰官儿,是你们舅舅的孩子。”

    屋子里几个孩子大眼瞪小眼,梁田田更是愕然的看着爹。

    舅舅?

    那个把娘扔下的舅舅找到了?那今天在书房里听到的话?

    梁田田觉得脑子有点儿短路。

    “你们舅妈生辰官儿的时候难产没了,舅舅前阶段犯了事儿也走了。辰官儿这孩子也没什么亲人了,我就做主给接来了。他身体不大好,以后在咱们家,你们多照顾些。”梁守山把众人都介绍了一下,到了球球那,“这是你表弟。”

    梁田田彻底凌乱了,这孩子竟然比球球大。(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