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63赴宴【求保底粉红】

    感谢【桃子妞妞】、【十一月之雨】、【小海妖】、【芙蓉伴柳】、【夜色琥珀】、【隱藏の精靈】、【尋找于晴】、【身未动心~~】、【我爱grubby!】亲投的粉红票

    感谢【火星柴柴访问地球】亲打赏的平安符

    ---------分割线---------

    景悦到底没有如愿以偿的留下来,被景通判一句“小女顽劣。”给强行带走了。

    小丫头走的时候眼泪汪汪的,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特别是看到景况留下,竟然还不避讳的狠狠瞪了弟弟一眼,梁家人愣神了好久。

    景通判觉得丢脸,硬拖着把闺女带走了。

    梁田田一路忍笑送景悦出去,并答应她三天后随她去摩天岭的诗会。

    梁家一起读书的孩子多到六个,梁田田蹙眉。都能开个私塾了。

    开学还有一个月,几个孩子功课都很好,只是对于青山书院教授的东西不熟悉。这让梁守山本想给几个孩子请个先生的想法打住了,原因无他,青山书院的东西,也就自家闺女会。

    对于梁田田莫名懂得的许多东西,梁守山自动理解为跟她那个宝贝空间有关,倒是没有在意。

    刘瑞丰没有来梁家住,只是偶尔也会一起过来读书,不过时间都特意挑了梁田田不讲课的下午,也不知道怎么变得如此懂事儿。

    日子转眼间就到了跟景悦约好的日子,梁田田想到摩天岭的风光。带着四个丫头,又特意带了两身方便的猎装出门。

    崔婆婆已经给小姐收拾好了出行的东西,前院更是派了两个伶俐的小厮和四个护院跟着。这一行人看着都是青涩的少年男女,可只有梁田田知道,跟在她身边的人,就没有一个弱的。包括她的几个丫鬟在内,所有人都有不弱的功夫。

    景悦大小姐脾气,身边倒是带了不少下人,不过她不愿意老实的坐着自家马车。反而挤到了梁田田的车上。

    梁田田前脚刚出门,梁满囤就一身戎装出了门,身边竟然还带着六个小子,可不是球球他们几个。

    “二哥,一大早就叫我们,做什么啊?”球球狐疑道:“我们今天还要读书呢。”

    “小妹都出门了。你们还读什么书啊。”梁满囤不负责任的道:“好不容易歇歇,你们也不怕读书读傻了。走,二哥带你们去参加一个聚会。”小厮牵来马匹,梁满囤翻身上马。

    几个小的也人人骑马,哪怕嘴上说要读书,可年纪小。谁又能抵挡住游玩的乐趣。

    “二哥,咱们干啥去啊。是什么聚会啊?”虎子忍不住道。

    玄烨微微蹙眉,有些迟疑,不知道这样出门会不会被人认出来。转念一想,皇子们轻易不能离京,自己从皇宫出来,可没有几个人认识。

    “是长安伯夫人举办的一个诗会,请襄平城各家族的少爷、小姐参加。你二哥得了一个帖子,这不。带你们去乐呵乐呵。”梁满囤爱交朋好友,到了辽东府很快就认识一群朋友,整日里聚会不少,渐渐的他也喜欢上这种恣意的生活。

    “长安伯夫人?”欧阳建德愣了一下,“姑奶奶举办的诗会?在哪儿啊?”这长安伯夫人说起来不是旁人,还正是欧阳文轩的嫡亲姑姑。只是之前长安伯一家不住在襄平城,也是年初才搬回来的。按照辈分可不是欧阳建德的姑奶奶。

    “啊?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啊。”梁满囤恍然,“怪不得呢,这次诗会在摩天岭定远侯世子的庄子上举行。”之前他还纳闷,怎么用了文轩大哥的地方,感情人家还是亲戚。

    “那能看到轩哥……”球球一看身边的景况,忙改口道:“能看到定远侯世子吗?”他好像有好久没看到轩哥哥了。自从姐姐和凌旭大哥定亲,似乎就没看到人。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梁满囤挠头,“我也是昨儿刚接到的信儿。”

    景况突然惊呼一声,“遭了。”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他。

    景况苦着脸道:“我姐约了田田姐去参加劳什子的诗会,我记得地方就是在摩天岭。不会是同一处地方吧?”他想到自家姐姐的不靠谱,顿时一脸苦涩。

    众人看傻子一样看着他,球球叹气道:“摩天岭就定远侯世子那一处庄子。”这下可倒霉了,姐姐不在,他们居然偷跑出来,回去还不知道怎么被罚呢。

    一想到要被扒了裤子打,球球心下恐惧。这自家人啥的没关系,可如今还有景况和欧阳建德呢,这事儿闹得……“二哥,我们还是不去了吧。”球球苦着小脸,“姐让我们在家乖乖读书的,这要是让姐撞上……”

    梁满囤看着几个男孩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儿窝囊。

    “怕什么?”他努力挺起胸膛,让自己看起来说的很有底气。“二哥带你们出来,难道小妹还能反对不成?”

    虎子深以为然的点头,“是啊,姐姐也得听二哥的。”在家里,可是一直讲究长幼有序的。

    “这不就得了。”梁满囤很有成就感的点头,“那就走吧。”他催马在前,心里暗暗叫苦。好像忘记了,爹说过把球球他们交给小妹的,自己这……不算是闯祸吧?

    身后一个部位隐隐作痛,梁满囤几乎能预感到后果。

    哎,死就死吧,总比在弟弟们面前丢人强。大不了回家去爹书房脱了裤子挨打,又不是没打过。

    抱着这样光棍的心理,梁满囤倒是很快就释然了。

    景况一路上愁眉苦脸的,球球诧异道:“景大哥你怎么了?”他自作聪明的道:“是不是怕我姐回去罚你?你放心吧。我姐是很讲道理的。”

    景况都要哭了。

    问题是自家姐姐不讲道理啊。

    “兄弟们,等到了山上,你们可得掩护我啊。”景况想到自家姐姐的不靠谱,一脸哀求。“千万不要让我姐看到我,拜托了诸位兄弟,回来我请大家去福满楼喝酒。”

    玄烨不解的看着他,“你怎么那么怕你姐。难道……她打你?”想到梁田田的凶残,玄烨心有余悸。幸好最近读书不曾出错,不然当着这么一帮兄弟的面挨打。该多没脸了。

    梁田田根本不知道,就因为一时兴起教了玄烨几天功夫,初始时那一顿藤条给未来的大乾皇帝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直到很多年后,这位亿万人之上的存在,每每想起她的时候都是又敬又怕。

    “我姐倒是不打我。就是……”景况知道在背后编排自家姐姐不好,就没吭声。

    几个小家伙面面相觑,金宝忍不住道:“那是什么?”除了挨打,他真想不到别的吓人的事儿。

    “不会是罚不让吃饭吧?”欧阳建德眨眨眼,“那可挺缺德的。”

    “你一天竟知道吃。”虎子埋汰他一句,歪头道:“景兄。你姐姐那么漂亮温柔的人,难不成真会罚你?”

    景况都要哭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姐姐温柔了?

    至于漂亮吗……估计也就自家表弟会觉得姐姐漂亮。想到自家表弟。景况又叹气,那小子绝对有自虐倾向,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从小就欺负他的自家姐姐。

    “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我告诉你们啊,这一次的诗会整个襄平城适龄的年轻人都来了,你们几个也老大不小了。看看跟哪家的姑娘对眼,回头哀求了家里长辈。可以去提亲啊。”同是男孩,关系又不错,梁满囤就打趣他们。

    玄烨却冷冷的回敬了一句,“这里二哥年纪最大,要说着急,那也是二哥的事儿。”一句话顶的梁满囤脸蛋通红。想到近来时不时有人明示暗示的举动,他就有些气恼。“你二哥还年轻呢,可不着急。”

    “二哥竟说假话,大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跟大嫂定亲了。”虎子不怕死的揭短,“二哥你现在还没定亲呢,准备啥时候给我们娶回来一个二嫂啊?别怪我没提醒你,凌旭大哥还等着娶姐姐过门呢,你要是耽误事儿,看凌旭大哥不恨你的。”

    “他敢!”梁满囤哼了一声,“想娶咱们家田田,也得过我们这关才是。”斜楞一眼虎子,“我可告诉你小子,分得清里外啊。凌旭大哥他始终是外人,要是他欺负田田,你小子站错了队,就等着屁股被抽烂吧。”

    虎子不干了,“二哥,我是傻子吗?”他当然要向着自家姐姐了。

    球球深以为然的点头,“我看你也不聪明。”气得虎子哇哇大家,嚷嚷着要比武。

    球球一脸淡定,“你打的过我吗?”说的虎子彻底没脾气了。

    玄烨轻笑,“放心吧,如果凌旭大哥欺负姐,我也不会饶了他的。”本以为只是少年的一句玩笑话,若干年后今天在场的人却真正领会了这话的意思,凌旭也为此付出了足够的代价。

    在襄平城里也不敢催马快行,这一行人都是俊俏少年,自然惹的不少人侧目。

    在城门口的时候又遇到另外一行人,也是几个骑马的威风少年,其中一个人惊喜道:“表哥。”稍显稚嫩的少年脸上带着腼腆、矜持的微笑,已经催马过来了。

    “表哥,你这是要去参加长安伯夫人的诗会吗?表姐呢?”

    表姐表姐,就知道表姐!

    景况看到那人,脸当即黑了。

    果然,有自家老姐的地方,就有表弟这个小尾巴的身影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感谢大家的支持,月初第一天,求保底粉红票o(n_n)o谢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