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9.第1449章 行动(四)

    顾晨目光泛冷地看着他,平静的声音听不出来异样,却是无端地让谢景曜感到了心慌,“为什么要调查我?”

    队里知道她身世的只有容照,段昭安;她的身世他们两人不可能说出来,那么谢景曜又如何得知的呢?唯一能解释的就是:他在暗中调查过她!

    这次行动,军部已经着手修改她的身份,也就是说,以后她的身份将是一个迷团,不会轻易会被人打听出来。

    谢景曜却偏偏知道了,他为什么要调查她?

    “咳,那个……”谢景曜这会儿感觉有些尴尬,在这样的情况下突地说出来,只能说是自己的疏乎,太过于掉以轻心了。

    既然把话题都敞开了,也就没有必要在隐瞒了,君子坦荡荡,他本就没有什么恶意。

    清了下嗓子,沉道:“我为我私自调查你的行为向你表示很抱歉,但我绝对没有任何恶意。”

    “哦,那就是有意了?是什么事情有意让你来调查我?”

    她并未咄咄逼人,却是气势盛冽,让他所有的隐瞒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叹道:“因为一张老照片,小时候我家里有一本相册,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便感觉非常非常的熟悉,总感觉应该在哪里见过你。”

    “后来我想起来我为什么对你有种熟悉感,因为我在家里的相册里有见过与你……肖似的人。但那不是你,因为那张照片最少二三十年前事了。”

    “我休息回了一趟英国,回到我的家里想要试图再找出那本相册,才发现我的继母把所有的,曾与我母亲有关系的东西全部处理了,包括那一本相册。”

    “所以,我才想问问你,你在国外是不是有什么亲威。或者说,你有没有想过要出国找你的亲生父母。”

    顾晨微微蹙紧了眉,这是她第二次有人说她在国外有没亲戚了。

    段瑞夙曾说过顾晨的亲生父母一定是非富则贵的人,而谢景曜在一本老相册看到与她肖似的照片,那么……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干系呢。

    “我不希望自己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被人拿出来讲。我没有国外的亲戚,也不想去找什么所谓的亲生父母。谢景曜,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想要查证,请不要把我给拖进去。”顾晨看到他提到自己的继母,眼里有闪过非常深的厌弃,还有不能抹没的恨意,他绝对不会是因为她与他家中一本老相册里的人肖似而来调查自己,一定是另有所图才对。

    谢景曜在她冷冽的视线里渐渐败下阵来,耸耸肩膀,连忙笑了下道:“放心吧,我没有再调查了。而且,我也只仅仅知道你并不是顾大槐的亲生女儿,其他的,我都没有去调查。”

    他想要查的不过是想联系一下母亲生前的好友,想问一问有关于母亲去世前的一些事情罢了。

    调查顾晨,他其实是冲顾晨应该是自己母亲前生好友的女儿,或是亲戚的身份而去调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