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7.第1277章 ki

    不,应该不可能。段昭安是一个很自律的男人,同时,骨子里也是非常的封建,他不可能在一个不适合****的环境里提前占据顾晨。

    一个传统的男人,又是一个自控力相当强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委屈自己的女人呢。

    咽结滑动,含在嘴里的酒水咽了下去,又再次浅啜了口,king没有表情的俊颜盘距了一丝阴霾。不管是不是真的,……听在耳里总归让他不舒服。

    想到陈四的话,king眼里的寒冷更盛。

    没了心思的king站起来,打开包厢的门示意外面的侍应生过来,“把酒单给我,把司机都叫好,把他们全送华府会会所。”

    侍应生立马把帐单打印出来,一共消费了十三万七千多,king看了眼里头正闹得欢,又点了几支过万的洋酒,加几个果盘与坚果后,结了十八万多的酒单这离开。

    下台阶时,喝了不少的king低头瞬间酒劲似乎猛地冲了上来,冲得他眼前突地发黑,身子不由地踉跄了几下。

    在下面守着的人见此,几步并上台阶,“公子,小心点。”

    “没事,我吹吹风,你们在后面跟着。”king稳稳身子自己下了台阶,他所有的酒吧是京城最繁华的国贸地区,下了台阶推开一扇门,铺展在眼前的是一座开放式古老庭院,水道萦绕、灰色屋瓦、原木镶嵌,似乎是喝醉了酒,一脚踏进古时空般。

    这里,便是最摩登的京城夜生活地方,在长安街的第一高厦银泰中心的6楼,一个据说经常可以碰到明星的高档酒吧。

    行走在陈式着复古摆设的走廊,king并没有多少心思停留欣赏。

    好友的话一直盘距在心里头,跟鼓声似的一声一声的锤着心口。他强忍住才没有把拳头挥出去,只有立马离开才真正地忍下来。

    他的个儿有一米八四,在国人里已经算是高个的,带着无框眼镜,哪怕是有了微醺也保持着应该有的贵仪,行走出酒吧的他看在别人的眼里,便是一道优雅如画的风景。

    若不是他身边亦步亦趋跟着三个一看就是保镖打手类的黑衣男子,只怕早有人前来搭讪了。

    “韩固,给我定明天的机票。”走出酒吧,寒风吹来,便把脸上的酒气吹散许多,深深呼口气的king站在只有垂条的老柳树下,看着倒映着酒吧霓虹灯的波光粼粼的湖面,心口的钝痛似乎是轻了少许。

    已经睡下被铃声惊醒韩固脑子里本还有一丝迷蒙,闻言后睁大眼睛,立马坐起来,沉声道:“国外出事了?”

    “没有。”king揉了揉额头,脸上露出淡淡的倦意,“是我想回去了,这里……,你看着办吧。”离她越近,越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

    刚才,他险些向相交十多年的哥们挥拳头了,仅仅是因为……他一句话。

    低了头的king不由地苦笑了下,张开手,看着自己的掌心,……当真是越陷越深,深到他自己都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