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9.第1519章 往事细说(五)

    顾晨若有所思起来,在容照这里,她又了解了一个不一样的林兰姻。

    握在段昭安手中的手微地紧了下,顾晨很不客气地用指甲狠地掐了他一下。她现在一样是在了解林兰姻好不好!

    “不要乱想,我与她确实是没有半点关系。”段昭安也不能说自己疼,赶紧在她手心里轻轻地写下来,“从来只有你一个,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再有。”

    顾晨微微弯了下嘴角,以前没有么,她还是相信他,以后不会再有么……路遥之马路,日久见人心,还得走着瞧才行。

    两人都是擅隐藏心思的人,手心中的你来我往并没有让容照注意到。

    “不管她在圈子里传出有多好,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昭安对她没有半点心思。不止是对她没有心思,他是对任何女人都没有心思。”容照似是想到什么,语气里多了几分调侃,“好几回,段家几位长辈都要以为昭安是要走一条不太寻常的道了。”

    “就算是这样想,段家的长辈们也从来没有想要把林兰姻与昭安凑成一对。9号,你本是聪明,应该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了吧。”

    顾晨一下子想到老爷子的书房里挂着的一幅字画,上写着“身正则人立,则本善。”

    开车的刘宏自然是留了心眼听着,听着听着……怎觉得越听越不太对劲起来。怎地他听出来2号对曾经的战友9号,很是不喜欢啊。

    那姑娘虽然没有现在的9号厉害,可也算是一个好姑娘吧。

    没有避讳的交流就没有什么顾忌,容照虽不太明白为什么顾晨要问上林兰姻,但以他对她的了解,没有根据的事或是没有理由的事,她是半点心思都不会花费上。

    她问,自然是有她的道理了。

    “你与林兰姻还挺熟的,我听昭安说,你与他大哥也挺熟。”顾晨已经知道林兰姻是一个怎样的人,到底还是没有把段昭安的正事放到一边。

    容照闻言,墨色的眸里有一丝微暗的光闪过,声色敛紧了点,道:“他还真是什么话都跟你说了,昭荣大哥以前可是我的榜样,我能进队里可以说是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因为昭荣哥。”

    “昭安说他也是执行任务中失踪,怎么我们执行任务还会有失踪呢?不是生,就是死,不可能还存在失踪这种可能性才对。”

    她皱了眉,看上去挺不能理解,看了一眼的容照抿紧了嘴角,好一会才回答,“会有失踪的可能性存在,极少,一般情况下只要人还活着,我们都能找到他底在哪里。”

    有一话在她没有正式加入猛虎队前是不能说太透明,容照得是解释了句,“就像是我们现在,我们还没有与谢景曜汇合,他就已经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了。”

    不说太明白顾晨也明白过来了,她把脖子上那块银色虎首的吊坠拿出来看了下,“秘密就在这上面?”上面装有一个卫星定位器。

    “我什么都没有说。”容照瞄了一眼,前面已经是谢景曜所说的集后点,一扫眼里的暗色,眸色转瞬间是无比的薄锐,“目的地已到,准备下车!”

    ==

    这几天码字是睁着右眼,闭着左眼码字,左眼需要休息……戴着眼罩码字,很不习惯码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