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58拱火

    感谢【add**】、【风的男人】亲投的粉红票

    -------分割线--------

    大厅里,四个漂亮丫鬟端着新鲜水果鱼贯而入,孙维仁眼睛都亮了。

    “真好。”他捏起一块西瓜,吃的满脸享受表情。

    “什么好?”梁田田一摆手让丫鬟退到门外,挑眉道:“是吃得好还是说我丫头好。”

    “都好。”孙维仁也不矫情,一边吃一边点头,“你这挑人的眼光不错,环肥燕瘦各有不同。”

    梁田田突然想到他身边那一堆漂亮美男,怪异道:“我看你身边一堆漂亮美人儿,你是弯的?”别怪她这么问,自家弟弟一个月后又去青山书院了,她终归是不放心。

    “咳咳……”

    一口西瓜卡在嗓子里,孙维仁指着梁田田,脸憋得通红。

    他那漂亮小厮就在门外,叹了口气,跑进来帮他顺气,又给他倒了杯茶,“爷,您悠着点儿吧。”那千回百转的叫声,听得梁田田一身鸡皮疙瘩。

    还说不是弯的?

    瞧瞧,这都把面首带这来了。

    梁田田这个郁闷啊,这个二货。

    “你,给我出去。”好半天才缓和过来,孙维仁第一件事儿就把他那贴身小厮赶走,“我不叫你不许进来。”

    小厮哀怨的看了他一眼,郁闷的走了。

    梁田田看的心里直发毛。

    “哥是直的,直的。你给我记住喽。”孙维仁脸色通红,也不知道刚才憋得,还是气得。“你哪只眼睛看的我是弯的了?真真是气死我了。”

    梁田田看他在那运气,认识这么久了,似乎第一次看到这家伙发火。

    威力吗?

    似乎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不是弯的你干嘛找了那么多漂亮男人?”梁田田不怕死的开口,明显脸上写满了“姑奶奶不相信”的字样。偏生孙维仁还看懂了。

    “我找漂亮的人儿伺候我怎么了?哥们身残不能娶亲还不能找些看着就来气的人伺候我啊?”他大呼小叫的,莫名的,梁田田就懂了。

    “对不起!”梁田田有些愧疚。

    “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嘛?”得了便宜卖乖,孙维仁偷眼看她。准备趁机捞点儿好处。

    梁田田有些尴尬,这事儿的确是她误会人在先。

    “以后四季水果我们家都供应了。”她觉得自己已经很诚恳了。

    “现在难道就不供应?”孙维仁一脸挑衅的看着她,“怎么,还想用本来就存在的条件得到我的谅解?你可是侮辱了我的人格,还用我的缺陷……”他似乎有些说不下去,抿着嘴把头歪到一边。似乎忍受着极大的痛楚。

    梁田田挠头,“那个,你说怎么办?”她也知道过分了,毕竟人家是残疾人。

    “你是真心道歉的?”孙维仁口气有软化的迹象。

    梁田田忙不迭的点头。

    “那好,正好我有事儿,你替我管理青山书院一年。”孙维仁说的理所当然。心底在狂笑。

    “啥玩意?”

    梁田田怒了,目光灼灼瞪着他。“你没搞错吧?”她一个女人,怎么替他管理书院。她努力压低了声音,还是抑制不住的怒气,“你想把书院那个烂摊子扔给我?”

    天知道要是让球球那几个朋友听到她 的话会不会气的晕死过去。辽东府多少高门大户想把子弟塞进青山书院而不得,她得到青山书院的控制权竟然还这样嫌弃。

    嫌弃,是的,就是嫌弃。

    孙维仁倒是不觉得怎样。他们本就不是普通人,于身外之物看的也没那么重。

    “刚刚还说道歉的。这就是你道歉的态度?”不是质问的口气,也不是控诉,一排小扇子似的睫毛抖啊抖的,抖的人心不自觉就跟着软了下来。那微微扁起的嘴唇,明明是三十来岁的人了,可做起这撒娇的动作竟然也不突兀。

    梁田田的心漏跳了一拍。心里暗骂:这个妖孽。

    哪怕是不待见孙维仁,梁田田也不得不承认,孙维仁的面皮真的长得很好。白皙如玉一般的肌肤,温润的气质,配上那双清澈干净的眸子,这样的人,总是容易赢得女人好感的。

    如果忘记他时常的犯二,这样的人,的确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两眼。

    可惜,几句话就暴漏本质。

    梁田田有时候在想,如果他的残疾不是腿而是嘴巴的话,可能更可爱一些。

    “你就这么讨厌我?”

    梁田田正思想复杂的时候,就听到这么一句话,狠狠的抖了一下,抖落一地鸡皮疙瘩。

    “拜托大哥,我都定亲的人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的跟我说话?”梁田田怒了,“有事儿说事儿,你要是再这么算计我,小心我不让你踏进我们家。”这话还是很有杀伤力的,孙维仁瞬间就正经了。

    “其实,我是想要去治腿了。”他轻轻拍了拍那条残腿,“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命活着回来。青山书院我不想就这么放弃,既然你们家投了银子,又有文轩帮我盯着,我希望书院能一直开下去……文轩毕竟不了解我的理念,只有你才能帮我盯着,我也只信任你。”这一次难得的认真,却让梁田田心里涩然。

    “没有十足的把握吗?”知道他找了韩恩举,梁田田蹙眉,“为了一条腿,值得拿性命冒险吗?”

    孙维仁叹了口气,“值得不值得是我说了算。前世我就是残疾,都不曾走过路,今生只有一条残腿,按理说我该知足。”他苦涩一笑。“可你不知道,如果从不曾有过这自由的感觉我也不会奢望。你不会明白我的痛苦,原主的记忆快把我折磨疯了,每每梦到我曾经是个正常人肆意的走,我就在梦里一直走啊走的,恨不得永远醒不过来……”

    是啊,有些东西,只有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

    梁田田懂了,很认真的点头。“你放心。我一定给你看好。不过……”她话锋一转,“我就给你半年时间,半年时间你要是不回来,别怪我毁了你的青山书院。”她说的咬牙切齿的,似乎在努力强调自己的凶残。

    孙维仁却笑了。

    他知道她不会的。

    因为他们有共同的追求。

    “谢谢你,老乡。”他轻声喃喃。“我把小厮留给你,青山书院的事儿他都知道。”

    “你要去哪儿?”梁田田蹙眉,“你不会准备离开辽东府吧?”

    “怎么可能。”孙维仁笑笑,“动了这么大的手术,家人也不放心。文轩让我去他的清风堂,我答应了。”

    梁田田点点头。“那还是让你的人伺候你吧,有个熟悉的人。总是方便。”梁田田也不容他拒绝,直接道:“你要想让我帮忙,就听我的。另外,我也有东西送给你。”她招手让绿柳进来,“去把我的药箱拿来。”

    绿柳去了,没多久拿来药箱。

    梁田田再次把人赶出去,先是拿出一个木盒递给孙维仁。“东西不多,珍惜点儿用。我想这东西对你很有帮助。”断腿重新治疗,左不过打断了重新接上,梁田田送的自然是手术需要的东西。

    另外包了两根人参给他,“百年的东西哦,这可是我的珍藏,便宜你了。”眼看着孙维仁一脸吃惊的捧着那木盒,她坏心眼的提醒道:“东西就这么多,打烂了可就没了。”

    “你……”孙维仁激动的嘴唇都抖了,这可是救命的东西啊,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带来的。“你给了我,自己以后怎么办?”鬼使神差的说出这句话,说完就后悔了。

    果然,在梁田田脸上看到恼怒的神情。

    “你是巴不得我出事儿怎么的?”梁田田抬脚踹了他一下,“再敢乱说看我不揍你。”

    “是,是,是,不敢乱说了。”孙维仁一脸讨好,心底却掀起翻天巨浪。之前找梁田田,虽然有老乡的情谊,多数还是为了缓解那怎么都挥之不去的思乡之情,要说对梁田田肯定有感情,却不浓。此时接了这样的重礼,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丫头,要不,我以身相许吧。”他褪去平日里的跳脱,满脸认真。

    “不好意思,我定亲了。”梁田田强压下心底的怪异,一脸无所谓的道:“下辈子请赶早。”

    孙维仁脸颊狠狠的抖了一下,嘟囔道:“说的像你多吃香似的。”好吧,对这种小萝莉,他这个大叔的确是兴不起什么心思。

    脑海里不自觉的滑过一个身影,他笑了。如果这一次能治好这条残腿,不知道将来有没有机会同她双宿双飞。

    “恩?”

    梁田田挑眉,孙维仁忙换了一脸讨好。

    “太吃香了,上到七十岁老翁,下到三岁的奶娃娃,看到你就没有不稀罕的。我、我大外甥欧阳文轩、还有凌旭那小混蛋,我们这一堆癞蛤蟆都惦记吃你这个天鹅呢,可想而知你有多香。”

    梁田田:“……”

    为什么这么想抽这混蛋呢?

    “赶紧滚蛋,别让我看到你。”梁田田气结。

    孙维仁看了一眼大门的位置,笑的一脸贼兮兮的。“丫头,你真不考虑让我以身相许啊?这一次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是真心愿意以身相许的,倒插门也行啊,左右我们孙家不用我传递香火。”眼看着门口那人脸色越来越黑,孙维仁抱着东西忙走,“那个丫头,我先走了,我的全部身家可都交给你了。”继续拱火。能给那丫头找点儿麻烦,咋这么高兴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