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52代价

    感谢【洁曦】亲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书友080910205917581】亲投的粉红票

    --------分割线-------

    “请姐姐责罚。”

    从家祠里取了特制的藤条,三根藤条拧在一起,那杀伤力……

    只要一想,就觉得浑身难受。

    球球这时候早没有了往日里的撒娇、卖萌,许是真的意识到了错误,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双手举起藤条,脊背挺得笔直。

    “姐。”虎子忍不住想要求情,被梁田田瞪了一眼,立马闭嘴。

    “起来。”梁田田接了那藤条,却不喜欢他跪着。“男儿膝下有黄金,膝盖怎么那么软。”

    球球知道姐姐向来不喜欢人家跪,梁家的下人都很少跪着,更别提他们兄弟了。不过听姐姐的口气丝毫不怜惜,还是委屈的顶嘴道:“长姐如母,怎么就跪不得了。”说完这话,他自己倒是先脸红了。想到梁家那一条去衣受杖的规矩,也不知道一会儿姐姐……

    看到小家伙害羞的脸都红了,不知道怎么的,梁田田想到他六岁的时候自己给他洗澡,结果被小家伙赶出来的糗事,顿时心情大好。

    “姐,在哪儿?”球球浑身不自在的扭了一下,看了看炕沿,一脸犹豫。

    “去你房间吧,免得一会儿还得抱你回去。”梁田田抬腿就走,哪怕心情好。也没准备这么放过他。

    红晕渐渐爬到脖子上,球球垂头丧气的跟着。

    虎子一脸着急,忍不住去拽玄烨。“玄烨哥,你快帮忙求求情啊。”他急的额头都冒汗了,“你别看我姐好说话,她轻易不打人,可打人都老狠了。”

    玄烨看的也有点儿紧张,忍不住道:“不能吧,姐平日里最疼球球。还能真打?”

    虎子看傻瓜一样的眼神看着他,“你当我跟你玩笑吗?姐下手最狠了,哪怕心疼也会下重手。”小时候他和小哥哥也不是没被打过,可不比爹下手轻。只是这几年,姐姐最鲜有动手的时候了。

    “不是吧?”玄烨忙跟了上去。

    房间里,梁田田指了指炕沿。

    球球咬咬牙。认命的趴上去。“球球做错事,请姐姐责罚。”

    梁田田看着炕上不自觉握紧双拳的小家伙,又看看那高高的炕沿,给虎子使了个眼色,“去,拿褥子给他垫着。”

    虎子二话不敢说。忙拽了褥子给球球垫在肚腹下。

    球球明显感觉到屁股更翘了,这个姿势……让他脸蛋更红。

    梁田田也不着急。“梁家的规矩,忘了?”

    球球浑身一震,哀求的扭头看她。“姐……”去衣受杖,这个姿势,这个时候……球球不敢想,一瞬间脸都白了。

    梁田田好笑,“刚刚是谁说长姐如母的?”

    球球咬唇。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虎子头都要大了,“姐。还是我来吧。”他上前挡在梁田田的身前,咬牙道:“我替姐姐责罚小哥哥,姐姐先回避好吗。”

    球球紧张的盯着,虎子也是一脸汗。

    梁田田似乎在思考,好半天才开口。“让你去衣不是侮辱你,而是怕打的见血衣衫碎裂到伤口里感染,那是要命的。”

    “我知道。”球球垂下头。爹和姐姐一早就讲过的道理,他哪里不知道。手摸上腰带,似乎在替梁田田解释,“姐是怕下手没分寸。”他不怕在姐姐面前宽衣解带,只是旁边有人看着,他抹不开脸面。

    梁田田看着弟弟眼睛都红了,到底是不忍心。

    “虎子和你从小长大,我信不着。玄烨也是你哥哥,替我打,没问题吧?”这是她从小养大的弟弟啊,哪怕是想让他羞了怕了记住教训,可事到临头,依然不忍心。

    让玄烨哥看他撅屁股挨打?

    球球一愣,对上玄烨瞬间的苦瓜脸,心里这个别扭啊。

    “姐,还是你来吧。”与其是玄烨,他倒宁愿是姐姐。

    玄烨松了口气,不知道怎么的,就福至心灵。“虎子,我们出去。”说完就硬拽着虎子出去了。

    “可是,男女授受不……”虎子还要说什么,被玄烨堵住嘴,“废话,你没听球球说吗,长姐如母,哪来的废话!”

    梁田田嘴角微翘,球球红着脸瞥了她一眼,似乎在给自己打气,小声的嘟囔着,“又不是没被姐姐看过……”三两下解开腰带,一咬牙,裤子剥落到腿弯,闭着眼睛就趴了下去。

    压下腰,抬起臀,双腿分开,摆好了姿势

    毕竟不是第一次挨打,球球还是知道怎样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哪怕这样的姿势让他觉得很难堪,可一想到身后的是姐姐,他就释然了。球球有时候自己都觉得奇怪,每次大哥责打的时候,这样的姿势会让他觉得特别尴尬,可要是换了姐姐,似乎一切就变得理所当然了。这种感觉,也就在爹面前才有过。

    小家伙有点儿失神,原来姐姐和哥哥还是不一样的啊。

    梁田田拎着藤条走近,“自己记得这次的错,我也不说罚你多少,你自己觉得罚的够了,就说话。”

    球球点头,心里愈发愧疚。姐姐肯给这样的机会,在自己犯了大错的情况下,姐姐还是心疼自己的。

    房门外,一直偷听的玄烨和虎子却暗自松了口气。

    “姐让球球自己说,肯定不会打的太多,你放心了吧。”玄烨见虎子脸都白了,忍不住安慰道。

    虎子却一脸委屈,都要哭了。

    “才不是呢,姐姐这样说。小哥哥只怕要被打死了。”虎子眼圈红了,突然往外跑,“不行,我去叫大嫂。”也就大嫂还能拦住姐姐了。

    玄烨却追出去一把拽住他,“你犯得什么糊涂,大嫂怀孕呢,你敢去打扰?”他压低了声音,“回头姐知道了,看不狠罚你。”虽然来梁家的时间短。却也知道大嫂现在是国宝一样的存在,谁敢拿这种事儿烦扰。

    “那就看着小哥哥被打死?”虎子急了,口不择言。

    玄烨气的揍了他一巴掌,“你傻啊,那是谁啊?那是最疼球球的姐姐,你以为姐真忍心打坏他?”

    “可是小哥哥的性子。只怕多疼都得忍着。”虎子跟球球一起长大,却是最了解的。

    玄烨蹙眉,“不会吧?”球球那性子,被蚊子咬一口都要嚷嚷两天的,这么怕疼,他会忍着不叫停?

    嗖!

    啪!

    声音清晰的传出来。两人浑身一震。

    嗖!啪……

    藤条落在身上的声音很有节奏的响起,他们在门外听得真切。偏偏没有一点儿叫嚷,哪怕是低低的呻【和谐】吟都听不到。如果不是知道梁田田在揍人,他们甚至不会知道里面有人在受罚。

    虎子苦着脸,一副“你看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

    玄烨却被深深的震撼了,似乎第一次认识球球。他凝望着房门,似乎想透过这道门看到里面那个强忍着痛楚的孩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子里藤条声突然停了。两人松了口气。下一刻,浑身再次绷紧了。

    “不许咬嘴唇!”梁田田清冷的声音响起。虎子眼圈通红,狠狠的吸了吸鼻子。

    “这是何苦!”玄烨叹气。

    炕沿上,球球满头满脸的汗,唇边蜿蜒着血迹。口里塞了两根手指,再也不敢继续咬着嘴唇了。

    嗖!

    啪!

    球球一哆嗦,险些从炕沿上滑落。

    身后像是被热油滚过,火辣辣的疼。这疼痛入骨髓,哪怕想晕死过去也是奢侈。

    梁田田瞥了一眼弟弟红肿的屁股,上面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伤处叠加的地方青紫的檩子高高的肿起,看着骇人。

    只瞥了一眼,梁田田就知道还有余地。当即也没有心软,继续动手。

    又是二十藤条过去,球球趴在炕沿上,身上的衣裳都被汗水打湿了,碎发软软的趴在脸上,看着别提多惹人疼了。

    梁田田蹙眉,打到这份也就差不多了,这小子,还死撑着不开口。

    “我说过,知道错了就说话。”

    “是。”

    弱弱的一声答应,只一个字,竟带上了哭腔。之前被姐姐那么重的责打,他都可以咬牙忍住,而姐姐重罚之下的小小一句包容,却惹得他忍不住泪如雨下。

    不想被姐姐看到这么丢脸的一面,球球忙胡乱的擦了眼泪。“姐别心疼,球球近来懈怠了,还敢跟姐姐耍心眼,姐姐打吧。”听他还能条理清楚的说明,梁田田是既欣慰又心疼。

    既然规矩定了,他自己不求饶,梁田田也不好说什么。只提醒一句,“自己掌握分寸,明天可还要读书呢。”一句话又让球球一震,这才想起,自己一味的逞能,只怕又惹的姐姐伤心了,当即更是自责不已。

    梁田田抡起藤条,又是二十藤条下去,这一次却是力道减轻了不少。饶是如此,伤上加伤,也是够球球受的。

    视野里一片模糊,球球忙擦了一把汗水,弱弱的唤了一声,“姐……”

    梁田田忙停下。

    知道姐姐打完了,球球松了口气。这一口气一旦松懈了,痛楚排山倒海的袭来,球球眼前一片模糊。双腿痛的突突打颤,整个人就从炕沿上滑落。

    眼看着那饱受摧残的小屁股就要惨了,下一刻却落到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

    “让你逞能,这下知道痛了吧。”

    头抵在姐姐的肩膀上,球球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轻声道:“姐,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好,你记得,下次再惹姐姐生气,就干脆打断你的腿。”

    球球扯了扯嘴角,“好。”却不知道,今天随意一句承诺,来日他闯下惊天大祸,差点儿步了孙维仁的后尘。(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这一章为球球闯祸做铺垫,表着急,他闯祸会在最后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