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9.第1169章 情深不知所起(二)

    这种不甘心让心狠毒辣,隐藏如冬蛰巨兽的king是倍受煎熬。

    情之一字,情不知所起时,已经缠入心骨。以血为媒,扎根发芽,等发现时候,根入骨髓,拨不得,碰不得,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沦陷。

    韩固抿了抿嘴角,他目光微地闪动了下,含蓄地提醒了句:“公子,知道得越多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有时候,知道太多,反正少了距离感,还不如保持距离,也许能更长久些。”

    知道太多又有什么用处呢?段二少比他哥哥段昭荣还有厉害许多。顾小姐眼下里很明显眼里只有一个段二少的存在,公子……又何必去自讨苦吃呢。

    暗恋,从来就是个好玩意,折磨人呢。

    king却是笑了一声,“求而不得,……我还未求过,又如何知道晓“得不到”呢。她是不同的,她,是不同。”他重复了几遍,似乎是在为自己的决心更加重筹码。

    她,确实是不同的。那样的女子,明媚如虹,耀如星辰。他有时候也在想,是不是正因为她太过璀璨,让身在黑暗中的他才会如此渴望走近?

    是不是因为他已处身黑暗沼泽,才会如此的贪恋光明?

    怎么样,也无法得到答案。

    他没有告诉韩固,曾经,为了能寻找到答案在那年冬季回国后特意去了一趟寺庙,在那双眼半阖下的佛前跪了整整两个小时。

    让他最有感悟的便是寺庙里一位修行四十三年的僧人见他如此诚心,在他离开前,声音空悲而道:“笑着面对,不去埋怨。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僧者,看到他脸上的埋怨,所以才会有此一言。悠然、随心、随性、随缘,……这两年他确实是做到了。

    然后,最后一句“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让他没有办法理解透,许是因为他是凡夫俗子,注定要在这红尘里求个结果。

    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呵,就算是一朵花开,过程是:播种,雨露、阳光,和风、再到花开绽放。

    而他,情种已种,哪怕以血为媒生根发芽出了枝,可没有沐浴到阳光,……还在静静等候花开绽放时节。

    如果错过了,再好的芽也只有枯死的一天,连花开瞬间的机会都没有。

    这,就是他的不甘心。明明,是他先遇到她!

    韩固见那修长的背影透着固执,他抿起了嘴角,眼里闪过沉意。这样下去,顾小姐只怕真会成为公子里的心魔。

    如果,能让公子得偿心愿,他也就不担心了。

    与意大利黑手党的会谈还有一天就结束,实在不行……,韩固沉吟片刻,好像下了一个非常大的决定般,眼一闭心一横,道:“明天与菲利波先生的会议结果,虽说这一周你会很忙,可二老爷的五十生大寿将到,您可以回国三天。”

    老是掂记着,还不如回国走一趟!不过,能不能见到顾小姐,就不能保证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