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0.第1090章 清算(五)

    接电话的king显然是刚冲完凉,湿漉漉的头发还滴着水汗,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黑色浴袍,露出一大片紧结,结实的胸肌,可以看出来这是常年健身保持出来的。

    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起一块毛巾往湿发上随意地擦了擦,坐在摇椅里淡道:“没送人去医院,说明他们会让医院到家里来,想办法把过来的医生弄下车,身上装个窃听器,再联系一家媒体。”

    头发上的水滴并没有完全擦汗,有些桀骜地贴在额角,让那双一双俊而清雅格外地透澈,“让陈四保护好顾小姐,要是她受了一点,就让陈四自已提头回来见过。”

    他神色慵懒,眉间还有一丝才睡醒过来的惺忪,说出来的话却是血腥。

    头狼听得是热血沸腾,……真TM死也值了,就他这身份还能跟公子通上电话,还还还……飞快把手机拿到眼前一眼,……5分钟,还通话5分钟,妈的,现在让他死都成了!

    “公子放心,一定把事情办好!陈四他们四个你也放心,他们出来时候都是把顾小姐护在中间!”

    掐完左腿又掐右腿,掐到腿上没块好地方的头狼总算是结束了这通6分18秒的电话。现在,就是要盯紧有没有医生过来了!盯紧了,盯紧了!

    给在前面的野狼们打了几个电话,口气冷厉让他们务必睁大眼睛盯紧。

    而在离沈家大门不远处,沈铄诚扶起晕厥过去的沈岑,停顿着似是纠结了什么后,才抱起沈岑返回沈家。

    想验DNA也要有顾晨的头发之类,刚才……她在沈岑身上又踹又踢又掐的,应该会有头发掉下来吧。这就是为什么沈铄诚没有立马站出来叫顾晨住手,他,同样也有自己的打算。

    父与子之间算计,兄与弟之间算计,现在又哥哥与妹妹之间算计,沈家的亲情已经完全扭曲了,失去了血脉的羁绊,只剩下无穷的算计。

    头狼对他们并没有关注太多,对沈家,他们好歹也跟了这么久,打心眼里瞧不起表面上一家人其乐融融,实际上已经烂到骨子里的沈家。

    没一会儿,一辆车子开入这片民国时期的建筑群林荫公路边,头狼啐了口,从裤袋里掏出一个东西往前一丢,从他身边使过的车子轮胎发出“砰”地一声,胎爆了。

    往灵山公墓而去的顾晨接到头狼打来的电话,听到他把沈家的家庭医生逮住,坐在副驾驶位面靥神情冷凝的她淡道:“在他身上装个窃听器,联系一间媒体。”

    头狼在心里嘿嘿的笑起来,公子果然厉害,连这个都猜着了,乐呵地应了声“明白”,便挂了电话忙乎起来。

    装窃听器对他来说小事一桩!

    “顾小姐聪明,我这就去办。那个,你刚才出来的时候有人拍下来,你看要不要……”一直守在沈家附近,时刻向上面传达消息的头狼压着嗓子道:“还拍到陈四扛着人出来的照片,都在我手里,顾小姐您看是消掉?还是放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