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2.第1512章 难得情深(二)

    他们永远都想不到一群英勇之士,冒着生危险,把若在个隐形战机切割成一块一块,装载在卡车里成功离开南斯拉夫国土。

    伯顿莱姆站在窗前,目光定定地看着窗外,从无边的天边,一丝光明终于打破了夜的黑暗,新的一天迎来了曙光,黑暗已经过去了,新的一天来临了。

    “上校,行李已经收拾完毕。”接来他出院的大兵进来,看着连背影都是如此迷人的上校,恭敬道:“准备随时出发。”

    战争已经结束,大卫少将的任务也已经结束,在南斯拉夫战争中有着杰出表现的伯顿莱姆终于可以回国了,尽管他的回国日期足足推迟了半年之久,但到底还是能回国了。

    伯顿莱姆笑了笑,笑容下面是深深的讥讽,从前不想让他回去的大卫少校,现在只怕是盼着他立马回去了。

    “你先去,五分钟后再过来。”转过身,含着笑意的碧蓝色眼眸轻地看了大兵一眼,伯顿莱姆地坐回床边,等病房门送上后,他打开床头柜最下面一层,从里面取出一个信封。

    一颗珍珠白钮扣从信封里倒出来,握在掌心里紧攥了下,又轻轻地摊开手掌,静静的看着。

    这颗钮扣他见过……,与牺牲的王牌狙击手布林德洛在观看大使馆附近视频的时候,在那对情侣的身上……那名从头到尾没有露面过的女人身上,他见过这颗钮扣。

    男人搂着女人的时候,女子的手攀在他的肩膀上,雪白的衫衬袖口从大衣里露出来,一颗珍珠白钮扣也随之露出来。

    而现在,那颗珍珠白钮扣就静静留在他的掌心里。

    女人的手真的很漂亮,白皙、修长,在阳光下有着细腻如珍珠的光泽。他的怀疑……一个直都没有错,那对情侣确实是有问题。

    而女子……,伯顿莱姆站起来,把珍珠白钮扣慎重地放到自己的口袋里,打开病房门大步离开。

    他想去一趟中方,非常非常想去一次,他想要看看……那个从未从脑里走出来过的女孩现在生活得怎么样了?

    她到底……好,还是不好。

    如此的渴望,渴望到如行走在沙漠里,迷失方向的行人,急切地渴望找到绿州,能喝上甘甜的水汁。

    他想去中方,想看看她,不知道她还好不好,是不是……也如他这样已经走向了战场,成为一名合格军人。

    车内,顾晨手指轻地摩挲着右袖口剩下的钮扣,扣子是什么时候掉的她还真不知道,扣在什么地方更不可能知道了。

    不想留下蛛丝马迹,可事与愿违,还是留下了。

    也许那颗钮扣在火中化成了灰,也许碾进了泥土里,等来年春潮时随着萨瓦河的河水不知道飘向何方,最希望的自然是……不要被美方的人看到。

    “在想什么,一直没有看到你休息。”车后,阖眼休息的段昭安轻地握了握她的右手,“休息一会吧,你已经超过五十个小时没有休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