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67诗会背后的意义

    感谢【北堂0馨儿】、【 若美兮】、【飞仙流影】、【飘香女】亲投的粉红票

    感谢【洁曦】、【xg**1228】、【rain雨76】、【molly0707】、【別再胃痛】亲打赏的平安符

    ---------分割线----------

    “姐,我能打败他。”球球一脸笃定,脸上难掩那份自信。

    梁田田自然知道自家弟弟的本事,如果虎子跟郭东搏命,这人也不见得会是虎子的对手。

    只是……

    “我们家已经很高调了,你不许出手。”梁田田有些后悔,今天真不该出这个头,这与他们家一向低调的原则不符。

    已经有一个弟弟这样出名了,不能再有一个弟弟扬名。

    虎子气鼓鼓的回去了,郭东深吸口气,“那么,这件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是吗?”如果可以,他并不想跟梁家动手,今天小小显露一把,应该够了。况且已经把那对兄妹比下去了不是吗。

    “不,我跟你打。”一声轻笑,梁满囤下场了。

    长衫的下摆随意别在腰间,他轻松的站在场地中央。“别说我欺负你,我让你一只手。”

    无数少女花痴一样看着场地中那个自信满满的少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他能赢。

    梁田田与有荣焉,突然发现,自家哥哥原来已经成长成为大人了。记忆中却始终记得他们年幼的模样,这种感觉……说不出的骄傲与自豪。

    梁田田苦笑。什么时候自己把哥哥也当成了孩子吗?

    郭东蹙眉,“我比你大,你没有欺负我。”他并没有被侮辱的感觉,相反,他比在场的其他人更清楚这少年的实力。千户大人的亲儿子,从小就习武,他这半路出家的,肯定不是对手。

    “也好。”梁满囤也意识到做人不能太高调,况且这郭东行事他还挺看好的。至少比那郭襄兄妹要强。不就是庶出吗,难道就不是郭家的孩子了?怎么能这样被羞辱。

    这样想着梁满囤就存了心思帮他一把,等两人动起手来,他并没有下死手。

    那边郭东自然也不敢搏命,他只是想要借此扬名罢了。

    于是乎,两人都存了留手的心思。这场比试倒是你来我往过了几十招,颇为耐看。特别是那些少女,本就不懂,只觉得两个美少年都是身姿曼妙,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更有甚者开始打听,问问这两人可否婚配了。

    两人再一次相撞。梁满囤的铁掌贴在了郭东的胸口,郭东的手指也切中了他的要害。两人同时一怔。

    “还打吗?”郭东眼里难掩笑意。

    梁满囤挑眉。“结束?”

    郭东点头,两人同时后退。

    众人傻眼了,这就完了?

    梁田田等人凑近梁满囤,“二哥,还好吧?”梁田田关切道。

    梁满囤大大咧咧道:“没事儿。”根本就没尽力,哪里会有事儿。

    “满硕,跟哥去换身衣裳。”这大热天的打的出了一身汗。衣裳可没法再穿了。好在他们出门下人都会带着备用的衣裳鞋袜,倒是不用担心。

    有宅子里的下人引了两人去宅院换衣裳。两人的小厮忙跟了过去。

    景悦这会儿也不哭了,凑过来小声道:“田田,对不起,我没想到事儿闹得这么大。”她像是个做错事儿的孩子,畏惧的看着她,“不过郭家你不用担心,回家我就跟爹说。”

    梁田田叹气。一个郭家她根本不怕,问题是……这高调的行事风格根本就不是他们家的作风。

    那边郭家兄妹也被引着去休息了,其实是为了避免尴尬。

    这诗会还没开始就闹出这么多事儿,梁田田真想转身就走。

    不远处一个三层的阁楼上,一位美艳的贵妇人看着身边的少年,无声的笑了。“文轩,这就是你心里那个丫头吧。”很笃定的语气。

    欧阳文轩蹙眉,“姑母说什么?”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远处那个身影,他自以为掩饰的好,那灼灼目光却早就出卖了他的心。

    “你迟迟不肯定亲,难道不是因为心里装了人?”长安伯夫人叹气,“你这傻小子,既然喜欢人家,就娶回来算了。咱们欧阳家在辽东府的地位,也用不着你去联姻巩固什么,如果怕你爹不同意,姑母去说好了。”在她看来梁田田这丫头虽然不错,也不像是大家族出来的,毕竟没听说哪个大户人家姓梁。

    姑母这样为他,欧阳文轩心里一暖,却苦涩一笑。

    “侄儿没有这样想过。”既然人家已经定亲了,既然已经被拒绝了,又何必让她烦恼。这样说着违心的话,不知道怎么的,心一揪一揪的难受,像是被人攥紧了,透不过气来。

    “真没有?”长安伯夫人似乎不准备这样放过他。“姑母特意为你办了这样一个诗会,既然不喜欢那丫头,那就干脆选一个合适的做定远侯府的世子夫人。”活了一把年纪,吃的盐比侄子走的路都多,她哪里看不出侄子那点儿小心思。

    明明喜欢的紧,偏装的若无其事,那为难的样子,她看了都难受。

    大男人,喜欢就去求娶,这样算什么?

    定远侯府世代武将,长安伯夫人当年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的主,就见不得侄子这样。

    “姑母,您别逼我。”欧阳文轩蹙眉,他根本不想娶妻。

    “我逼你?”长安伯夫人脸上的表情僵住,“文轩,这一次要不是为了你,你当姑母会跟你姑父回来襄平城?你这孩子,当初受了那么多苦都不肯给姑母送信。如今你大了,难道姑母要眼睁睁的看着你有了心上人却不能娶进门?”她只得了一个女儿,偏生嫁的远,本来两夫妻搬过去守着,后来还是得知侄子出事儿,她才千里迢迢跟丈夫回来这边,不就是为了守着侄子吗,人家居然还不领情。

    “姑母,她。已经有了心上人。”痛苦的闭上眼睛。如果不是这样,就算是她成亲了,他也一样抢来。问题是人家有了心上人,根本就装不下他了。

    “什么心上人不心上人的,这女人啊,一旦嫁人生子。这心思就在男人身上了。你别担心,姑母去说,就不信咱们定远侯府的家世她会看不上。”这一点她极其自信,至少在辽东府,还没有人让他们欧阳家让步。

    “没用的姑母。”顾不得丢脸,欧阳文轩苦涩一笑。“早在她定亲之前我就问过她可否愿意做我定远侯府的世子夫人,可惜……”

    尽管欧阳文轩没说。长安伯夫人还是明白了。

    “她竟然拒绝了?”她有点儿不敢想象,是什么动力让她拒绝了定远侯世子夫人这个身份的?

    这丫头,还真是与众不同。

    “她和那人青梅竹马,从小就定亲,只是后来退亲了,前不久他们又定亲了。”欧阳文轩知道姑母的性子,就彻底断了她的念头。“她的未婚夫婿是内卫指挥使。”

    “那个皇帝特例赏赐的同进士——内阁行走——朝廷最年轻的三品大员凌旭?”

    见侄子点头,长安伯夫人彻底傻眼了。

    “这可真是……”这丫头怎么就这么好命。有天下这样出色的男人喜欢她。“我怎么看不出她哪里好?”她不想承认,可依然有点儿羡慕嫉妒。

    “姑母,她的好只因为她的人,跟才貌、身世都无关。”欧阳文轩想到当年那个明明害怕的要死,却依然镇定杀人的小丫头,心头有温泉流淌。“当年她才七岁,却于杀手手上救了我,小小年纪不慌不乱。明明家里穷的吃了上顿没下顿,还是省出吃的给我,最后还给我留了一串钱……”往昔的回忆在他口中娓娓道来,他摸了摸胸口,那里有一枚铜钱贴身放着。

    “原来她是文轩的救命恩人。”长安伯夫人觉得自己好像懂了。

    欧阳文轩却觉得姑母什么都不懂,如果她能因为这个不去打扰小丫头,也挺好。

    “她不止一次救过侄儿的命,上官月陌下毒,府城所有大夫诊治我活不过一个月,是她冒险带走侄儿……梁家精心照顾两个多月才救活了我。”

    “文轩,听你的意思,她对你也是有心的。”不然一个大姑娘,照顾他那么久,怎么可能毫不避讳。

    “她的确对我有心。”这一点欧阳文轩看的分明,“可惜,她只当我是朋友,是大哥。”却从不是爱人。

    长安伯夫人突然觉得自己很愚蠢,为什么要办这个诗会来戳侄子一刀,明明他那么难过。

    欧阳文轩却显然是个体贴的人,“我还得谢谢姑母,上一次被她拒绝,我一直不敢见她呢。”在这个真心疼爱自己的姑母面前,他毫不避讳的展现自己心里的那点儿期许。“能够远远的看着她,也是我的幸福。”

    长安伯夫人有些不能理解,看着梁家那几个出色的孩子,她只是叹气。只要不是瞎子,谁都看得出来梁家必定会前途无量,如果文轩娶了那丫头,以后也会多一份助力吧。可惜了。

    柳树下,梁田田坐在景悦身边,很快跟襄平城这些大小姐们玩到了一起。

    景悦偶尔调皮,人前却能装淑女,这让梁田田感觉很搞笑。她也不是个多话的人,别人说什么都一笑而过,大家看她性子好,又加上梁家兄弟出众,渐渐的竟没有了之前的排斥。

    有人忍不住看她安静的脸,心中感叹:原来襄平城人人都说的丑八怪竟然长得这么美。(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