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87娘

    “大哥受伤了?”

    梁田田刚看了信整个人都不好了。

    “爹不是派了人吗,怎么还会受伤?”将养了一个月的伤势,梁田田几乎不敢想象。

    梁守山也是一脸凝重。

    “是我们大意了,没想到沧州府那边那么乱。”梁满仓带着人刚进入沧州府就被人伏击,起初还以为是敌对的势力,谁曾想竟是一伙胆大的山贼。最初还好,凭借梁守山安排的那些个手下,倒也平安。只是随着深入沧州府,他们这一支实力强悍的队伍竟然引起了沧州府境内山贼的注意,一路不时的遇到伏击,终于在一次伏击中梁满仓受伤。

    梁田田看完信,这才松了口气。

    幸好大哥并没有大碍,写信的时候伤势已经好了大半。竟也因此打入了一伙山贼的内部,看大哥的意思,是想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了。

    这一招虽然行的险棋,不过有内外的帮助,应该不至于出太大的乱子。

    怕闺女担心,梁守山安慰道:“放心吧,凌旭在京都,那离沧州府近,他知道你大哥的情况,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每年年底凌旭都要进京,这是铁定的规律。

    “我知道。”梁田田知道担心也是于事无补,毕竟相隔太远。信件一来一回都要一个多月,什么都不方便。“只是大哥打入了山贼内部,那做官的事儿?”

    “你大哥已经提前跟吏部行文了,有凌旭周旋。应该没有大碍。”吏部虽然是被二皇子的人占了要职,不过有凌旭在,沧州府又是陛下势在必得的地方,就不用太担心。

    “爹,要不我去一趟沧州府吧,大哥一个人在那,我不放心。”梁田田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听说大哥受伤,这心里怎么都安定不下来。

    梁守山苦笑。“闺女,爹怎么放心你一个人过去。”这到底是闺女,本事再大,他也不能放心。

    “可是大哥他……”

    梁守山摆摆手制止梁田田的话,“放心吧,爹已经安排好了。丫头。你大哥已经长大了,爹知道你有本事,可也不能总守着他们,你迟早是要嫁人有自己的生活的。”一番话堵的梁田田哑口无言。

    “我知道了。”梁田田苦笑,到底还是操心的命,家里四个男孩。别看两个哥哥比她年长,在她心里那也是孩子一样看待的。可爹说得对。她本事再大,家里孩子都长大了,能管得了一时,难道还能管得了一世不成?

    “闺女别想那么多了,这件事儿爹会安排好的。你只管好好陪陪你嫂子,她眼看着肚子越来越大了,我想着。是不是把你陈奶奶和菊花婶子接来?”他有自己的考虑,毕竟家里没有女主人。满仓还不在家,怕人说出瓜田李下的话来。

    “嫂子快生了,我看就接来吧。”梁田田倒是觉得没什么,毕竟谁家闺女生产接了娘家妈来都是常理。“大哥那院子地方多,这也眼看着年底了,我看就把陈奶奶和菊花婶子接来吧……崔婆婆虽然是妇科圣手,不过为了安全,爹还是另外请一个稳婆吧。”眼看着嫂子就要生了,这许多事儿都要准备上了。

    “放心吧,这些事儿爹会安排好的。”梁守山有些自责,闺女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却要操心这些事儿,自己这个当爹的还真是不称职。

    天气越来越冷,梁田田还是坚持每天扶着小花出来走动。这个时代女人生孩子全靠自己,越是月份大了越要活动,不然难产才真是吓人。

    好在没几天陈奶奶和菊花婶子就被接来了。也是巧了,正好这天官府放榜,梁家一下子又多了两个举人不说,球球更是辽东府第一名。这一下梁满丰的名字可谓是家喻户晓。梁田田估摸着,他们家的门槛只怕又要被人踏破了。

    果不其然,接下来的日子里球球和虎子开始忙碌了,梁家更是多次被媒人登门。

    人家都说一家有女百家求,梁守山每每面对抢手的儿子,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最后没办法,梁守山以“家里孩子小为由”打发了上门提亲的那些人,甚至派出了人堵住大门,凡是媒人一律不见。

    小花这几日心情大好,听到这事儿就忍不住笑道:“咱家小妹抢手我知道,原来兄弟们也是这么抢手。”小花瞟了一眼含笑的小姑子,笑着道:“梁家人,是随根了,都是招人的。”她话里有话,想到从公公到小叔子的抢手,就是忍不住的笑。

    菊花婶子嗔怪的拍了她一巴掌,“你这孩子,哪有你这么编排长辈的。”想到了梁家这么多年,可不是被媒人烦的够呛,也是忍不住的笑。

    倒是陈奶奶道:“守山那孩子从小就招人稀罕,村里多少姑娘当年都愿意给梁家做媳妇,好多人家宁愿不要彩礼也要把闺女嫁给守山呢。”

    “还有这茬?”梁田田却是第一次听说这事儿,忍不住道:“我爹真这么抢手?”不要彩礼的嫁闺女,爹当年到底有多风光?

    “可不咋地。”许是想到了什么,陈奶奶嘴角掩饰不住的笑意,“当年小花他爹不是我夸,也是村里难得的俊俏后生,我们家那会儿日子好过,也有不少上门提亲的。就是这样,都没争过守山……你是不知道,当年你爹带了你娘回来,村里多少姑娘偷偷抹泪……”

    小花听的瞠目结舌的,“公爹他……”也太厉害了。不过想到她和满仓定亲后村里人羡慕的目光,也是难掩欣喜。

    “我娘?”梁田田却听到了一个新闻,“陈奶奶说我爹把我娘带回来?从哪里带回来的?”这么多年她从未看到外祖父那边的人,爹更是从未提过,一次二哥偶然提起被爹训斥了,再多问差点儿挨打,这件事儿渐渐就成了梁家的禁忌。

    “据说是逃难的,跟家里走散了,被你爹救下来的,就跟了你爹。旁的事儿咱们谁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你娘要进门的时候,铁锤娘不大高兴,还闹了一场。也是那时候你爷活着,虽然不是亲生的,却也心疼你大哥,知道你爹和你娘都是真心的,就让他们成亲了。”

    梁田田第一次听说这些事儿,只觉得有些戏剧化。

    “婶子我娘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一张如江南水乡般温婉的脸,梁田田暗自想着:那该是怎样一个温柔的女人啊。

    “你娘是个很好的人。”菊花婶子陷入回忆,“她识文断字,我还记得满仓小时候,你爹那会儿总是打猎,家里日子不错,你娘就抱着满仓和满囤教他们读书,讲的什么我都听不懂,只知道是顶难的东西。那会儿里正无意中听了两次,都夸你娘要是个男人,最少也是个秀才老爷…….”

    梁田田才知道,感情自家娘亲还是个才女。

    “……后来你爹离开家,日子越来越难过,你娘整日里忙着你们四个孩子,倒是很少教你们读书识字了。”菊花婶子叹了一声,“你娘也是个没福气的,如果能活到现在,看到你们有了今天,还不知道怎么高兴呢……”

    一阵伤感,屋子里几个女人少不得开始抹眼泪。

    梁田田也为了那个如诗如画一般的女子哀伤,却不会太过悲伤。忙打圆场,“都怪我,把话题扯远了。”转移了话题,“也不知道大嫂这肚子里是男孩还是女孩,咱们准备的许多衣裳都是鲜亮的颜色,也不知道我这侄子或者侄女喜欢不喜欢。”

    一提到孩子,家里几个女人马上有了话题。

    “我瞧着肚子尖尖的,跟我那会儿怀小花不一样,倒像是个男孩呢。”闺女给梁家生了长房长孙可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儿,菊花婶子就盼着这一胎是男孩。

    陈奶奶附和的点头,“我瞧着也像是个带把的,花儿这腰都没了,一看就是个男娃。”

    “不都说怀了男孩丑娘,女孩养娘吗。”梁田田迟疑着,“我瞧着嫂子这皮肤越来越好,比在家做姑娘时还细嫩了几分,我倒觉得是闺女。”梁家最不缺男孩,别说大哥梁满仓,就是爹都盼着有个孙女,还真没人在意。

    小花忙摸了脸,“是吗?我倒不觉得,娘你说呢?”她也清楚梁家的态度,因此并不在意这一胎。

    “田田这么一说还真是,这脸看着是比以前嫩滑了些……”女人的话题总是很多的,不知不觉这一天就过去了。

    梁田田瞅准了机会堵住了自家爹。

    梁守山正准备洗漱后休息呢,看到闺女怪异的目光有点儿心虚。“闺女,这是有事儿咋地?”却合计着,难道是去沧州府的事儿?他可真有点儿怕了闺女了。

    “爹,你……”事到临头她突然不知道怎么问了。到底念着这事儿,迟疑道:“你和娘是怎么认识的,怎么从没见外祖家的人走动?”这件事儿到底存着疑惑,她心里不安。

    眸光黯淡了几分,梁守山叹了口气。“你们都长大了,这事儿原本也不该瞒着你们的。”拍拍炕沿,“坐吧闺女。”一副准备长谈的架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