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第1110章 酒醉的夜晚(四)

    在她面前时,他很辛苦,压抑着自己的真性一面,有时候他甚至在想就这样吧,这段路只有自己一个人走,太辛苦了,还不如就此罢手,从此后海阔天空、不再相见。

    真要做起来,很难,他可以控制住许多事情,甚至连自己的情绪都能很好地控制,唯独在……感情上面连连失挫。

    果然是不能太过自负,过了,总有那么一件事情会让自己狠狠地跌个跟头,跌到他至今都爬不起来,还又那么地心甘情愿。

    修长的手指在沙滩椅上的扶手轻轻地叩动着,闭目的king突地睁开睛,那一双如洗涤过后,只余纯黑的清俊双眸里暗涌微过后,便只剩一派宁和。

    将浴袍松垮垮的穿好,赤足的king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不甘心就这么一直站在她背后,必须要加快速度把所有涉黑产业全部漂白,而军火走私……三到五年内他也要全部脱手才行。

    三到五年后,她也不过二十五岁,以她的性子二十五岁定不会嫁人,不嫁人就好,他还是有机会。

    一路从尊皇KTV畅通无阻的段昭安还不知道他怀里的女人不知不觉招出来的桃花是一朵比一朵更盛,将她轻柔放到后座时,离开舒适的怀抱让顾晨不由皱了下眉。

    迷澄澄地睁开睛,隐约看到一个绰绰人影,有些含糊地不知道说了句什么,段昭安轻抚开她额前碎发的手微地顿了下。

    修长的眉有少许多皱紧,静静地看了一会后,段昭安这才启动车子。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她刚刚说的话是他从未听过的语言,很短,像是一个人的名字。

    顾晨从未酒醉过,也不知道是不能洋酒加了白酒,来了个中西合壁后便大醉。连她什么时候被段昭安从尊皇抱到车上,再回到酒店里她完全没有一点我印像,跟喝断片似的,以她的警惕性而言这简直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

    道路再平坦也会有少许颠簸,到快要到酒店时,顾晨皱紧了眉,在车子还没有停稳的时候闭着睛做出一个想要呕吐的表情。

    段昭安一直有在关注后面,见此平稳地停下车不慌不忙下来打开车门双手扶着她腋下下来,谢绝酒店门童的帮助,扶到垃圾桶面前轻轻地拍着她后背,目光柔和到不可思议道:“别忍了,吐出来会舒服一点。”

    半瓶马爹利XO,二斤半白酒……没有喝到进医院他就表示感谢了。真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几斤白酒跟喝自来水一样几口闷完。

    “……”顾晨是真醉了,只知道照顾自己的人是她很安心的人,是谁……她还真没有认出来,含糊地说了几句,便开始哇哇呕吐起来。

    此事,后面成为顾晨平生最大糗事之一,没有之二,而她也从此后再没有醉过。

    这回,她含糊的几句较长,段昭安听得一清二楚,却完全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不是普通话,也不是宣州本地语,更不是杨柳村的方言,英语、外文更不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