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60不情之请

    感谢【rain雨76】、【弑玲珑】、【hao19780107】、【我很喜欢金铃动】、【冰川十代】、【full moon】亲投的粉红票

    感谢【rain雨76】亲打赏的平安符

    -------分割线--------

    梁田田吃过饭在院子里溜达一圈,让人去前院看了,那几个小家伙还喝着呢。

    有凌旭盯着他也不担心有事儿,让厨房做了醒酒汤和点心备着,靠在葡萄架下的软榻上,梁田田怯意的眯上眼睛。

    这样燥热的天气里,她喜欢那种微风拂过柔柔的感觉,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身上一重,猛然惊醒。

    结果一看是凌旭,梁田田又闭上了眼睛。

    凌旭懊恼的蹙眉,本想给她盖个毯子,结果还把人吵醒了。

    “吵醒你了吧。”凌旭坐在旁边,给她打扇。

    梁田田躺在软榻上,刚刚醒来还不精神,眯着眼睛像是一只慵懒的大猫儿。“没,已经睡了一会儿了……”她声音有点儿哑,还没彻底清醒。

    凌旭盯着软榻上少女的红唇,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心里渐渐多了一点儿别的感觉。

    “丫头,我想吻你。”

    凌旭轻喃,榻上的少女迷糊的应了一声。

    梁田田只觉得迷糊听到了一句什么,唇上突然贴上一个温柔的唇,她猛地一震。下意识的就要推开。

    “丫头,是我。”凌旭喃喃,紧紧拥住她,加深了吻。

    推拒的手下意识的软了下来,凌旭感觉到怀中人的温顺,愈发放肆。

    他的小丫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似乎戒备心特别强。一连两次被拒绝,凌旭这一次真是借着酒劲。要是再被拒绝……还好,他的小丫头对他还是接受的。

    满嘴是果酒的清香,梁田田觉得,自己一定是醉了,以至于脑子都不够用了。

    晕晕乎乎的,梁田田觉得喘不上气来。

    终于。饱受摧残的红唇得到了自由。

    梁田田靠在凌旭怀里大口喘气,却听到头顶一声轻笑。“丫头,你不知道换气吗?”

    这种时候提这事儿?

    混蛋!

    懒猫儿伸出利爪,抓住他腰间的软肉,狠狠的拧了一下。

    嘶……

    凌旭疼的直抽气,却死死的抱住她不撒手。“丫头。谋杀亲夫啊!”凌旭坏笑,“没事儿。我肉厚,随便你掐。”

    梁田田羞恼异常,挣扎着想退开。凌旭却死都不撒手,“丫头,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不住嘴的道歉,梁田田这股火刚压下去。就听头顶不怕死的道:“下次我教你换气。”

    梁田田磨牙,这混蛋!

    这种事儿是能拿出来说的吗?

    眼睁睁的看着小丫头连脖子都红了。凌旭哈哈大笑,捉住她的肩膀忍不住又印上一个吻。

    “唔……”

    狠狠的咬过去,梁田田恼怒。

    嘴里尝到了血腥味儿,凌旭却不松口,反而更进一步。

    “凌旭你……唔…….”

    沉沦了,深陷了,就拔不出来了。

    等梁田田再次能自由呼吸的时候,嘴唇已经红肿了。靠在凌旭的怀里,她有点儿恼火。

    这个混蛋还真是行动派,说教她,就吻了这么久。

    到底吻了几次?

    梁田田恼火的发现,竟然都不记得了。

    凌旭却像是个吃饱的小兽,满足的躺在软榻上,紧紧拥着怀里的小丫头,笑的一脸怯意。

    果然,没事儿给岳父大人丢点儿活计才是对的,不然哪能跑人家后院欺负人家闺女啊。

    这日子不要太美才好。

    凌旭觉得这一世过了十来年,今年夏天这日子过的最得意。

    梁田田却慢慢爬起来,穿了鞋坐在一边的矮凳上。

    凌旭不解的望过来,小丫头的脸就红了。“让下人看到,成什么样子。”这也就是凌旭敢这么大张旗鼓的到后宅,还是家里长辈不在的情况下。

    凌旭也知道这些道理,只是他太不舍得了。

    梁田田似乎为缓解尴尬,“前院怎么样了?没喝醉吧?”

    “没有。”凌旭笑着道:“喝了醒酒汤,说睡一会儿要跟球球和虎子一起读书呢。”他笑着道:“几人我让人查了一下。”

    “哦?”梁田田没有意外,凌旭每每遇到他们家的事儿都格外认真,她都习惯了。

    “欧阳建德出身欧阳世家的旁系,从小聪慧,功夫底子不错,欧阳家族培养他有意让他将来进入军中。倒是个没什么心机的,跟虎子比较能玩得来;景况的父亲是六品的通判,人说不上好坏,景况那孩子倒是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你也不用担心;倒是那个刘瑞丰,是景况的表弟,我看那小子倒是心思不少。成绩不是多好,家里是商人,他年纪是几个孩子中最大的一个,心机难免多些。”

    凌旭只是把情况跟梁田田说了一下,倒是没再多提。

    “建德已经考入了青山书院,球球既然跟景况交好,那让他进入也是问题。”梁田田顿了顿,“至于那刘瑞丰……”弟弟们太小,她不想有人带坏了他们。

    “县学也不错,以他的成绩,能在县学读书还是仰仗了景家。”凌旭心领神会。

    梁田田点头,或许这样就决定有些不妥。不过她也给机会,如果刘瑞文能靠自己本事考入青山书院,她也不拦着。不过想让她走后门是不可能了。

    “丫头,你太善良了。”凌旭捏了捏她的小手,一触即离。眼看小丫头那边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凌旭在心里狂笑。

    嘿嘿,他的小丫头越来越能接受他了。

    “你今天不忙?”跟凌旭单独待在一起,总让梁田田有些尴尬,她也说不好为什么,就是觉得怪怪的。

    凌旭顿时换了一张苦瓜脸,“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啊?”

    “这里是内宅。”梁田田无奈。

    “我来是有事儿跟你说。”凌旭暗自叹息,什么时候才能把小丫头娶回家啊,这来见人还得找理由的日子真是过够了。

    “哦,什么事儿?”梁田田知道凌旭不是那种会混淆公私的人。一听这话忙正视起来。

    “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凌旭小心的措辞,“最近有合适的聚会你不妨多参加一下,过些天我内卫有些事儿可能需要你帮忙。”凌旭有些迟疑,“我本不想让你卷入这些事儿,只是有些事情太过严肃,让旁人去做我不相信。和梁叔研究了好久也没找到合适的人。我……”凌旭觉得自己挺自私的,到头来还得让小丫头麻烦。

    “你什么都别说了,我懂。”梁田田笑了,“内卫本就是你和爹的责任,如今我能帮上忙,我很高兴。”至少她知道凌旭不会做危害天下百姓的事儿就够了。

    “可我还是觉得这样对不起你。”凌旭叹气。“终究是我自己太没用。”说好了要保护她,要让她一世安乐。偏生还是做不到。

    “再说我可就生气了。”梁田田假装生气,挑眉看着他。

    凌旭笑了,“好,我不说了。”到底还是觉得愧疚,眸子里就不自觉的流露出来。

    梁田田叹气,说自己想得多,凌旭这家伙心思更重。

    “我问你。这件事儿,会威胁我的生命安全吗?”

    凌旭一愣。“自然不会。”他怎么会允许她做有危险的事儿。

    “那会损害我的名声?”梁田田歪头看他。

    “也不会。”

    凌旭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

    “那我会有什么损失?”

    “好像……也没有。”凌旭迟疑着开口。

    “那你还担心什么呢?”梁田田很无语,“咱们的关系,再多说,可真矫情了。”

    “是。”凌旭笑了,这一次是由衷的。“是我想多了。”

    本来就是。

    温情在两人之间脉脉流淌,两人的心灵都从所未有的宁静。

    一个是现代穿越过来的坎坷女,一个是重生来弥补遗憾的前世国公爷,两人之间的牵绊,似乎到了同一片蓝天下就已经注定了。

    送走了凌旭,梁田田就让人把今天的帖子拿来。许是最近一口气回绝的帖子有点儿多,今天的帖子反而不多。梁田田考虑到最近拒绝的,这些也没着急答应赴宴,反而挑挑拣拣,这一次回话的口气就松动了不少。

    忙活了一个多时辰,梁田田看看天色不早,让人去前院看看。

    结果可好,景况那几个人竟然还没离开。

    梁田田头大了,这几个小子,不会准备赖在他们家吧?

    事实上好像的确如此。

    在梁家学了一下午,景况发现学到了许多以前不曾学习到的,偏又很有用的东西,他就有点儿舍不得离开了。

    出身官宦世家,景况很清楚今天学到的东西对将来有多大用处。他不是个拖拉的性子,当即对球球和虎子请求道:“我想跟你们多学一段时间,不知道可不可以?”

    球球愣住了,他听懂了景况隐藏的含义。“我自然是求之不得,就是不知道伯父那边是否同意。”这就是让家里长辈来定夺了。

    景况也知道有些唐突,就道:“我这就回家跟爹说,满丰、满硕,你们可不能不要我啊?”说的可怜兮兮的。

    几个孩子虽然相识时间短,关系却不错。球球当即道:“如果景兄不嫌弃我家简陋,我自然是欢迎的。”他也明白景况对青山书院的渴望,想着自己能帮忙,也愿意帮忙。

    刘瑞文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到底没好意思。他本就是通过表弟才与梁家兄弟结实的,现在反而不好意思开口了。心里突兀的出现一个清丽的身影,刘瑞文有些心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祝【雨】早日康复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