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86家书

    没有依依不舍的洒泪,更没有撒娇打闹。

    球球像是一夕之间长大了,笑着撞撞二哥的肩膀,“我可不打。二哥也走了,我就是家里最大的儿子了,护着弟弟还来不及,哪里舍得打。”他小大人似的拍拍梁满囤的肩膀,“二哥要打,记得自己回来打。”一句话惹得梁满囤眼眶通红,深深的体会到弟弟的不舍。

    “好,记得告诉虎子,他还欠着我一顿打呢!”梁满囤挥手,转身上马。

    “二哥……”本应该醉酒赖床的虎子趴在墙头喃喃,眼圈红了。

    梁满囤像是发现了他似的,突然冲着墙头扬了扬手,眼看着某人惊慌失措的小脸,梁满囤哈哈大笑,催马离开了。

    门口若有似无的一声叹息,梁家又安静了。

    梁满囤突然离开了,着实让家里几个孩子有些不适应。

    金宝和玄烨还好,两人跟梁满囤感情不太深,在一起的时间也比较少。

    球球像是小大人似的,老记得现在他是家里最大的儿子,每日里做事儿有板有眼的,像是长大了,连撒娇都少了。

    虎子的日子最难熬,平日里他调皮捣蛋都是二哥教训,从小到大他挨打最多很多都来自二哥的管束,现在二哥离开了,小家伙不适应了,整日里愁眉苦脸的。

    到底是孩子心性,消沉了不到两天,梁家又热闹起来。

    乡试这样大的考试对于梁家的孩子来说似乎都是无足轻重的小事儿,特别是球球和虎子年纪小。他们两个都是一副下场试试的心态,因此梁家的氛围很轻松。

    一大早送了两个小家伙去考试,玄烨和金宝趁着这几天书院放假,本以为会轻松几天,结果被梁田田临时抓住,扔了几张卷子过去,那错一道题十藤条的无理要求,让两个小家伙又爱又恨的。

    玄烨忍不住嘀咕:“明明都不在书院当先生了,姐姐怎么对咱们的课程还这么熟悉?”所有习题都是他们学过的。偏生总是难了那么一丝。

    金宝倒是一副乖巧,闷头做题,“都说了田田姐很厉害,玄烨哥,你就不要怀疑了,我们还是老实做题吧。”两个人的卷子都不一样。就是他们想作弊都不成。

    玄烨欲哭无泪,“等球球和虎子考试回来,不会我们在炕上迎接他们吧?”他严重怀疑这几百道题会不会被揍的爬不起来。

    金宝:“……”

    叹了口气,还是老实做题吧。

    梁田田去了小花的院子,看着她老大的肚子,笑着道:“今儿觉得怎么样?”随着肚子的增大。小花身子愈发沉重了,最近脚肿的厉害。连带着胃口似乎都不大好了。

    “还好。”小花看到梁田田过来,也没客气,依然老实的歪在炕上,“就是这孩子太调皮,老是动来动去的,吵的我睡不好。”经常眯上眼睛,肚子一动她就紧张的醒了。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段日子,除了大着肚子。她整个人倒是愈发清瘦了。

    “说是怀了孩子都这样,嫂子你辛苦了。”梁田田握着小花的腿帮她按摩,小花忙道:“使不得,你……”

    梁田田假意嗔怪,“我们之间难道还生分了不成?”堵住了小花的嘴,笑眯眯的跟她说着有趣的事儿。“玄烨和金宝被我罚去读书了,还吓唬他们,要是做错了一道题就罚他们十藤条,两个小家伙指不定怎么编排我呢。”

    小花失笑,“你啊,也别太严厉了。平日里都是你大哥罚他们多,现在你大哥不在家,满囤也离开了,你啊,罚的他们多了,都不跟你亲了。你没看到,球球那么爱撒娇的孩子,现在看到你都是敬畏的多了,你可别吓坏了弟弟。”小花是好意,两个小叔子临考试之前来过她这,还抱怨姐姐愈发严格了。

    “我还不是为了他们好,当我真爱罚他们啊?”梁田田撅着嘴抱怨,“打人也是力气活啊。”瞧她这傲娇的小模样,让几个孩子看到,指不定怎么委屈呢。

    两人说说笑笑的,似乎是梁田田按的舒服,小花不知不觉中就睡过去了。朦胧中似乎感觉到鸟语花香,身处软软的棉被中,小花只当做了一个美梦,难得的睡了一个安稳觉。

    梁田田叹气,大哥除了一封平安信,已经许久不曾写信回来了,嫂子只怕为了这个才睡不好的。好在每天都抽空让大嫂在空间里待上几个时辰,这身体总算还撑得住。

    乡试结束了,球球和虎子信心满满的归来,似乎不把之前严肃的考试放在心上。倒是玄烨和金宝,每人给自己赢得了一些藤条,不重,却也心惊胆战的受了。好在他们英明神武的田田姐每次训人没逼着去衣,到底让两个小家伙安心不少。

    半个月后收到了梁满囤的家书,他和子砚已经进入了军中,从最普通的士兵做起。看信中轻快的语气,似乎日子过得还不错。梁家人放了心,总算是郭家闹的那么一出事儿没有毁了梁满囤。

    随着肚子越来越大,小花心底的不安也越来越盛。

    每日里摸着愈发渐大的肚子,小花总是忧心忡忡的望着远方。

    梁田田知道她是思念大哥,偏生大哥那边没有消息送来。前些日子辽东府一场大雪,交通不便,就连内卫那边都已经很久没有沧州府的消息,更别提梁家了。

    梁田田有心模仿大哥的笔迹写一封家书,又担心弄巧成拙。只每日里陪着小花,很怕她郁结在心。

    “大嫂、大嫂。”球球欢快的声音在小院里响起,随即就看到虎子带着一身寒气冲进来,惹得后面的金宝一脸慌张拦着他。“大嫂有身孕,你快离大嫂远点儿。”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又看着小花临盆在即心情不好,他们几个臭小子倒是每天过来坐上一会儿。

    几个小子进了屋都自觉的在远处等寒气散了,并不上前。梁田田笑着道:“你们今儿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青山书院已经放假了,这几个小家伙被她拘着在家里读书、习武,每天下午倒是按时过来闹上一会儿。今儿这可还没到时候呢。

    “姐,你猜?”玄烨难得调皮,冲她眨眨眼,“是好事儿哦。”

    小花靠在炕上正享受小姑子的按摩,闻言一喜,“是不是出成绩了?咱们家是不是又要一门双举人了?”说不高兴是假的,想到夫家的荣光,她都觉得与有荣焉。

    “嘿嘿,就知道大嫂惦记我们。”身上的寒气散的差不多了,球球坐在炕边塞了一封信过来,“大嫂快看,是大哥的家书,刚送到,我就给大嫂送来了。”

    “啊?”小花激动的手都抖了,身后梁田田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别激动,看看大哥说了什么。”信能落到大嫂的手上,爹那边肯定先看过了,她也不担心。

    小花眼眶微湿,几个月没有丈夫的一封信,她这怀着孩子的时候又是敏感的,几次噩梦吓得她魂飞魄散,哪怕明知道是自己瞎想,依然忍不住担忧。要不是这两个月来小姑子几乎夜夜陪伴,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过来。

    梁田田体贴的递过帕子,小花忙接了。“叫你们笑话了。”她吸吸鼻子,“可让爹看过了?”毕竟是家书,她做儿媳的,得守规矩。

    “大哥有给爹写信,这封是专门给大嫂的。”虎子凑过来,“大嫂你快看看,是不是大哥给你写了什么悄悄话。”说话挤眉弄眼的,偏生他那副模样还有小时候虎头虎脑的影子,怎么看都是滑稽。

    梁田田随手弹了他一下,“别没大没小的。”随即也催促小花,“大嫂快看看。”大家都跟着起哄,屋子里很是热闹。

    “嗯。”小花激动的拆开信,入眼就是“孩子他娘”四个大字,惹得小花脸红心跳的,似乎能感受到那个沉稳的男子在说这话时难得的调皮。

    既然是专门写给妻子的信件,信里除了思念就是描写了沿途的风景,报喜不报忧,这是满仓现在的原则。

    “你大哥说刚到了沧州府,准备在那边待上一段日子呢。”到底是小夫妻的私房话,小花并没有把信给大家看,只是捡了一些趣事说了。

    球球巴巴的看着,“大哥真偏心,给爹写信,给大嫂写信,还给二哥写了信,就是没有我们的。姐,我们好可怜。”说着可怜兮兮的看着小花那封信。自幼他们失了母亲,爹那时候又不在家,可真是长兄如父。大哥不但要保证他们的生活,还要负责教育他们,在他们心中大哥真是又敬又怕的存在。大哥离开几个月,他心里的思念像是小溪,潺潺流淌,却不停息。

    梁田田出来打圆场,“大哥大嫂的私房信你们也要看,可真没个眼色,仔细大哥回来罚你们。”

    小花也知道他们想念大哥,到底是脸皮薄没把信给出去,只含糊道:“回头我给你们大哥写信,让他下次每人写封信。”

    这样的话梁田田只笑着点头,却在看到爹手中那封家书的时候变了脸色。(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ps:作者家络不好,昨天没有上传成功,今天会补更的。大家见谅,祝读者春节快乐,万事顺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