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4.第1564章 相互隐藏的人(二)

    他很耐心的等待机会,一定都不担心对方因为长时间没有找他而放弃。

    连他坐什么车都能摸清楚,他完全明白,对方等待他单独出来这一刻已经很久很久了。他们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弃追杀自己呢。

    又是一个小时后,便看到如玻璃般通透的夜色中,在那洁白一片的雪色里,从雪光里,有一道黑影闪了一下,然后突然又消失了。

    伯顿莱姆眯了眯眼后,是淡淡地笑了笑。上帝真是非常的公平,他是狙击手,而那道一闪消失的身影同样也是狙击手。

    他手里的枪并不是高精确狙击枪,而是一把特制、可以在特殊时候拿出冲当狙击枪的拆卸式步枪。

    将枪口伸到合适的地方,伯顿莱姆轻轻地吸了口气,他隐藏的位射是一个圆顶塔,只能是采用站立射击姿势,然后这个姿势是狙击手最不会主动跟主要采取的射击姿势。

    但他的位置特殊,只能是用这个立站姿势。

    一个多小时的站立,他既观察手也是狙击手,在这种很容易出现枪支摇晃而发生弹著偏移姿势,伯顿莱姆依旧是保持最佳射击,踩入厚雪的军靴没有动过半亳米。

    他的步枪并不是很重,便少了因固定步枪而体力过多消耗,再者,伯顿莱姆的忍耐力相当厉害,经过严酷训练的他绝不会允许让自己出现狙击上的误差。

    眼晴再次靠上瞄准镜,他并不打算进行远程狙击,他的步枪没有配上6x瞄准镜,只能是采取短程狙击。

    干掉对方的狙击手,在接下来的火拼中,最少他不担心会被放冷枪。

    静静等候二十分钟,雪色中没有一丝毫动静,越是如此,伯顿莱姆越不敢掉已轻心。

    以他在狙击小组中学到的知识,结合自己的经验,他知道此时对方也是在等待时机。

    狙击本就是一项极富耐性的竞赛,谁最先坚持不住,出现疲惫,出现着急,便会在战术上犯下重大错误。轻者,狙击手丢了老命,重者,重大关键性的任务失败,进而严重影响战局与战势的发展。

    顾晨等了整整三个小时,从七点多等到十点多,她依旧在耐心等着伯顿莱姆的到来。

    她没有听到枪声,已经有二个小时上没有听到枪声,也没有听到有人回来的声音,从她这里正好可以看到进出古城堡的拱形门,没有动静便是代表双方正在进行一场拉锯赛。

    “伯顿莱姆……”顾晨轻地念了一声,黑暗中,她姝丽的脸上似乎闪过一丝厉色,细长的眼里……有一道极寒的光在瞳孔深处如流星般地划过。

    她对……伯顿莱姆动了杀念,但转瞬间又压制下来。

    这是一个和平时代,她与伯顿莱姆成为敌人可能性是相当的小。中、美是大国,两国之间爆发什么领土侵略的战争……大抵是不太可能。

    在这里生活几年,顾晨心里的杀戾其实是化淡了不少,曾经的她双手沾满鲜血,一旦知道有威胁到帝国的敌人存在,她便会想尽办法也要解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