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9.第1049章 眼泪的滋味(七)

    不能亲近,又不能疏近,那就平常对待吧。

    容照对于建刚不太了解,但容家从商,他尽管从军也会关注一下财经新闻,故而对这位宣州知名企业家容照还是了解一点。

    便开口道:“于先生还是回车里等吧,我们守在外面便行。”

    两人都是风姿卓越的男子,不了解他们,从外形,气质便知道他们一定是出身不凡,于建刚不欲他们交好,但也不会恶交。

    点点头,“嗯,你们两个小伙子注意一点,这秋雨下得小,可也是很冷。不介意的话一起车里等吧。”于太太与两兄弟先一步回家,只有于建刚一个在山下等。

    细雨一直纷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积压的雨云一直盘踞着,告诉人们细雨不会一会消停。

    放在一边的黑色雨伞被双素白修长的手拿起,已起身的顾晨最后看了眼音容永留在照片上的顾大槐,下巴微微抬起,视线已经落到很久很久的天际。

    以后,她想自己不会轻易再上来了,下一回上来便是带着刘桂秀生下的孩子过来。

    而另一边在于太太劝说下,也在邻居们的劝说下刘桂秀收拾了下简单几件衣服便到了于家的别墅里。她确实没有勇气面对失去丈夫气息的房子,到外面住一住……也好。

    上了车的顾晨已经知道刘桂秀去了于家,她没有反对,只是上车后说了句“我想睡会”,便将头枕在段昭安肩膀上没有一会儿便沉沉入睡。

    “于先生,我们先回医院一下。”段昭安揽是她的肩膀,瘦了……,骨头都有些硌手了。她的眼帘下显出来的了青黑在白皙如瓷肤色映衬下显得很刺眼,她是需要好好休息会了。

    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的于建刚眼里闪过心疼,没有说话油门一踩便朝医院里奔去。

    到医院顾晨都没有醒过来,只有在段昭安抱她下车的时候眼睫微地颤了颤,她醒过来,却不想睁开眼睛,全心全意地信念着抱着她的男人。

    无意识地一个蹭动动作让段昭安眼里的冰冷全然消失,目露宠溺地看了看,抱紧她,步伐木稳重走过医院。

    确实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再上绑带淋了雨,让换药的医生脸色相当不好,直接指责段昭安:“也太不会照顾人了吧,这脑袋上的伤多严重,你竟然还让她把额头磕伤了。小伙子,对自己的女朋友还是要多留心一点,多体贴一点。”

    面色淡淡地段昭安抬头,视线轻地扫了一眼还在喋喋不休的医生,淡淡地视线只是扫过,便让医生立马噤声,也让护士手上活更麻利起来。

    顾晨确实是有些累了,连续奔波再加上一下子受了下打击,贯来跟铁人似的她也出现的倦意。

    也许是过惯了人情冷情的日子,凉薄如斯的顾晨也沾了人间烟灰,于她来说,是福也是祸。

    “这孩子太在强了,你们陪在她身边多点,好好劝劝吧。姑娘家的太要强,辛苦的是自己。”于建刚不是个轻易伤感的人,只缘顾晨太对他胃口,这情绪便波动得频繁一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