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3.第1033章 香逝(五)

    顾晨的伤还是段昭安与容照最担心的事情,一听傅婉秋之死与顾晨没有关系,两人皆是松了口气。

    他们是做好善后准备,从心里还是不希望这位如神话般存在的女孩背上人命,背上污点。毕竟,傅婉秋不是敌人,哪怕她罪有应得,但绝对不是由她亲手出手解决。

    不是她杀的,便最好不过了。

    “这里不太平,先回医院吧。”熬了一夜的容照温和的声音里有了点沙哑,执行任务几天几夜熬着都习惯的他却在昨晚几个小时里,硬是熬到嘴里冒出泡出来。

    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那样的感觉偿过一次便不想再有第二次。

    顾晨很意外容照的到来,手是自然地挽在段昭安的臂弯里,看着因她动作表情明显一滞的容照,顾晨暗地挑了下眉,笑道:“放大假了不好好出去玩玩,怎到想到宣州来渡假了?宣州现在可是个工业城市,可没有让你放松心情的风景可看。”

    来了又能怎么样呢?何必给自己自找没趣呢?顾晨实在想不明白以容照的智商怎么会做出这种影响自己心情的蠢事出来。

    天性凉薄的顾晨自然是体会不到“求而不得,寤寐思服”的心情,于容照来说既然是“求而不得”,那就时不时露个脸,刷一下存在感也是好的。

    他失笑了声,温和的声色平稳而道:“不是来渡假,是特意过来看看你。”

    三人离开溪山别苑朝露天停车场走去,体格修长的他走在顾晨的右边,如一名护花使者,默默地倾注自己的关怀,“看看一个又把军部上下震到说不出话的姑娘现在可好些了。”

    他知道她是故意问,故意做出与昭安亲昵的动作。他暗恋的女孩啊,总是这么地狠心,一点念想都不留给自己。是逼着自己主动远离,逼着让他看清楚事实。

    事实就是她的眼里没有他,事实就是他早知道她的凉薄,可那又怎样呢?他就这么地陷进去了,她的凉薄也好,她的狠劲也好,他通通都喜欢。

    变了天后,早晨的风夹了寒气,容照微地扯了扯领口,让风带过来寒气吹进胸口里,把心里头的躁意压了下去。

    她与昭安的亲昵……确实如同一声重石,重重地撞到心口,撞到他的呼吸都有哪么一瞬间的凝滞在胸口,传来阵阵胸闷。

    落在他身上的视线淡淡地收了回去,在容照看不见的地方,顾晨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又何必呢。明知道过来会让自己难受,又何必自寻苦恼呢。

    段昭安又何偿不明白顾晨的举动用意为何了,既然明白了肯定要好好配合女朋友才对。在这种事情上面女朋友肯直接地,不留情的解决……他的情敌,他何乐而不为呢。

    薄唇微微地弯了少许,淡道:“他怕在京里呆下去,家里的大人让他回去好好坐陪了。与其回家被逼相亲,还不如出来走走自在。”

    面对情敌,哪怕是出生入死的兄弟,真对不起了,必须得插刀子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