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9.第1099章 狠招(三)

    看着离开的高大背影,段瑞夙心里是又气又好笑,……他能理解为自己刚才被侄子训了一顿吗?臭小子!人还没有娶进来就护成这样,以后还得了?

    夜色依旧流敞,再清冷的街头也还是有车声人语,真正远离喧哗的就是郊外的灵山公墓,在雨夜色里的公墓就像是这个城市的另一个空间,寂冷到令人心生寒意。

    范雨燕已冷到牙关都在发抖,她的手脚更是失去了知觉般,在一跪一磕头间,哪还再照顾形容,狼狈到只想快点结束这场折磨。

    “没有听到磕头声音,退回去再来!”幽灵般清冷的声音擦着耳朵而来,范雨燕身子狠狠地抖了一下,没有半点犹豫,老老实实又跪退回去重新磕了头再朝前跪爬。

    再冷再累也比不得眼前这个天生来克自己的魔煞星,只要她怕有一句反抗或是抱怨,她手里的竹条直接抽下来,后背已经被抽到从生疼到迟钝。

    盼着丈夫过来,盼到现在……她完全不抱任何希望了。

    丈夫……,也不过如此了!!真要是个疼她的,难道还怕沈铄盛吗?难道还会因为两个老不死的阻止还不来吗?

    可见,也不过如此了!

    每磕一个头,范雨燕心里便对所有没有帮助过她的人便添憎恨,她恨沈老夫人与沈老爷子的冷漠,恨沈铄诚的绝情,恨沈铄盛夫妻两人的狠绝,更恨现在折磨她的人。

    已离顾大槐的墓地不远,站在墓前的顾晨看着当真是一个小时之内跪过来的范雨燕,嘴角泛着的冷笑比雨水还要凉几分。

    她知道范雨燕这种女人今日过后只会更恨自己,可,那又如何?恨她的人上一世何其多,她要记在心里那日子都不必过了。

    “不错,离一个小时还差四分钟上!”

    顾晨淡淡的话语让范雨燕顿时松了一口气,没晚,没晚,她的手指头保住了!一定不能让死丫头逮住她的错才行。

    对死丫头她还是了解,说出来的话绝对说一就是一,不会反口。

    等范雨燕跪到碑前,顾晨打开手电筒,白晃晃的光一下子打在那墓碑上的黑白照片上,才松口气的范雨燕冷不丁被光束给勾住视线,抬头一看,便正好看到顾大槐的黑白照片。

    “啊!!”本是又累又怕的她再这么一惊,全身不止不住地发起抖来。她是顾大槐的前妻不错,可心里却知道那十多年来自己根本就不准顾大槐碰身子,反而去镇里添衣服时跟一个走货的小老板有勾搭过。

    这会儿,冷不丁地看到顾大槐没多少表情的黑白照片,范雨燕除了尖叫之外,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

    她心虚了,知道顾大槐是被气死外,心里更是虚到没有底。

    顾晨没有给她退缩的机会,抬脚起踏住足踝,双目生戾冷道:“怎么,心虚了?害怕了?你不是说他死了活该吗?现在他死了不正好如了你的愿?你不应该是高兴才对吗?怎么还害怕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