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第1100章 退无可退(一)

    冷冷的声音没有波澜,带着寒意擦耳而过,范雨燕只是一个劲地摇着头,眼泪鼻涕糊了一脸,这个时候的她哪有白日端出来的贵妇模样,就跟街边行乞的乞丐没有什么两样。

    “他死了,你的日子也别想好过!他陪你十多年,你陪他十六晚也不为过!”眉间冷冰的顾晨看着依旧微笑憨厚,却再也回不来的顾大槐,闭了闭眼睛,眼角边流敞着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悲伤。

    墓地是死寂的,范雨燕整个人崩溃地瘫坐在地上,不,不……,她不要在这个鬼地方呆十六个晚上,她会崩溃……,会害怕到发疯。

    山下,陈四挡住了先前还在沈家老宅见过的沈铄诚,“顾小姐有吩咐,谁也不许上去。”

    到底是不放心妻子的沈铄诚把沈岑安顿好后,拿了顾晨的一根头发与自己的头发送到一位当医生的好友手上后,便急急忙忙朝灵山公墓开车而来。

    他的时间不是很多,老爷子可是说了在DNA结果没有出来间,绝对不允许他把妻子带回家里。

    沈铄诚到底是念情的,嘴虽是答应下来,心里哪能舍得在家里唯一与自己一条心的妻子呢。以一百八十码的车度一路飞疾赶过来。

    好在是雨夜,路上少车,而他又是往郊外赶,把车程缩短了一半赶到灵山公墓。

    对这种地方哪怕风水再好,寻常人心里还是不太喜欢,沈铄诚的脸上已显怒色,“顾小姐,顾小姐!你们嘴里的顾小姐是我女儿!给我让开!”

    逆女,逆女,有这样的女儿他真是操碎了心!

    到现在,沈铄诚心里还是希望顾晨是他的女儿,年纪大了,年轻时候觉得孩子是个累赘,老了就觉得身边有儿有女是福气。

    面无表情的陈四目光冷冰地看着气到风度全无的沈铄诚,依旧保持自己的冷漠,“请回!”

    管他是不是在顾小姐的父亲,他们现在听从的只是顾小姐,其余的人都滚到一边去。

    在范雨燕已绝望的时候,隐隐地听到山下有人在呼唤她的名字,心慌慌的她双撑着湿泞泞的地面,凝神听了下会,扯着嗓子大声回应,“铄诚,铄诚,我在这里!呜呜呜,铄诚,快来救我,快来救救我。”

    娇滴滴的声音似悲还喜,又透着浓浓的依靠,是个男人听了都不由动容。

    沈铄诚一动心中大悸,他的妻子是那么地依赖她,那么的害怕……,还好自己来了,不然……,沈铄诚目光一沉,是狠下心地朝陈四身上撞过去。

    连范雨燕都听到的声音,顾小姐不可以没有听到,她没有回应那么就是……,陈四目光微微一动,在对方撞过来前身子微微一动,便侧了身。

    发了狠力的沈铄诚没提防陈四会突然间让开,脚下刹不住,整个人就朝前栽过去,一个没控制住,皮鞋在枯草上划过,顿时摔坐在地上好半响都站不起来。

    “铄诚,你在哪里……,快来救我,求求你,别抛下我。求求你了……。”山上,范雨燕声嘶力竭的喊着,她一想到在这里呆上十六晚,什么自尊,什么高贵都抛开了,只想着快点离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