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68诗会

    感谢【whu924414】亲打赏的香囊

    感谢【dragon_318】亲投的粉红票

    感谢【洁曦】、【dragon_318】、【偷闲女】、【戴花花的魚】亲打赏的平安符

    ---------分割线----------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句话是千古不变的至理名言。

    女人多的地方,更是是非多。

    哪怕梁田田已经努力让人忽视她的存在,哪怕她已经很低调了,可还有人注意到她。

    原因无他,梁田田太美了。她不是那种美的惊心动魄,却能让人一眼望过去就能记住,如涓涓细流,镌刻在心田。

    说是羡慕嫉妒她也好,说是厌恶也罢,总之,梁田田这个“外来者”还是不会被所有人接受。

    景悦敏感的察觉了这一点,好在她本就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就低声劝梁田田,“别理他们,一个个的眼睛都生在额头顶上了,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神气的。”这丫头说话,一如既往的不客气。

    梁田田抿着唇笑了,她向来不在意外人的观点。何况眼前这些人,在她眼里不过一群没长大的小丫头片子,她又怎么会在意。

    人渐渐都到齐了,长安伯夫人这才在欧阳文轩的搀扶下缓缓走了出来。

    所有人都起身行礼。

    梁田田的目光落在欧阳文轩身上一瞬,随即移开。

    他瘦了。

    微微蹙眉。他这又是何苦呢。

    “让大家陪我老婆子,想必你们这些年轻人都是闷的。”长安伯夫人笑意盈盈,一开口倒是让紧张的气氛缓解不少。

    欧阳文轩笑着道:“姑母说的哪里话,您可不老。不信问大家,咱们两个站在一起,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是我姐姐呢。”

    “就你会耍滑头。”侄子有意不想让人看出他的难过,长安伯夫人自然也要帮衬着。“我许久不在襄平城,这的大部分倒是不认识了。”她看似随意一指,就指在了梁田田身上。“这是谁家的姑娘?长得可真是标识。”明显感觉扶着自己的手一进。长安伯夫人安抚性的拍了拍侄子的手。侄子的心上人,她直视好奇罢了,还能真欺负不成?

    这样想着,有些恼怒的看了侄子一眼,结果就对上侄子一脸的讨好。

    这小子,可真是把人家装进了心里。可惜。襄王有梦,神女无心啊。

    梁田田头皮一紧,直觉无数冷箭嗖嗖射过来,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估计她都成筛子了。

    “梁田田见过长安伯夫人。”梁田田头皮发麻,这老女人突然点自己。肯定不会那么偶然的。

    “原来是梁家的姑娘,倒是规矩懂礼。”感觉到侄子的紧张。她突然就没了心思。随意又点了两个姑娘,被她点到的姑娘都是一脸激动,特别是看到欧阳文轩在侧,有人已经隐约猜到这一次诗会的目的了。

    一想到能够成为定远侯府的世子夫人,这些姑娘们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个个脸蛋红扑扑的,看向长安伯夫人的目光满是殷切。偶尔瞟向欧阳文轩的目光也难掩欢喜。

    可惜。这样殷勤的目光,只会让欧阳文轩更加讨厌他们。

    一群只惦记定远侯世子夫人位置的女人。跟当年的上官月陌有什么区别?这样的女人,是不配进他的清风堂的。

    又说了几句场面话,长安伯夫人就让大家坐下了。

    景悦拽着梁田田的袖子悄声道:“长安伯夫人认识你?”

    梁田田摇头苦笑,她应该不认识,不过有了欧阳文轩,应该就认识了。

    “奇怪了,怎么一上来就找到你头上,难道是之前咱们闹事儿她知道了?”景悦有点儿紧张,“天啊,不会让我爹知道吧?”

    梁田田无语了。

    这丫头还知道自己那是闹事儿啊。

    “规矩些,长安伯世子夫人可不是普通人,千万不要再惹事儿了。”梁田田看到郭平在丫鬟的引领下又回来了,忙警告景悦,“要是再惹事儿,只怕我们以后想见面都难了。”

    这一招对景悦倒是奏效,当即眼观鼻鼻观心的稳稳坐了。

    “……既然说是诗会,那大家就作诗看看吧。”长安伯夫人一摆手,有下人忙给两边都送去了笔墨纸砚。“就以夏天为题写一首诗吧,写什么不限制,给大家半个时辰的时间。”知道侄子心有所属,长安伯夫人也就没了兴致看这些小丫头胡闹。只是诗会的名头打出去了,不好就这样散了,自然要继续下去。

    欧阳文轩倒是乖巧的一直给姑母打扇,目光落在亭子里,冲梁家兄弟笑着点头。

    众人都知道长安伯夫人的身份,在这辽东府,还没有人不想巴结定远侯府的,因此都格外卖力。

    梁家兄弟倒是没急着作诗,这种聚会也就是那么回事儿,不见得真就一定要参与。

    倒是女孩子那边,一个个巴不得的表现自己,半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今儿长安伯夫人突然出了固定题目,更是让许多姑娘提前准备的诗词用不上,因此大家伙都有些焦急。

    梁田田左右没想着参加,就一脸淡定。她偷眼打量,有许多姑娘跟她一样没有去拿纸笔,想来也是不擅长诗词的。

    一位姑娘突然站起来,大大方方的道:“夫人,我不擅长诗词,想弹奏一曲给姐妹们助兴如何?”

    长安伯夫人看了一眼,见是个及笄的小丫头,点了点头。“需要什么就跟他们说。”

    那姑娘大大方方的行礼,“回夫人的话。我自己带了乐器。”

    感情是有备而来。

    长安伯夫人也不点破,只含笑点头,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那姑娘抱着琵琶弹奏起来,梁田田倒是一怔。年纪不大,弹奏的正经不错,也难怪敢在这样的场合出头。

    难道她也想嫁给文轩?

    梁田田微笑看着,结果发现那姑娘的目光始终望着亭子那边,她就有点儿糊涂了。

    那姑娘有了心上人不成?

    一曲完毕,这边也有人写了几句诗词了。梁田田见那姑娘上前行礼。长安伯夫人问了她的姓名、年纪,那姑娘似乎还挺激动的。

    景悦凑到梁田田身边低声道:“那是府衙郑推官的幼女,不是嫡出的,却养在嫡母名下,听说她那姨娘是个乐师,就是弹奏的一手好琵琶……这丫头平日里倒是谨小慎微的。今儿出这风头,不知道看上了谁。”她坏心眼的笑着,“刚刚就你家兄弟出了风头,她不会想给你当嫂子吧。”

    梁田田心一动,难道还真是看中了自家二哥?

    刚刚好像除了郭家人就是他们家人出风头了。梁田田忍不住望向亭子那边,发现自家二哥歪头跟玄烨说着什么。看都没看这姑娘一眼。她大致明白,自家二哥只怕还没看上这姑娘。

    郑家那位姑娘行礼后抱着琵琶缓缓退后。最后却忍不住又望了一眼亭子那边,就看到靠着亭柱一个修长的身影孤单、落寞的站着。姑娘心里一紧,同是庶出,她大抵明白他的痛。姑娘抿着嘴,这样巴巴的望了一眼,就要收回这近乎放肆的目光。

    那边郭东似乎感觉到一道目光落在身上,猛然回头。就对上一双痛心的眸子,浑身一震。那个姑娘的倩影就落在心头。再也拔不出去了。

    “郑推官家的闺女吗?”郭东喃喃,迎上少女羞红的脸蛋,冲她灿烂一笑。

    有时候有些人,哪怕只见了一次也觉得像是上辈子就见过一样熟悉。什么都不用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会让人懂得。

    等那姑娘落座了,郭东才收回目光,微微蹙眉。推官是七品,还是府衙里的,凭借他不过八品的县丞老爹似乎很难娶到这姑娘呢。何况自己还是一个庶子。他想到内卫……不知道如果是大人帮忙提亲,会不会有把握一些。

    少年已经十八岁,却还没有定亲。这一旦心里有了一个人的影子,就突然陷入爱河,无法自拔。

    这个小插曲本来没有人注意到,倒是梁满囤,跟郭东交手后就一直暗中打量他。发现他目光落在女子那席,再联想之前那弹奏琵琶的姑娘,他笑了。

    看来那些同窗说的不错,这种聚会果然就是来牵红线的。

    梁满囤没有在意,看着自家弟弟已经提笔,自己也拿起了笔。

    球球飞快的写了一首小诗,低声道:“姐姐说低调,那就低调吧。”他这诗很普通,并不招人眼。

    梁满囤瞟了一眼,赞许道:“不错。”出风头什么的他们都不习惯,闷声发大财才是梁家人的传统。

    虎子那边根本没拿笔,低声道:“姐姐不会作诗啊,怎么办?”

    “不会就不会呗,姐姐又不喜欢。”球球无所谓的道:“没事儿,姐姐不喜欢的事儿没有人能逼她。”一点儿都不担心万能的姐姐。

    梁满囤失笑。

    也不知道小妹怎么回事儿,从小那么喜欢读书,竟然最讨厌的就是作诗。这么多年来根本就没听过她作诗,倒是念了不少首很好听的诗词,说是在杂书上看到的,偏生那诗很好,他们兄弟从中学了不少,作诗水准倒是都不错。

    场中陆续有人别出心裁去表演节目吸引大家眼球,有一位姑娘的丹青特别好,现场作画,就是此情此景,赢得了不少赞叹。

    很快时间到了,下人来收诗词,轮到女方那边时,一直安安静静的人群中突然响起刺耳的声音,“梁小姐,你的诗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开始休假了,稿子设定时发布了,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__^*) 嘻嘻……

    姑娘们记得投票,我会努力不断更的。老家在一个老狼洞一样的地方,没有络,姑娘们不要忘了我啊o(n_n)o哈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