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79出事

    梁田田到了清风堂的时候,孙维仁正笨拙的走路,额头一层细汗,走的磕磕绊绊的。

    “喂,不是还没好利索吗,怎么就下地了?”梁田田扶着他在炕上坐了,忙唤人,“过来打盆水给你们家老爷擦擦脸。”这一身汗,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

    “没事儿,就是躺不住,老想着活动活动。”虽然累的死狗一样,孙维仁的脸上却带着不正常的潮红,那是激动的。

    “我的腿好了,我能感觉的到,丫头,激动吧。”残了两世,终于能够像是正常人一样走路了,他怎么能不高兴。

    梁田田自然替他高兴,却也忍不住泼冷水。

    “你啊,可别得瑟的太欢了,这腿没好利索就乱来,仔细再伤了。”适时的泼冷水是身为朋友应尽的义务,特别是对孙维仁这样动不动就犯二的家伙,梁田田忍不住就要刺激他一下。

    正在兴头上,任谁被这样刺激心情都不会太好。孙维仁自然也不例外,哼了一声,忍不住咕哝道:“臭脾气不,也不知道你哪里好了,怎么就有人不开眼的看上你。”

    梁田田才不怕他,等下人出去了,就得意的挑眉。

    “姑奶奶天生丽质,容貌与才学并存,看不上姑***才是瞎子呢。”这样高调这样的不客气,也只属于此时的梁田田。

    “哎呦喂,大言不惭。”孙维仁也不客气的跟她顶嘴。事实上,也就只有这样的时候。两人才觉得是真正的轻松,仿佛找到一丝怀念的感觉。

    斗了一阵嘴,两人又同时笑了。

    “看你最近都胖了,这日子应该过得不错吧。”梁田田喝了口茶,“新下来的葡萄,我让人给你送来两筐,可够你吃的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吗,这条腿困扰了我这么多年,终于好了。这心一宽,吃的就多,整日里都躺着,不胖才怪呢。”提到这事儿孙维仁还挺不好意思的,“倒是你,看你愈发苗条了。怎么样,是不是该感激我。”话是这样说,到底是觉得麻烦了人家,脸上掩饰不住的歉意。

    他这样,梁田田倒是不适应了,“你可打住。再这么肉麻下去,我可受不了。”

    两人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彼此熟悉,说话又随意,只是片刻,孙维仁就收拾好了心情。

    “听说你们家酿的葡萄酒不错,可别忘了我啊。”这样不客气的开口,也只有孙维仁干的出来。

    “整日里吃我们家的还不算,现在又想喝我们家的。我们家欠你的啊?”梁田田挑眉,“我供了这半年。可没见到你送过我东西,哪怕是一片鹅毛都没有。”这家伙就属貔貅的,只进不出。

    提到这事儿孙维仁也挺尴尬的,“不是你们家啥都有,不缺我这点儿吗。不过丫头,鹅毛没有,鸭毛就有一些。”他笑的神神秘秘的,从炕里摸出一个盒子,推给梁田田。

    什么意思?

    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梁田田打开那盒子一看,愣了。

    “烤鸭店的二成干股?你这是?”这家伙,什么时候开了烤鸭店了?还白送她两成干股?这样的大礼,收着有点儿烫手,不收?那是傻子。

    “嘿嘿,怎么样,丫头,感动吧。”孙维仁笑的贼兮兮的,“这可是我研究了几年的成果,虽然比不上咱们那的,可也不会太差,宫里那位让御厨研究了大半年,再加上我在外面找的人一起研究,这才弄出来的……便宜你了,一分力没出就白得了两成的干股。”

    “你要说什么?”梁田田虽然认识孙维仁的日子不久,却也知道他不是个无的放矢的人,突然送她东西,肯定有目的。

    “老乡,你也知道,这烤鸭,可是用果木最好的,我听说你们家种了不少的果树,这个,木头你们家提供,总没有问题吧。”孙维仁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梁田田蹙眉,“烤鸭,我好像听说都是枣木吧?我们家种的除了苹果就是梨,再说也没几年,哪有那么多的果木。”

    “这个…….”孙维仁挠头,“我也不是很清楚,以前没研究过这个,不过那烤鸭味道不错,你要不要尝尝?”

    吃货的人生,遇到美食哪有愿意错过的。梁田田当即表示中午留下来吃饭。

    还别说,孙维仁的烤鸭还是不错的。梁田田也觉得这干股白拿有些不好意思,虽然知道孙维仁是感激自己当初送他的东西,可梁田田也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于是果木的事儿就痛快答应了。

    “再有半个月我这腿也就彻底好了,这段日子,书院还得麻烦你了。”孙维仁知道书院的麻烦不会少,哪怕有文轩帮衬着,这丫头也不会太轻松。

    “我既然答应了,就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何况当初我们家也投了银子,这书院我们家理当尽心。”梁田田也不是那不讲理的人,“倒是你,这腿养好了再说,可千万别留下什么后遗症。”看着孙维仁那张笑脸,梁田田就忍不住想要刺激他一下。“对了,你也快三十岁了吧,这可老大不小了,这个年代的人都快抱孙子了,瞧瞧你,儿子都没一个,赶紧找个合适的姑娘成亲吧。”

    “去你的,管好你自己得了。”被人戳到痛处,孙维仁明显恼羞成怒。

    等梁田田走了,他支着下巴趴在桌子上,脑子里总是不自觉的出现一个倩影。

    暗自叹息一声,他的娶妻路似乎不那么顺利啊。

    从清风堂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从外面回来的欧阳文轩。看到她,欧阳文轩愣了,“又来看小舅舅?”似乎她每次来,都不是来看自己的。

    “是啊,书院有些事儿,过来商量商量。”少年又长高了,却显得愈发清瘦了。“听说你最近忙着练兵,是要出征吗?”纯属没话找话,面对他,梁田田也没有了当初的随意。

    欧阳文轩倒是很快就转变了态度,笑着道:“爹的意思让我先去军中历练一番,我们欧阳家族的人,早晚都是要带兵的。”他态度热络而亲切,一如既往。只是有些东西,终究还是变了。

    “练兵辛苦,你也要当心。”梁田田也不知道,她的身份是否适合说这样的话。只是看到文轩,她总是难以彻底狠下心来。“听郝伯说,你有时候忙的忘了吃饭,这样可不行,就是再怎么忙,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身体会受不了的。”

    “我知道。”这样被人关怀,欧阳文轩说不出的温暖,却依然嘴硬道:“郝伯就是多嘴,我哪里有不好好吃饭。”

    “挑食那么厉害,我还不知道你?”梁田田瞪了他一眼,“我这次过来让人带了不少吃食,那挂满虽好也别老吃,我给你带了一袋子面,是我亲手种的,你想吃就让厨房给你煮,别总是糊弄。”

    田田亲手种的,欧阳文轩笑了。“好。”他一定会按时吃的。

    两人就站在清风堂门口,左一句右一句的,竟也说了大半个时辰。

    周围的人都识趣的远远侯着,偷偷瞟着自家世子爷脸上就没断过的笑容,心里暗自叹息:可惜,梁家小姐不会成为他们的世子夫人。

    “玄烨在你那怎么样?”欧阳文轩犹豫片刻,低声道:“我听说你在书院还罚过他,可不要太较真了。”他已经委婉提醒过几次玄烨的身份,希望这丫头能够明白。

    梁田田抿着嘴笑,“放心吧,玄烨知道我是为了他好,不会跟我这表姐记仇的。”

    欧阳文轩欲言又止,心道:如今他还只是个普通皇子,自然不跟你记仇。将来他成为天下的共主,万万人之上,谁知道什么时候抽风想要算计呢?

    罢了,以欧阳家的功勋,就算有那么一天,他保住她就是了。

    “话是这么说,你也别太严厉了。球球不止一次和我说,你这个姐姐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严厉。”眼看着梁田田挑眉,他忙道:“我这可不是告状啊,球球也不是跟我诉苦,就是我们兄弟间聊聊,你可别为了这个罚他。”

    瞧他紧张的那副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梁田田是老佛爷呢。

    “我有那么不讲理吗。”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好了,我也该走了,倒是耽误你这许多功夫。对了,你在家待多久?球球和虎子嚷嚷许久未见你了,说是想你了。”

    “这个……我马上就要回去,改天我去府上拜访吧。”离得这么近,他也惦记经常去他们家看看。

    “那好,记得提前打招呼,我给你做好吃的。”梁田田像是哄孩子似的,跟他摆摆手,大方的走了。

    欧阳文轩目送她上了马车,眼看着那马车的影子都没了,整个人还像是个望夫石似的站在门口。

    梁田田倒是没太多感触,什么事儿见多了也就习惯了。回到家里亲自准备了晚饭,叫了玩疯的几个臭小子来吃饭,迟疑道:“怎么又没看到二哥?”大哥刚出门,爹也正巧不在家,二哥这几日跑的可勤了。

    “哦,二哥据说去赴宴了,好像是新结识的一个姓任的举人,说去他们家做客。”球球随口说了一句梁田田也没在意,结果掌灯时分二哥还没过来,梁田田这才意识到不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