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第1128章 恶妇的下场(七)

    在顾晨面前,刘桂秀确实如此。因为在她心里,当家做主的就是顾晨。

    “舅妈说得不错,你去单位房我更要放心一些。事情就这么定了,如果你真怕觉得麻烦,我再请个人过去照顾你们的生活……”

    顾晨还未说完,翟夫人佯装不悦打断了话,“这话就不在理了,都是一家人,哪有什么麻烦?”又对刘桂秀道:“表姐,你要这么样就是当我们不是一家人了。”

    俩人你来我往的,刘桂秀哪里还有什么话好说,连连笑起来,“我这嘴拙,说不过你们。先出了医院吧,住得再高级也不如自己家里自在。”

    打心眼里,刘桂秀还是不愿住到表弟家里去,再亲……也不如家里自在。

    等翟夫人拿了单子去结算,刘桂秀轻轻地把门关上,拉了顾晨的手坐在床边语重心长道:“闺女啊,我跟你走心里没有半点不乐意,你从学校里回来还能吃上一口热饭热菜。可要去你表舅家里,太不合适了。关系再亲中间还是隔了一层,你舅妈还说请她妈妈过来照顾我。她心是好的,可我心里却不踏实。”

    “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留在宣州最好,自个家里怎么住都轻松哩。真要有个什么事情,我让你舅妈他们俩口过来一趟就行。”

    说着,她低下头抹了抹泪,“启先想着跟你走是不想留在家里,想着你爸……,我心里头就难受。可转又想,你爸都安在这里了,我要走了,他孤伶伶一个人留着,……我心里头不好受。”

    虽说是半路夫妻,可感情却是深的,不想走太远,只想留下来有个想念。

    顾晨不料到刘桂秀对顾大槐的感情有如此之深,若是在以前,她定会只是笑一笑,再继续劝着刘桂秀离开。

    可现在不会了,她也懂得了什么是爱情。

    轻地回握了她粗砺的手,笑道:“留在宣州可以,只是不能留在原来的家里了。”又简明扼要提了沈家几句,以刘桂秀的领悟很快便明白过来。

    她一下子握住顾晨的手,紧张道:“那……那你呢?这如何是好,沈家这群王八蛋,良心都去哪里了!既然都证明你不是他沈铄诚的女儿,他们沈家做什么还要为难你?”

    顾晨没有提起沈铄盛与日本****有关系的事情,提多了,刘桂秀心里只会更害怕。

    遂是笑道:“小心谨慎一点还是好,你要不想住到表舅家里去也成,我再给我安排个地方吧。”也不知道能不能安排到……宣州市里的部队家属楼去。

    这个,还需要段昭安出面才行了。

    外面翟夫人一位主治医师过来,她看到顾晨头上的绑带沾了些脏物,担心伤口会感染,结完帐单后便将顾晨一回宣州便看过伤口的主治医师一道请了过来。

    能想到这一点,足够证明翟炳业两夫妻心里确实是对顾晨好的。

    刘桂秀自己反而自责起来,闺女头上的伤还没有好,她还拉着她尽扯些有的没的,赶紧让到一边,一脸紧张地盯着顾晨的脑袋,拆绑带的时候不时问一句:有没有事?要不要紧?需不需要住院?要不要照个CT之类的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