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7.第1047章 眼泪的滋味(五)

    不是自己没有眼泪再流,而是没有碰到会让自己流眼泪的人。

    知道错了,也已经晚了。

    失去了来自段昭安身上的温暖,心口好像都冷了,顾晨抬头看着峻颜微凝,目如柔水的男人,淡道:“我没事,只是想明白一些心里有些难受。现在,我想陪陪他,好好的陪陪他,不想被人打扰。”

    “你的伤需要处理,我们不放心离开。”容照的声音温和地从头顶上方传来,他低了头,长长的眼睫把眼里的涩意挡住了少许,关怀道:“你的悲伤需要有人来分担,太沉重,你没有办法承受得起。”

    在容照的眼里,无论顾晨有多厉害她到底是一个女孩子,一个需要男人照顾的女孩子。

    摇了摇头,顾晨微地弯了弯嘴角,露出一记随时都会淡去的笑,“不,我不需要别人来替我分担悲伤。”她,需要把失去后的悲伤永远地记在心里,因为,她不想再失去了,不想再有这样生命难已承受的痛苦出现。

    她要永远地记住珍惜与把握爱她的人。

    “我在下面,等你下来。”段昭安俯过身,在她额角边轻轻地印了浅吻,站起来的他如似巍巍崇山,用他特有的方式守候着自己的爱人。

    有时候,一个人的悲伤也是需要空间,顾晨有她的骄傲,她需要在这里把刚才涌起来的悲伤慢慢平息下去,再见时,便还是哪个目光清冷,眼底一片轻薄有着无比坚固心墙的顾晨。

    容照修眉蹙紧,他并不赞同段昭安的话,“她需要……”

    “把伞给她,她现在需要的是一把伞。”段昭安淡淡截住他的话,深邃的双眼凝看着墓碑上的黑白照片,……请一路走好。

    两道同样如修竹般挺直的身影行走在一阶一阶的石阶上,分明是气质截然不同的两人此时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冽,薄唇抿紧,步伐从容地下山而来。

    容照没走多远不放心地停下来,“她哭了,第一次看到她哭。”

    “她明白了一些事情,所以才会有眼泪。”尽管不知道她到底明白了什么,但他在看到她眼里的后悔与痛苦时,心里头有那么一刹那在想,也许悲伤来得适到好处。

    沐浴在细雨中的段昭安步伐放慢了少许,而对亦兄弟,也是这情敌的容照,他从来都是保持着不可思议的冷静。

    他这样的男人不仅仅是天生有领袖风范,更多的是人格上的魅力,才换来一群兄弟的追随。哪怕是喜欢顾晨的容照,也不会只因为喜欢顾晨便与他作对。

    “我们需要给她足够的空间,让她自己走出来。谁也帮不了她,只有她自己才能帮到自己。”他不轻不慢地说着,清冽地声音含了秋雨的冷,有些淡淡地寒敛在了其中。

    山与雨成了两道优雅背景的幕布,并肩而走的两人保持着一致的速度,甚至是连步伐迈出的大小都是出奇地相同。

    这就是默契,从枪林弹雨里走出来的生死默契,已经与骨血溶在了一起,而不会轻易把他们之间的钮带扯断。

    ==

    十二点后还有五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