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7.第1207章 狗咬狗(二)

    对韩嘉国来说,沈岑这样的举止是愈发地让他没了兴趣。

    比起现在跪在自己脚边伺候的老女人,以后还有一个嫩到可以捏出水的姑娘也来伺候他,三十来岁的妻子就谢了的玫瑰花一样,干枯到他不想再多看一眼。

    低头如擦珠宝般擦着鞋的范雨燕眼里划过在一抹阴毒,沈岑,你以前怎么对我,现在……就偿偿被对付的滋味吧。

    “擦干净了,您还满意吗?”她似乎真是全神贯注的擦着鞋,奴颜卑膝的模样儿真是贴到最喜人匍匐在自己脚下的韩嘉国的心坎里去了。

    随着沈岑的扑过来,范雨燕跟受了惊吓的小白兔般,慌束的惊呼了声,“嘉国,我怕……”整个人一下子抱住韩嘉国的大腿,鼓囊囊的胸直接地蹭起来。

    她奴颜婢膝的模样是很好的取悦了韩嘉国,又听到莺言软语,相比沈岑的尖锐便显得更加可人了,韩嘉国也不怕沈岑会大发雷霆,这个女人……已没有他去疼爱的价值了,他也不必再去哄着了。

    “怕什么,大家都在呢。”他嘴里是轻笑地说着,眼里却全是冷酷,两个女人的事,他是不会掺和进去。

    沈老爷子被眼前的一幕幕的闹剧闹到血压直往上飙,老管家钟伯早就把压降药准备好,一看老主人的神情不对劲,尽忠尽职的伺候老主人吃起药来。

    “沈岑,你还要丢脸到什么时候!”沈铄盛并没有让沈岑有扑过去的机会,他的人眼疾手快一下子挡住,脸色铁青的沈铄盛朝“佣人”使了一个眼色,等把暴怒的沈岑完全控制住后,满目阴贀的他抬手就是左右两巴掌甩给沈岑,“全我滚回房间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沈岑双手被反扣,嘴巴也被捂住,瞪大眼的她喉咙里发出“唔唔”的愤怒声,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大哥,那恨意是涛天而出。

    “铄盛,小妹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了?怎么跟得了狂吠病似的呢。啊……”替丈夫擦酒精消毒的梅筱茹忍着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痛,不动声色地抹黑起沈岑,“我记得你说过,小妹十四岁的时候因为翻墙被狗咬了好大一口,不会是……”

    沈老爷子尽管已经舍弃了自己的爱女,却也轮不到一个登门入室的情妇来败坏爱女的名声,冷了脸道:“老大家的,口里积点德,她是铄盛的小妹,不是别的阿猫阿狗。”

    老大家的也不是个安份的性子,看来,他还需要给自己与老妻另一条打算了。把手上的事交接,不如到瑞士渡假养老了。

    梅筱茹不过是报刚才的仇,闻言,加忙朝沈老爷子欠欠身子,“是媳妇失言了,公公别生气。媳妇也是看到铄盛伤成这样,一时情急才口不译言。”

    她转身时,眼里含着得意地睨了嘴巴被捂住的沈岑,以胜利者的姿态鄙视一个失败者。

    沈岑气到肝都痛了,扭动身子疯狂的挣扎着,贱人,贱人!一个两个都是贱人!!她要杀了她们,她要杀了她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