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66梁家兄妹初扬名

    感谢【_月亮河_】亲投的粉红票

    感谢【爱吃肉的喵喵】亲打赏的平安符

    ---------分割线---------

    梁家兄妹对视一眼,同时迟疑了。

    如果真拼爹,一个小小的县丞,不过八品,他们自然是不怕的。

    问题是……这与梁家向来的低调不相符。

    这一次连向来不顾后果的虎子都为难了。

    到底该不该说呢?

    梁田田头疼。

    小孩子的游戏果然麻烦,动不动就拼爹,真拼得过也行。问题是自家爹是跟着这县丞差了好多级呢,真说出来,不得说他们家欺负人啊。

    唉!

    官太大了也是烦恼啊。

    某人抱着这样的烦恼,看了一眼景况。

    景况心领神会,“县丞很了不起吗?”他冷笑一声,“郭襄你也别吓唬人,是你妹妹先对我姐动手的,这件事儿,我们景家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他爹可是六品的通判,岂会怕一个县丞。

    果然,郭襄脸色一变。

    这事儿可不好收场了。

    “舍妹顽劣,惊扰了二位姑娘。”温柔却又有些疏离的声音响起,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路,郭东修长挺拔的身影出现,一拱手,“郭东代弟弟妹妹给几位道歉。”说是道歉,他态度不卑不亢,一点儿都看不出敬畏和别的什么。

    众人忍不住望过去。

    这人谁啊?

    人群中有人低声道:“郭平不就一个哥哥吗,难道是堂哥?”

    “你是谁?”景况也不认识这人。微微蹙眉。襄平城就这么大,圈子很小,按理说这人他该认识的。

    “在下郭平,是郭襄、郭平的兄长。”郭东态度让人觉得很舒服,一下子就把那对兄妹比下去了。

    “既然你们认错了,那这件事儿就算了。”景况也不是那得理不饶人的,看了一眼梁田田,“梁家姐姐,你说呢?”他们虽然同岁。梁田田生日却比他大些。

    梁田田点头,这事儿本来也没吃亏。

    郭东也松了口气,“既然如此,那……”

    “我不同意。”郭平却气恼的大叫道:“郭东,你个庶子,谁认你是我哥哥了。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我的事儿不用你管。”无视郭东瞬间黑下来的脸,推搡着自己的亲哥哥,“哥,你给我教训教训他们两个贱人。”

    “原来是庶子啊。”人群中窃窃私语,郭东沉默的闭上眼睛。袖子里的拳头握紧了。也罢,既然他们找死。自己又何必帮忙。

    郭襄冷脸瞪了郭东一眼,对于他的行为觉得很丢脸。“你没有说话的份,这里的事情我会解决。”他拿出嫡子的态度,郭东身份尴尬反而不好多说。

    “这件事儿,你们是不是该给我们家一个交代。”郭襄知道景家他们惹不起,就挑了“软柿子”的梁家,直接看的也是梁田田。越看心里越喜欢。这丫头长的可真好看。

    梁田田有些厌恶的蹙眉,球球上前一步挡在姐姐面前。脸上始终挂着笑。“不知道郭公子想怎么解决。”他轻轻的抖了抖袖子,动作行云流水,“文斗还是武斗?”

    “嗯?”郭襄愣了,“什么?”

    “我小哥哥问你是文斗还是武斗。”虎子挑起嘴角,笑的得意,“这件事儿我们占理,偏生你们不讲理,那就干脆划下道来,来比试一场好了。文斗、武斗,我们都奉陪。”说完他冲小哥哥挑眉,今年辽东府的秀才第一人,岂会怕了郭襄。

    郭襄一怔,刚要答应,结果有好友拽了他一把,低声道:“那人是今年的秀才第一人——梁满丰。”

    郭襄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孩子。

    年纪这么小,还真是个孩子。

    他秀才试考了四十六名,即使不想承认,也知道不会是对面这孩子的对手,当即道:“武斗!”辽东府民风彪悍,一般大户人家都会给孩子同时请两个师傅,这郭襄也是从小习武的,就不信打不过这么个小屁孩。

    人群中一阵唏嘘。

    “要不要脸啊,这么大个人跟一个孩子武斗。”

    “就是啊,这孩子这么小,白白净净的,他也下得了手?”

    “谁不知道郭家世代习武,这孩子哪里是对手。”

    球球脸颊抽搐了一下,这种被人瞧不起的感觉……真别扭。他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对面脸色通红的郭襄,笑了。

    是气得吧,一会儿有你羞的时候。

    郭襄也是要脸面的,看了一眼球球和虎子,“别说我欺负你们小孩子,你们兄弟一起上吧。”梁满丰、梁满硕不是吗。辽东府今年的风头都让他们出了。正好,就借着他们给自己扬名好了。

    “用不着,我……”虎子刚要说“我一个人就能把你揍趴下”,身后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且慢!”梁满囤慢腾腾的走过来。

    虎子一看急了,“二哥,不用你出手,教训他还用你,爹知道了还不得狠狠揍我。”

    众人一脸怪异,感情这一家还是组团来的。

    欧阳建德冷着脸冲过来,“二哥,满硕说的是,不就是郭襄吗,我能打过他,不用你。”

    球球一脸讨好的看着他,“二哥,我们要是输了你再帮忙好了。”

    云弄璋此时也走了过来,“他们欺负表姐,还是让我动手吧。”他下意识的以为这几个孩子不是对手。

    “哎,等我把话说完啊。”梁满囤不高兴了,“我要是跟他打,传出去不是欺负他吗。”他笑得一脸阳光,却压低了声音道:“虎子。你去。记住喽,十招,就十招,不能多不能少,不然别怪我回去收拾你小子。”

    “为什么?”虎子一愣,嘀咕道:“我一招就可以解决他。”

    梁田田却是明白了二哥的意思,低声道:“十招,你要是敢多用,回去就等着加罚吧。”

    虎子顿时变成苦瓜脸。感情还要罚啊。他把所有气都出在郭襄身上,“赶紧,出来打。是男人就别墨迹。”

    郭襄早就要气爆了,这种被人忽视的感觉真是太憋屈了。

    “你们兄弟一起上,别说我欺负你们。”他咬牙切齿的。

    梁满囤摇头,“我是举人。你是秀才,跟你比试,是我欺负你。”他说的理所当然的。

    “你……”郭襄气得不行,第一次听说武斗还按照科举的名次排的。

    这一家人,简直欺人太甚。

    郭襄没有注意到,身后小妹目光灼灼的盯着“敌人”。一脸花痴。

    “我们家向来讲理,满硕是我最小的弟弟。跟你比试好了。”梁满囤推了一把,虎子脚尖在地上一点,身子像是一只大鸟,飞出老高,随即滑了出去。

    就这一手功夫,不知道征服了多少少女的心。

    奈何虎子太小,不然只怕要有人动春心了。

    郭襄也是行家。只一眼就知道自己小觑了对手,当即也不二话。飞掠出去,动作也是很耐看。

    可惜,这凡事就怕对比,虎子年纪小,又长得好,不自觉的就拉拢了人气。

    人群中大家伙都在议论这两伙人,反而把景家人给落下了。

    “啊,我知道了。”有人惊呼,“满硕,梁满硕,不会是今年咱们辽东府那个最年轻的秀才吧?”

    这么一提,就有人联系起来,“刚刚那孩子好像叫满丰吧?满丰,梁满丰?可不是今年的秀才第一人。天啊,他们年纪这么小?”

    “这两个孩子可真好看啊。”这明显是花痴的女孩子在说话。

    有那少爷嫉妒道:“读书那么好也就算了,功夫竟然也这么好,难道他们打出了娘胎就开始学习?”

    那边虎子和郭襄已经动手,几招下来虎子有些恼怒。明明一招就能取胜,偏偏让他打了这么久,这不是气人吗。

    球球也是不解,“二哥,为什么不让虎子直接打败他?”

    “低调。”梁田田轻声吐出两个字,就仔细看着场中。爹教授功夫果然都不是花架子,郭襄功夫底子扎实,偏生没有实战经验,如果两个人性命相搏,虎子早杀了他不知道多少次了。

    毫无悬念的,十招到了之后,虎子一个侧踢,正中郭襄胸口。

    郭襄整个人箭矢一般射出去,眼看着就要摔倒。虎子那边却跳起来,明显不想轻容易饶过他。

    郭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把接住了郭襄,同时抬手一挡一送,虎子就被扔了出去。

    落地时虎子灵巧一转身卸掉力道,才没让自己太过狼狈。恼怒的盯着对面的人,虎子压下心底的怒火,危险的道:“好功夫!”

    郭东那边已经把受伤的郭襄交给了下人,轻声道:“既然已经比试过了,这件事儿是不是就该放下了。”他很清楚梁家是什么人,并不想对上。只是……想到大人让他扬名的命令,又有些迟疑。

    虎子却是个不服输的性子,按理说他就坡下驴说两句场面话也就算了,只是刚刚在郭东手上那么狼狈,他有点儿不甘心。

    “放不放下打过再说。”虎子就要冲上去。

    “住手。”梁满囤却先梁田田一步开口了,“虎子你不是他对手,回来。”已经打过一场,体力消耗太多,梁满囤自然心疼弟弟。

    虎子不服气道:“可是二哥……”

    “回来!”梁满囤板起脸。

    球球蹙眉,刚要迈步,肩膀被一只手按住了。他抬头不解的看着姐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