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第1101章 退无可退(二)

    撑着伞的顾晨在雨夜里有如一株历经风霜的青松,一身孤冷倨傲地伫立在风雨里,她看着昔日动不动在自己面前装贵妇的女人,心里一片冷漠。

    呵,到要看看沈铄诚会怎么做?如果再一次抛弃,想必范雨燕脸上的表情一定更精彩。

    当年,范雨燕不顾一切抛下顾大槐一跃成豪门贵妇,她可曾可怜过那个曾经在她最需要帮助时,伸出双手的老实汉子呢?

    没有,她没有可怜过!

    所以,今晚就让她偿偿被抛弃的滋味是什么,是绝望还是伤心?还是死心呢?不过是哪一种,她都会乐意看到。

    沈铄诚试着站起来,发现腰部一动就是钻心般的痛。

    糟糕,不过是伤到腰了吧……。正打算缓一缓站起来,便听到山上妻子凄婉到让自己心都碎了的求救声,咬咬牙还是站起来,一步一步趄趔着走上去。

    每登一步台阶沈铄诚疼到几乎腿软,等走到上面,贯来养尊处优的他一脸惨白,连撑伞的力气都没有。

    “铄诚,你来了,你可算是来了……,呜呜呜,我好害怕,铄诚,快带我走,你快带我走吧。”范雨燕心里只想着如何让自己尽快脱身,哪里有注意到丈夫的腰部受了伤。

    反而是顾晨注意到,却不动声色任由范雨燕边爬边走的扑过去。

    离太远,沈铄诚避闪不及就被她直接撞上来,撞到他再一次一蹲儿坐地,他仿佛听到骨头“咔吧”的声音,饶是能忍这会儿也不由低闷地叫疼了声。

    顾晨走过来,很好意地提醒:“沈铄诚先生与妻子真是鹣鲽情深,伤了腰还忍着上来,只是,你的妻子好像只想着自己怎么离开,完全没有注意到沈铄诚的伤呢。”

    现在的沈铄诚有些草木皆惊,他在沈家感受不到重视,心里只盼着妻子能与他同心同德,重视他,关心他,眼里只有他。

    然而顾晨这么一说,就像是刺一样下子扎到他心里一腔爱意顿凉了许多。

    担心受惊的范雨燕一直在哇哇大哭,而顾晨的声音又有意压轻,故而完全没有听到,更没有察觉自己的丈夫在渐渐冷下脸。

    “我好害怕,铄诚,你最爱我了,最心疼我的,快带离开,呜呜呜,我不要呆在这里,我不要……,顾大槐的死跟我没有一点关系,又不是我什么人,我不要守在这里,不要……”

    沈铄诚的心脏是狠地抽痛了一下,但他明白这是顾晨有意挑拨,尽管说不要在意,可心里还是忍不住失望。

    轻地拍了拍她颤抖的肩膀,沈铄诚挺着腰痛,对顾晨道:“你又何必呢,我跟她年少初识,又是时隔十六年后才走在一起,两人之间的感情岂是你说破就破的?”

    “是吗?”顾晨挑了挑眉,手电筒的光落在把脑袋全埋在沈铄诚怀里去的范雨燕后背上,轻地一笑道:“如果我不是你的女儿,你难道就没有怀疑过我到底是范雨燕跟谁所生的孩子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