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第1210章 狗咬狗(五)

    不过,他是看出来了,这位京城里的女婿是个狠的,沈岑出狱十有八九是回不了韩家,再往坏里想,说不定……女儿前脚入狱,他后脚就提出离婚。

    范雨燕在沈家最怕的就是沈老爷子,那一双老目扫过来,就跟蛇窟里爬出来的千年老妖物似的,一眼就像是看到人心里去,让她冷得慌。

    见他的视线扫过来,下意识缩了下肩膀往韩嘉国身边缩过去。

    “嘉国,今晚只怕是不太方便了,这样吧,你把沈岑先带回酒店,明儿我让铄诚去民政局把离婚证给扯了。你说得不错,事儿闹太久也该两清了。”

    闹腾的沈老夫人见丈夫向着自己的女儿,脸上是满意了,不过,光这样哪够!范雨燕这个挨千刀的贱妇带着女婿耀武扬威找上门,只要她一天没有跟小儿离婚,一天就是她沈家的媳妇。

    “岑儿,你跟嘉国回酒店,放心,贱人在家里,妈给我教训!”说着,视线是阴冷冷地瞪向范雨燕,干皱的皮肤跟老树皮上贴着,更显得脸上的颧骨很高,凉凉淡道:“你们不提,我这老东西险些忘记还有个媳妇在外头。贱人!你一日不曾与铄诚扯离婚证,一日就是沈家的媳妇!想借势?呵,先问问我这老婆子再说!”

    目光一下子变得阴狠狠起来,老树皮般的脸上露出尖厉的刻薄,“既然明天才能滚出沈家,今晚,就好好再伺候我这老婆子吧,也让我们这段婆媳情做个了结。”

    无疑是让范雨燕给吓到了。

    听到她发出惊恐的拒绝声,顾晨好整以暇地摸了摸下巴,侧首看着身边的段昭安,意外发现他表情暗沉,淡冷地寒眸里凝着犀利,似乎是在听一件大事般。

    不会吧,听个闹剧而已,犯得着如此认真么?

    用手肘碰了碰段昭安,轻声道:“你说,她会用什么办法做个了结?”

    ……

    段昭安能说他的注意力并没有在这条线上么?能说……他耳机里听到的并非客厅里闹腾腾的吵闹声么?

    想了下,把自己的耳机放到顾晨手里,“抱歉,我是在听另一条线,没有听客厅里的人闹腾什么。我来看看你的,你听听我这边,相信你也会有兴趣。”

    ……

    顾晨白了他一眼,她就说呢,处听八卦也能让他听到神情淡淡,眼里地是犀利无比,敢情儿听都不是同件事。

    把耳机戴好,一串日文便传了出来,顾晨不由地正了脸色,姝丽的眉目里一扫刚才的慵懒,露出刀刃般的锐意出来。

    这声音是……山岛久芳的。

    好家伙,动作够快够隐蔽,这么快就把山岛久芳给盯紧了。

    不止段昭安盯上了山岛久芳,占了先天条件的king早在山岛久芳离开日岛国前往中方宣州国土的时候,他便盯紧了。

    已经回国的他并没有什么时差,陪着家人用过晚餐后,面对自家二叔那皮笑肉不笑的脸,拒绝老夫人的挽留回了自己的住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