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80表小姐被轻薄

    “你说什么?”

    梁田田看着回话的丫鬟,腾地站起来,满脸不敢相信。

    小丫头都要哭了,这样震怒的大小姐是她从未见过的。

    “小姐,任家来人,说把二少爷扣下了,让咱们家出个主事儿的人呢。”

    “小姐你别急,问清楚再说。”崔婆子到底年纪大经历的事儿多了,稳着道:“任家?哪个任家?他们可说了二少爷做了什么事儿?咱家的下人有跟着回来吗?”

    梁田田这会儿也稳定下来了,吩咐人道:“去隔壁凌家,看看凌旭在不在,问清楚爹的去处,让人去找爹。”内卫的事儿,她从不过问,这时候也只有凌旭知道爹的去向。

    主子们稳重,小丫头也就静了下来,低声道:“是二少爷身边的子砚跟着任家人来的,不过看子砚好像被打了。”

    子砚被打了?

    梁田田眉头蹙的老高,当务之急不是生气,是要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让子砚在二门那等着,我去看看。”深夜二门处有人守着,男人轻易是进不来内宅的。

    绿柳过来给梁田田拿衣裳,崔婆子接了过去亲自伺候着,低声道:“小姐别急,万事还有老爷呢,凭咱们家在辽东府的地位,就是二少爷真做了什么也不怕。”在她想来,最坏也不过是杀个人罢了。任家,连听都没听说过,根本不用怕。

    倒是梁田田有点儿想不明白。二哥性子虽然莽撞,却也不是那种仗势欺人的,更不会随意惹事儿。她实在是想不清楚,二哥跟朋友吃个饭能惹出什么乱子来。

    到了二门处,梁田田看到被人架着的子砚就怒了。

    “子砚,是谁把你打伤的?”子墨和子砚是当初爹给大哥、二哥专门培养的小厮,两人功夫不弱,寻常几个人都近身不得,此时竟然连站都站不稳。可见是受了多大的罪。

    “大小姐,您可得救救二少爷,二少爷他……咳咳……”子砚被人打的脸蛋青紫,说话也不利索,只说了两句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子砚别着急,慢慢说。”梁田田让出椅子给子砚做了。绿柳那边贴心的送水过来。

    “子砚失礼了。”好半天子砚才缓过来,低声道:“奴才并不知道二少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到了任家,二少爷就跟几位同窗去喝酒,奴才只跟着几个下人守在门房里,可到了时间几位举人都离开了。却不见二少爷,奴才去找。任家的下人说二少爷喝多了已经睡下了。”说到这子砚又是一阵咳嗽,嘴角有血丝涌出,止都止不住。

    看到这梁田田也慌了,“快,快去叫金宝少爷来。”金宝跟球球他们住在前院,叫人倒是方便。

    前院任家来人,动静不小。球球他们几个早就起来了。却又因为家里大人的事儿不让他们参与,一直没出来。结果崔安来叫金宝救人。几个小家伙坐不住了,都涌了过来。

    “天啊,子砚你怎么了?”大家都认识子砚,一看到他这样就愣了,虎子惊呼道:“二哥呢,二哥呢,二哥他是不是出事儿了?”话没说完眼睛先红了。

    “都别吵。”梁田田蹙眉,深吸口气,“任家来的是什么人?”

    “小姐,任家来的是一个管家,爹在前面招呼呢。”崔安低声道:“看来,来者不善。”

    梁田田快速分析,二哥在任家肯定出了什么事儿,再一看子砚这会儿晕死过去了,她也问不出什么。

    “球球,你现在是家里的长子,你去见见任家人。”家里爹和大哥不在家,她不方便出面,梁田田相信弟弟能处理好这件事儿。

    “好。”已经知道了一些事儿,球球深吸口气,倒是没有太紧张。“玄烨哥,你跟我一起去吗?”到底第一次面对这种事儿,球球有点儿心没底。

    “小哥哥,我去。”虎子跳起来就去摸门闩,“混蛋,敢扣我二哥,还敢打我们家人,我灭了他们我。”

    “你给我站住。”还没等球球动手,玄烨一把拽住他,“有事儿说事儿,二哥还在人家手上,你这样冲出去,是想二哥也被人打吗。”一句话说的虎子没脾气了,却恨恨的跺脚,“那就看他们扣了我二哥?”

    “没有人看着他们欺负咱们家人,我这不就和球球过去吗。”玄烨是此间最冷静的一个人,“姐,你看着子砚,我和球球能应付好。”

    梁田田点头,“小心点儿,虽然二哥在他们手里,也别落了咱们家的名头。”竟然敢扣人,梁田田活剐了任家的心思都有了。且看子砚被打成这样,就知道二哥那边绝对不会好受。

    “来人,派人去打听,那个任家是怎么回事儿。”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一刻的梁田田头脑格外清醒。

    “小姐,康少爷来了。”下人禀报一声,就看到高大的小康子匆忙赶过来。“见过梁小姐,听说这边出事儿了,主子不在家,已经吩咐人去请梁爷和主子了。”他是凌旭的心腹,清楚梁家和主子的关系,忙道:“有什么事儿让奴才处理。”

    小康子如今可是内卫的百户,梁田田不敢怠慢,回了礼,匆忙把事儿说了。

    小康子一听蹙眉,“任家?可是开钱庄的任家?”

    子砚在金宝的救治下悠悠醒转,刚一睁开眼睛就听到这话,忙不迭的点头,“那任举人家里就是开钱庄的。”说话的功夫他挣扎着起来,主子都站着,他哪敢坐着,这太失礼了。

    “你快别动。”金宝按住他,“你伤的太重,别乱动。”他回头道:“田田姐,去请大哥吧,子砚情况不大好。”

    梁田田心里咯噔一下,不动声色的道:“好。”随即吩咐人去请韩恩举,心里却恨死了任家。子砚才十几岁,这样年轻的生命,如果他有事儿……她都不敢想……任家,千万别让我控制不住自己。

    “咳咳……我在门房要见二少爷,他们不让我见,说让我休息,结果没多久我就被他们抓住了,还看到二少爷他……”子砚一阵剧烈的咳嗽。

    “二哥怎么了,子砚你快说。”虎子急的直冒汗,“金宝你快给他看看,子砚这是怎么了。”

    所有人都看的心惊,子砚嘴角不断有血涌出。

    金宝眼睛都红了,又给子砚扎了几根针,低声道:“子砚你别说了,休息一会儿吧。”伤的这么重,也不知道……

    “我没事儿……”子砚剧烈的喘息,挣扎道:“二少爷被他们带出来,衣衫不整,任家人说二少爷轻薄了表小姐……这根本不可能……”子砚突然很激动,瞪大眼睛道:“二少爷抵死不认,他们要打,我就护着少爷,我……没用,少爷他……”

    噗!

    一口血喷出,子砚昏死过去。

    “子砚!”梁田田眼睛通红,一下子就明白了,“来人,把子砚送到我房间。”她就是拼着暴漏的危险,也要救子砚。

    “大小姐,这不符规矩”崔婆子都要急哭了。梁田田眼睛一瞪,“这会儿还顾着什么规矩?”眼瞅着人都不行了,规矩再大能大过人命去?

    小康子愣愣的看着,心道:这位未来的少夫人可真是与众不同,自家主子也不知道怎么跟着这位相处的。他不敢多想,忙提议道:“不如就近放前院吧,我来抱人。”说着过去一把抱住子砚,很怕梁田田拒绝似的,匆忙对虎子道:“四少爷,最近房间在哪儿?”拼命给虎子使眼色。

    “哦,去,去二哥院子。”虎子忙在前面引路。

    梁田田没办法,让绿柳回去取自己药箱,却想着子砚这病到底该用什么药?又想着二哥轻薄任家表小姐…….脑子里乱糟糟的,一时间没个下手的地方。

    “姐,小哥哥回来了。”虎子惊呼一声就迎了上去。

    金宝跟着小康子去了梁满囤的屋子,也没顾得上听情况,直接救人了。

    外面梁田田听了球球板着小脸的叙述,基本上与子砚说的差不多,只是内容显得更详实一些。

    “任家的管家说,他们家表小姐在后花园赏灯,结果被喝多的二哥把人拽入了假山,然后……”球球毕竟只是个孩子,提到这事儿小脸先红了。

    梁田田突然有点儿后悔,弟弟还这么小,就让他接触这些,是不是太残忍了?可看着弟弟坚毅的脸,她又有一种“吾家有弟初长成”的欣慰。

    “……二哥被他们发现的时候两人在假山里衣衫不整,那任家表小姐哭哭啼啼,非说二哥轻薄了她。”球球脸色很不自然,顿了顿,“姐,我不相信二哥是那种人。”他又不是傻子,当初郝家姑娘有意嫁给二哥,郝家少爷还跟自家兄长交好事情都没成,一个不认识的表小姐,二哥怎么可能?

    “那二哥怎么说?”梁田田现在脑子一抽一抽的疼,既心疼二哥又觉得生气,好好的刚认识的人就敢去喝醉,居然还被人陷害成这样,回来一定让爹好好教育教育,这个不让人省心的。

    此时的梁田田,竟然一点儿都不怀疑。她相信同她一起长大的哥哥,不会是那种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