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85满囤的抉择

    离梁满囤上次被重罚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他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还不能安稳的坐下。没办法,当初梁守山真是下了重手,梁满囤甚至后悔长了一个屁股。

    好在有子砚陪着养伤。

    经历了一场生死,主仆两个的感情更加深厚了,梁满囤更是让子砚在自己房间里,同吃同住同养伤,子砚的待遇跟着提高了太多。整日里人参、燕窝的灌下去,子砚都胖了一圈。

    饶是这样养着,明眼人也都看得出来,梁满囤变了。

    以前总是家里的开心果,没事儿逗逗趣的梁满囤似乎一下子变得稳重了,话少了不说,饭量也跟着少了,偶尔喜欢坐在窗前发呆,一发呆就是一下午的时间。

    面对这样的儿子,梁守山是深深的无力和自责,只好把精力都用在对付那两家身上。

    郭平几天前就成亲了,嫁给了一个鳏夫。

    郭家最近不太平,郭成越被人举报贪污,被停职待参。郭东被母亲责打了一顿,郭成越闹着休了郭任氏,听说郭任氏极力争取和离。

    倒是郭东,似乎在郭家的地位上升了不少……这里面内卫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就不得而知了。

    任家最为罪魁祸首,当日里骗了梁满囤的那个举人被剥了功名,不得参加科举。这样的手段对一个读书人来说已经是最狠的了。

    郭家和任家都是罪有应得,梁满囤听到的时候也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

    这样的梁满囤,让梁田田也升起一股无力感。

    这样又过了一个月,辽东府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梁满囤站在了梁守山的书房里。

    “你说你要去你三叔那?”梁守山虽然意外,却很镇定。

    “是,爹。”梁满囤深吸口气,“爹知道的,我从小就想去当兵,三叔在军中。我想从一个普通的士兵坐起。”

    梁守山蹙眉,“在内卫也是一样的。”儿子竟然放弃科举,这让他有点儿措手不及,却没有阻拦。

    孩子有自己的人生,他这个当爹的亏欠孩子太多,他不想逼迫他们什么。只是想在他们迷茫的时候给他们一个指引。

    “爹。”梁满囤苦笑一声,“如果在内卫,哪怕爹和凌旭大哥不做什么,我依然会觉得自己是特殊的。”有一个当指挥使的未来妹夫,还有一个当镇抚使的爹,再加上各种官职不同的师兄弟、叔叔之类的。他真不敢想以后在内卫会过着怎样呼风唤雨的日子,这不是他想要的。

    梁守山似乎也明白这些。可放着儿子去当兵,他终究是担心的。

    “满囤,你还小,再过两年吧。”他有点儿犹豫,完全商量的口吻。

    “爹,我已经十六岁了,下个月就十七岁了。”梁满囤理解爹的心思。他绕过书桌跪在梁守山的脚下,安静的趴在他的大腿上。“爹,儿子从小就佩服爹,想要像爹一样成为一个顶天立地人物……儿子从小坐着当大将军的梦,求爹成全。”

    面对这样的儿子,梁守山意识到他在跟自己撒娇,心一下子就软了。却坚持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梁满囤怯怯的看着他,“那儿子就算是离家出走也要去。”话音刚落,一阵天翻地覆,梁满囤已经趴在了爹的大腿上。下一刻身后一凉,裤子剥落,梁满囤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爹?”手下意识的去捂屁股,结果被反按在腰上,为屁股赚来几下责打。

    “还去了去了?”一边慢悠悠的责打,一边逡巡着儿子屁股上几道浅浅的痕迹。金宝的药不错,上次责打的伤已经彻底好了。

    “去。”梁满囤倔强的开口,脸红的像是煮熟的大虾。

    “还去?”又是几下责打,不重,却充满了惩罚的意味。

    “嗯。”

    “看来这样打你不够,是不是该叫你弟弟们过来观刑?”梁守山话刚出口,就明显感觉到儿子僵硬的身体,随即裤子就湿了。

    梁守山慌了,扶起儿子,就看到红肿的眼睛。

    “还说自己长大了,下个月就十七了,动不动就哭鼻子,你确定自己不是孩子?”哭笑不得的开口,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无奈的摇头。这傻小子,自己还真能让人看他的丑态怎么的?这么多年,他当着谁的面用过家法?

    梁满囤跪在爹的腿上,裤子还挂在膝弯,眼睛红肿着,要多狼狈有多狼狈。等他意识到的时候,爹已经忍不住大笑了。

    “爹,我不是你亲生的吧?”梁满囤又要哭了,哪有这么折腾自己儿子的,他都要十七岁了。

    “哈哈,看看你这爱哭的毛病,还真不像我儿子。”看着儿子羞恼的脸,梁守山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好了,爹不逗你了。臭小子,爹哪里没看过,在爹跟前你还羞什么?”帮儿子穿好裤子,看着窝在自己怀里撒娇死活不肯抬头的儿子,梁守山抱住他,像是小时候抱着他一样。

    “想去就去吧,记住了,平安回来。”

    感受到身上的大手渐渐收紧,梁满囤重重的点头,闷声道:“嗯。”

    贪恋的窝在爹的身上,梁满囤闷声道:“爹,我想求您一件事儿。”

    “说吧。”梁守山翘起嘴角,“趁着还在爹跟前,有什么过分的要求一并说了,爹现在想罚还方便。”大手在儿子的屁股上拍了两巴掌,引得怀里的儿子一阵颤抖。

    梁守山侧头想想,自己自认自己这个爹已经很宽厚了。旁人家里好像不会像他一样纵着孩子,更别提这么大的儿子还被抱在怀里了。不过这小子,好像除了他小时候,也就这会儿抱过。还是球球和虎子贴心,动不动就往身上扑。

    “我想要子砚的卖身契。”梁满囤顺着他的腿滑到地上跪着,“我知道这不符规矩,爹就当心疼儿子,子砚上次拼了命护着我……”他顿了顿,“爹,我想给子砚一个未来,一个让他自己拼出来的未来。”

    梁守山懂了。“你想带着他一起去。”肯定的语气。

    “这样肆意妄为,我真是太纵着你了。”梁守山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就这么无奈的看着儿子。

    梁满囤咬着唇,起身,缓缓的趴在他的腿上。“让爹为难了,爹打吧。”梁家的规矩,没有发卖的奴才,他是让爹为难了。

    “既然知道错了,自己数着。”梁守山这次没留手,像是怀念似的,狠狠揍了一顿。

    当梁满囤一瘸一拐的回了房间,兴奋的把卖身契扔给子砚的时候,小子砚都傻了。

    “怎么,高兴傻了?”梁满囤捏捏子砚的下巴,“臭小子,以后我就不是你主子了,不过你也得跟着我走,敢逃跑,看本少爷不打烂你的屁股。”

    “少爷。”子砚起身,重重的磕头,“子砚永远都是少爷的奴才。”

    梁满囤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结果惹得自己屁股疼的没法。“你个臭小子,忘了我们家的规矩了,膝盖那么软,以后不许跟着我。”他不住吸冷气,疼的龇牙咧嘴的。

    子砚忙起身,“不要,子砚永远跟着少爷。”扶住梁满囤小心趴在炕上,子砚抹了一把眼泪,无奈道:“少爷你又做什么惹了老爷,怎么又被打了?”熟练的打来水,又找到药箱,那边梁满囤已经熟练的解开了裤子。主仆两个像是演练了多少次似的熟悉。

    “还不是为了你小子的事儿,看看,看看,我刚好的屁股,又被打肿了吧。”梁满囤疼的龇牙咧嘴的,“你小子,回头我就打回来。”半天身后没动静,就看到子砚默默的流眼泪,梁满囤抚额。“子砚,我突然后悔了,你这么爱哭,到了军营,被人家当成娘们怎么办?”

    屁股被大力一按,梁满囤痛的尖叫。

    子砚表情酷酷的,“对不起少爷,我手抖了。”

    梁满囤咬牙切齿的,“你就是故意的。”

    子砚又恢复了往日里的沉稳,淡淡的笑了。“真不是。”

    梁守山在门口看着这一幕,笑了。

    其实儿子少了一个下人没什么,战场上多一个兄弟更重要。儿子这一手用得好,最重要的,不知不觉中就收了一个铁杆属下,这比什么都重要。

    家里二哥也要离开了,家中最舍不得梁满囤的就是虎子。家宴破例被允许喝了酒,闷闷不乐的虎子喝醉了,抱着即将远行的梁满囤嚎啕大哭,鼻涕眼泪蹭了梁满囤新袍子到处都是。

    梁满囤从来就不是一个体贴入微的好哥哥,面对醉酒的虎子,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虎子被揍了。

    结果醉的一塌糊涂的虎子不明所以,哭的更伤心了。

    “二哥不疼我了……二哥走了,二哥不要我了…….”乱七八糟的话嚷嚷的人心酸,梁满囤哪里还下的去手。

    哄着闹哄哄的弟弟睡了一晚,第二天跟子砚出门的时候,梁满囤顶着一个黑眼圈,对前来送行的球球咬牙切齿的道:“等那混小子酒醒了,你替二哥狠狠的揍一顿。”这样的孩子脾气,到底冲淡了几分离别的苦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