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2.第1032章 香逝(四)

    “梅小姐,你做为一个情妇,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沈先生到现在还护着你呢,甚至为了你逼死沈太太呢。”

    “两位一直不做正面回答,是不是因为心虚呢?”

    溪山别苑乱了,三名记者躲过层层重围摸进了别墅的后花园,在寻找藏身地时无意间进入杂物间,看到的却是撞墙身亡的前名门贵妇,整个上流社会中人人都称赞贤惠的傅婉秋。

    以她遗体边的三个血字尤为惊眼,三个惊叹号更看到三个记者头皮发麻,所有的咒恨仿佛都在三个字里,看久了,脚底板下冷气直串。

    昨晚有人来过,而且身手相当不错,瞒过了他安排在身边所有人的眼情,成功潜入了看押傅婉秋的房间里。

    打开门的沈铄盛目光冷淡地盯着警察挡在外面的记者,他清了下嗓子,声色平静没有一丝慌乱从容沉道:“今日我沈家发生命案,死者亦是我最敬重的妻子,各位,我现在的心情很沉痛,并不想回答任何问题。再有一点,我妻子的死因有异,需要警察勘察现场,还请各位不要影响警察办案。”

    “沈先生,您的意思是指沈太太是被人害死的吗?是不是因为梅小姐呢。”

    “沈先生,梅小姐如此高调回乡祭祀,是不是因为你答应过让她转正呢。”

    “……”

    记者的问题永远是最犀利,哪怕你不回答用沉默拒绝,他们也能想出千万种答应出来。站在手里拿着“长枪大炮”的人群外面,顾晨目光清冷地注视露,转身的刹那间露出一丝冷笑,是入骨的森寒。

    顾大槐,她不会让他白死,一个傅婉秋的命又怎么行?她要的是要让沈家,要让逼过他的人全部……下地狱。

    早报出来了,在溪山别苑守了半宿的段昭安与容照目不转睛地盯着出入口,他们等候着引起混乱的她出来,……他们同样有疑问需要问她,如果人……是她杀的,善后刻不容缓。

    “一直等着?”两人的身后传来熟悉的清冷声,带着寒露的她一身霜气站在身后,眉目如画,姝丽无双地浅浅而笑,“放心,人不是我杀的,是她自己选择自我了结。”

    一句话让两个男人同时松了口气,段昭安直径走过来,目光落在她掩在大风帽上,幽深的黑眸敛着隐隐地怒容,淡“需不需要回医院做个检查?”

    昨晚凌晨二点他与容照两人下了飞机后直奔溪山别苑,很快便摸到当时只有大门口有个摄像头的别墅外面最后有十六架360度可旋转摄像头,花园里更有十多名……日本保镖来回巡逻。

    沈铄盛能把日本人弄来当保镖,让傅婉秋与外界失界是一件抬抬手的事了。

    知道顾晨很有可能潜入的他们在无法联系上她的情况里,就算有意进去接应也只能是按兵不动。他们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会不会在里面遇到危险,有他们在外面至少还能接应一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