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57低调梁家强悍实力

    感谢【洁曦】亲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看看何妨】亲投的粉红票

    月末最后三天,求票啊姑娘们

    --------分割线---------

    崔大陪着孙维仁走进来,孙维仁一手拄着拐,另外半边身子几乎都靠在他那个俊俏的小厮身上。

    “孙院长。”球球和虎子都支着身体,下半身都搭着薄被,看着别扭极了。

    “哎呦,真被揍的不轻啊,都起不来炕了。”孙维仁大大方方的走进去,偏生他走的极慢。

    屋子里其他几个孩子即使不认识他,也大概知道这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

    “来,给我瞧瞧,屁股是不是被打烂了。”孙维仁这货根本就不管不顾,坐在炕上就去掀球球的被子。

    “孙院长。”球球一脸赔笑,按住了腰上的薄被。

    “怎么,我不能看?”孙维仁挑眉,故意板起脸。

    “哪有跑人家看人屁股的道理,就是不给看。”虎子伤的不重,只是动起来有点儿疼罢了。他爬过去,拽着球球就往炕里去。

    孙维仁都替球球疼,“我说你小子轻点儿,我不看不行吗,一会儿你又把他弄伤了。”

    “啊?”虎子低头一看,可不是吗,小哥哥表情都扭曲了,吓的他忙道:“小哥哥,你没事儿吧?”

    “你再拽,估计就有事儿了。”球球欲哭无泪,怎么这么倒霉呢。刚刚搬过来就遇到这位不靠谱的院长。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还不得又折腾坏了。

    “你小子不让我看,现在好了吧,被虎子这臭小子折腾惨了。”孙维仁笑的一脸欠揍,“回头我就跟你姐说,看她不收拾你们的。”

    “院长,不带您这样的。”虎子气鼓鼓的,“哪有人家先生跑到家里跟人家姐姐告状的,您这样。以后还怎么让我们尊敬您。”

    “呦,臭小子还说尊敬我,瞧你大呼小叫的,这是尊敬我?”孙维仁挑眉,别看对方是孩子,他也没有要饶过的意思。竟跟虎子拌嘴。

    玄烨嘴角抽搐,这还是在父皇面前义正言辞要为教育事业付出全部的高大先生吗?不知道怎么的,孙维仁的形象突然一落千丈。

    欧阳建德激动的站在一边,突然上前一步拜倒在地,“建德拜见舅老爷。”

    孙维仁刚抓起一块西瓜啃,一口没咽下去一下子就呛了。

    “咳咳……你这小子。叫谁舅老爷呢?我有那么老吗?”他大呼小叫的,“告诉你啊。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梁田田走到门口正好听到孙维仁大呼小叫,当即痛苦的扶住额头。

    这个二货!

    真不想承认认识他啊。

    “小姐?”崔婆婆这等人物脸颊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刚刚有人禀报孙维仁来见她,梁田田刚从内宅出来,这会儿却不想见他了。

    孙维仁耳朵极尖,听到那声“小姐”就忙道:“全天下最好的姐姐来了,田田。你快进来,这有个臭小子居然叫我姥爷?还让不让人活了?”

    梁田田一身湖蓝色的裙子。层层叠叠的铺展下来,头上只一根碧玉的簪子挽着头发。等她走进来,就像是六月的天被人泼了满湖的冰块,整个空间都清爽了。

    刘瑞丰和景况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女子,只觉得比画上的仙子还要漂亮几分。

    这就是满丰和满硕的姐姐吗,果然漂亮!

    “见过孙院长。”梁田田行礼,让人挑不出一丝错误,偏那不卑不亢的态度更惹人怜爱。

    孙维仁暗自撇嘴,人前就这么客气,人后当面骂自己二货,变脸可真快。

    “都说了你我是忘年交,哪来的那么多规矩。”孙维仁也知道这年代的规矩,怕传出去对梁田田名声不好,因此格外多说了一句。

    欧阳建德还老实的在地上跪着,梁田田看了一眼,“这几位是满丰、满硕的好友吧,招待不周,见谅……来了就多待一会儿,满丰、满硕身上有伤不方便,我让人去福满楼定了一桌席面,你们朋友中午好好喝两杯。”

    “刘瑞丰、景况见过梁小姐。”两人都出自大家族,因此行为有度。

    梁田田还礼,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人,提醒道:“孙院长。”

    “喂,小子,你别跪着了,我又不是真的老人。”孙维仁没好气的道:“下次别乱叫啊。”

    欧阳建德一脸委屈,“可是……我没叫错啊。”

    “你还敢说!”孙维仁气得大叫,“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老了?”

    梁田田扭开头,真不想看到这二货。不过也不能让人家孩子继续跪着吧,这可是梁家,传出去还不知道让人怎么讲究呢。

    “你是建德是吧,先起来吧。”梁田田虚扶了一把,“常听虎子念叨你,说你功夫好。”

    “没……没什么。”被这样漂亮的姐姐一夸,欧阳建德红着脸垂头,却也顺势站了起来。

    “你怎么叫孙院长舅老爷呢?”梁田田也一脸疑惑。

    “他……他是我小叔叔的舅舅,自然就是我的舅老爷。”欧阳建德脸蛋通红,“舅老爷可能不认得我,我叫欧阳建德,按辈分,定远侯世子是我的小叔叔。”

    “文轩的侄子?”梁田田一愣,随即看向孙维仁,“那人家还真没叫错。”眼看着孙维仁脸色变换,她心情大好。

    景况浑身一震,如果没记错,定远侯世子的名字就是欧阳文轩吧。

    这个梁家小姐,竟然敢直呼定远侯世子的名讳。

    他眯起眼睛,偷眼打量。满丰和满硕都是一脸的理所当然,就连作为舅舅的孙维仁都没有什么异常,看来……景况觉得,有些事儿有必要跟自家老爹说一声。

    那边刘瑞丰出自商人家庭,更是想的很多。

    眼前这个人可是青山书院的院长啊,以前不敢想的事儿,是不是可以通过梁家之人达成呢?

    “怎么走到哪儿都能遇到你们欧阳家的人呢,真是阴魂不散。”孙维仁没好气的道:“不许叫我舅老爷啊,不知道的以为我多老呢。”

    “那我叫您什么?”欧阳建德一脸委屈。

    “喏,跟他们一样,叫我孙院长。”他随手一指球球。

    “是。”欧阳建德倒是规规矩矩的。

    景况、刘瑞丰兄弟对视一眼,同时上前,跪下磕头道:“学生景况、刘瑞文见过孙院长。”

    “怎么又磕头啊,起来起来。”孙维仁跟梁田田一样,对这磕头的事儿是深恶痛绝。“既然是满丰和满硕的朋友,就不用多礼了。”

    两人心里一乐,忙起身。

    孙维仁看了他们一眼,“你们都是今年的秀才?”

    “是。”三人忙不迭的回答了。

    “哦,以后准备去哪儿读书啊?”他纯属没话找话,本来想看一眼就去找老乡的,现在看几个孩子一脸恭敬,他倒是不好立马就走了。

    景况和刘瑞丰正愁没机会套近乎呢,闻言忙道:“家里长辈的意思让我们去考青山书院,就怕门槛太高,我们兄弟才学差考不进去。”景况倒是乖巧,直接开了口,“不知道青山书院招收都需要什么条件,我愿意努力去做。”暗想凭自家的身世爹都说不上话,这可是一个机会啊。

    “我已经被录取了。”欧阳建德弱弱的答道。平日里他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就是把小叔叔当成了偶像,连带着对小叔叔身边的人也有敬畏。

    孙维仁倒是愣了,他知道自己书院的门槛高,只是……“你们是满丰和满硕的朋友,想进青山书院何必这么麻烦。”

    什么意思?

    不单单是景况等人,球球和虎子也是一头雾水。

    “院长,为什么这么说?”球球探头探脑的,“难道因为我们兄弟在青山书院,还可以带个人?”

    “你们在青山书院读书?”这下轮到景况吃惊了。

    “啊。”球球点头,“那个,我们在灵山县的时候就是在青山书院读书的。”

    景况嘴角抽搐,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倒是孙维仁,狐疑的看了梁田田一眼,“他们不知道?”他嘴唇动了动,到底没出声。

    梁田田轻轻摇头,示意他别多嘴。梁家在青山书院是投了银子的,自然可以安排一些人读书,可这件事儿梁田田没准备说。

    “行了,别缠着孙院长了,他来是有正事儿的。”梁田田出来打圆场,“孙院长的意思很明显吗,你们的朋友要考青山书院,又不知道怎么办。可你们在青山书院读书,学了什么总能透漏一二吧,这样不就让他们心里有个大概,将来考的时候也容易些。”她打定了主意,回头让爹查查这两个孩子的底细,如果是那种身家清白的孩子,去青山书院读书也是给球球他们找个玩伴。

    孙维仁已经起身往外走,路过玄烨身边的时候似乎才看到他。“玄烨啊,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

    玄烨恭敬行礼,“回先生,玄烨很好,姑父一家待我很好。”看他不加掩饰的笑容就看的出来,他的确过的很好。

    孙维仁点点头,“你田田姐可是这天底下难得的聪慧女子,你跟着她多学一点儿,以后够你受用一辈子的。”点到即止,如果不是看这小子是老乡的外甥,他才懒得多嘴呢。

    “是。”明明心里惊的不行,面上却一脸平静。(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