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7.第1377章 尘封的事(三)

    段昭安不说,给他茶盏里斟了酒,低眉间,细碎的寒冷随着林呈微的进来而敛入了瞳仁深处,“你自己明白就行,再找个好媳妇,婶子就放心了。”

    房间里统共就八个,林呈微带着穆文安出去,回来就他自己一个人,难免不会多问一句。

    “喝醉了,正好家里来了电话,他就先走一步。”林呈微的眉眼里有着郁色,敷衍的回答几句便走到段昭安身边:“我们两人到院子里散散酒劲,都快被他们给熏到反胃了。”这是有话需要对段昭安说了。

    东子却是嗤道:“你在外面吹风还没有吹够?还把昭安给拉出去?”

    “喝你的酒。”林呈微就着他的手,把才斟满的酒一股喂到他嘴里,“别又喝醉了。”

    走出来,寒风是扑面而来,服务员已经将段昭安的大衣拿在手里,低眉垂目地递过来。

    不喜人靠近的段昭安是不会让服务员伺候这穿衣,穿好大衣,手臂弯曲,漫不经意间动作优雅地把大衣的扣子一一系好。

    林呈微侧目看着他穿好大衣,那骨子里的清贵优雅便让身为男人的他也觉得赏心悦目,眼界高的兰姻一头栽进去,倒也能理解了。

    “一直想问你当年捎给我们林家的话到底是什么个意思,又想着只怕是我们多想了,犹豫到现在,还是想来问问你。”两人沿着垂挂着琉璃灯笼的长廊漫步着,林呈微双手插大衣里,脸色严肃问起,“昭安,你能否对我说个明白?”

    段昭安停下来,站在林呈微前,视线微低地看着林呈微,淡道:“跟才穆文安跟你说了什么。”明明知道,却还是想听好友自己说出来。

    林呈微脸上闪过一丝犹豫,眼里亦有挣扎着,回避了段昭安淡冷却不能忽视的视线,将目光落在一株还未绽入的梅树上,摇头道:“还能说什么,兰姻都去了几年了,文安竟然心里还装着她。”

    “林兰姻是失踪。”段昭安眸色幽暗,噙着几分深长的意味,直看到林呈微脸上表情有些不自在后,才把自己的视线离开,“三名战士一起失踪,两名死亡,呈微,这是我执行所有任务当中最惨败的一次。”

    “我一直都不相信朝夕相处的战友会失踪,给你们林家捎去的话就是告诉你们,没有看到他们的尸体或是骸骨前,我是不相信他们已牺牲。”

    有一些,他已经不方便再对林呈微说透了,从他瞒着他起,有一些事情已经开始变质了。

    没有听到心中的答案,林呈微不免有些失望,他是个做事圆滑的,见此没有再问起来,把话题转到了顾晨身上,“今年过年会不会带顾晨回京?到时候再一起聚聚吧。”

    又提到自己的未婚妻,林呈微是很平静地说着,“兄弟中现在只有你有了固定女朋友,其余的还在玩着。怀萱这次想同我出来,我都以聚会没有女伴为由拒绝了她。”

    怀萱是林呈微今年定下的未婚妻,家中是做地产生意,父亲亦是人大代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